中國:劉志軍的高速審判

2013年七月月3日 下午 1:32Views: 18

另一場審判騷,另一出反貪劇 

文森特·科洛 中國勞工論壇

啟動中國龐大高鐵專案的前鐵道部長劉志軍,因貪污於69日在北京受審。超過477份法庭檔詳細列舉了他二十多年來的貪污罪行,其中11人涉及賄賂劉志軍而獲得職務升遷或者商業合同。用貪污來形容劉志軍是遠遠不夠的。

然而,庭審竟然連半天都不到就結束了,證明這場庭審完全是作秀。“高速審判”在這類案件中司空見慣,法庭在中共的其他機關達成的決定上蓋上橡皮圖章,然後在被告有機會答辯前,將之迅速帶走。

根據官方媒體《京華時報》,劉志軍被沒收的資產包括374套房產(價值8億人民幣)、16輛汽車,612件藝術品以及大量股票。該報亦報導,在涉及劉志軍濫用職權的案件上,扣押凍結人民幣79,553萬元、8,525萬港元、23.5萬美元、2,232萬歐元。以當前利率兌換,涉案的金額總值8.82億人民幣。在劉志軍被捕的時候,央視曾報導他收受的賄款高達10億元人民幣。

法院輕判

然而,檢察官沒有就全數款項起訴劉志軍,只是指控他在1986年到2011年期間,接受賄賂6,460萬元人民幣,劉自己亦含淚承認。這不過是劉志軍非法所得的零頭,案件的關鍵事實是被法庭掩蓋的部分,而非法庭揭露的部分,這在中國並非沒有先例。正如,最近其他高調的案件亦如是,例如在穀開來、王立軍的審判,以及薄熙來未來某個時候可能接受的審判,檢察機關刻意減小被告的罪行。官員劫掠的嚴重程度被淡化,來減輕對中共黨國(中國貪污滋生的源頭)的打擊。

鐵道部長期以來一直是貪污的巢穴。2010年以來超過15名高級官員由於貪污被免職。劉志軍的手下張曙光,原鐵道部副總工程師,在同一時間被捕,並被指控將28億美元钜額資金轉移到海外銀行帳戶上。如此钜額的資金被盜,可見2008年的刺激方案令鐵道部等政府部門預算臌脹,貪官從中發財。根據國家審計局在2011年的調查,通過假髮票、非法招標和馬虎的財務管理,京滬高鐵這個旗艦專案的預算被盜50億人民幣。

劉志軍出了名從鐵道部授予的每份商業合同上收取個人回扣,養成“裙帶資本主義”的風氣,和私人承包商建立關係,例如幫助陝西商人丁書苗獲得30億元人民幣的鐵路合同。據報導,丁書苗安排年輕女性與劉志軍發生性關係,其中包括(丁的公司出資的)新版電視劇《紅樓夢》的多名演員。香港《明報》報導,劉志軍有18名情婦。

“假審判”

“這如常是一場假審判 ”維權律師浦志強說,他預計法庭判決會“遵照領導人的意願而不是法律”。對高級官員的審判是按照劇本寫好的表演,盡可能避免為執政的中共帶來政治風險。在中國拜占庭式的政制下,調查貪污往往是中共內部權鬥的計謀。有報導稱,劉志軍企圖通過賄賂進入中共領導層,甚至政治局。根據新加坡媒體,他曾打算花20億元人民幣“買”副總理的位置。

20112月劉志軍被前領導人胡溫拉下馬。這是胡錦濤派別(團派)對其前任江澤民派別(上海幫,劉志軍所屬的派別)先發制人發動“打擊”的一部分。由於去年中共十八大前,爆發最高領導人人選爭奪戰,中國政府內部鬥爭(有時被稱作“一黨兩派”)升級。前重慶黨委書記薄熙來(也是江澤民的手下)在20123月免職和被捕,可見鬥爭導致兩派出現罕見的公開分裂。

胡溫不僅將劉志軍搶奪權力的企圖消滅在萌芽中,以此來削弱江派,更把目光投向解散鐵道部。由於鐵道部在全國經濟中佔有重要位置,常被稱為“計劃經濟的最後堡壘”。胡溫解散舊鐵道部的政治議程已經其繼任者習李完成。中共領導層利用鐵道部的貪污醜聞和危機汙名,通過媒體來消除對新自由主義改造的抵抗。無論是來自政府內部還是公眾,對票價上漲和低利潤服務的削減,都感到擔憂。

多米諾骨牌中的一張

因此劉志軍僅僅是眾多多米諾骨牌中的一張。新的最高領導人習近平試圖平衡兩派利益,左右逢源,以此鞏固他自己的位置,同時限制黨內派別鬥爭,防止其升級成公開的“內戰”。劉志軍案件還沒有被宣判,不過看起來劉會獲得法庭“寬容處理”,連檢察官都在法庭上為其求請。這種“違規”干涉,甚至連中國演出式的審判標準都不符合,因而激怒了線民。新浪微博上,刊登了一個嘲笑檢察官請求寬大處理的帖子,在一天內被轉載12萬次。

“寬大處理”意味著劉志軍將逃過死刑,類似於穀開來和王立軍的審判模式。這結果可以是習近平向江派擺出和解的姿態,而江派將要對此作出某種交易。一些人揣測這聯繫到薄熙來的命運。薄熙來的下落已經是國家機密,他似乎已經消失在“雙規”的黑洞當中。

有傳言稱,尚未被正式起訴的薄熙來拒絕與檢察機關合作。薄熙來作為高級別的太子黨,在中共黨國內部仍然有權勢的保護人,親薄的太子黨勢力正在幕後向習近平施壓,要求減輕刑罰,而且在政府外也受到民族主義者的支持。目前階段還不清楚習近平及其新領導層,僅僅是為了小心翼翼避免重新觸發派系戰爭,或者對薄熙來的策略是有可能對江派中另一高層人物發起新的攻擊。

這有可能聯繫上前安全沙皇和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的命運。周永康在去年平安退休,但是據信他和薄熙來的陰謀有干係,如竊聽其他中共領導人的電話,包括胡錦濤。最近宣佈的對前四川副省長郭永祥的調查,可能是開始對周永康動手的信號。郭永祥,周永康的親密盟友,被懷疑未指明的“嚴重違紀” —— 對腐敗較委婉的說法。“這很有可能與報復周永康有關,”資深中國觀察家林和立(Willy Lam)說。對周永康的攻擊很可能和更廣泛的經濟“改革”議程有關,類似於解散鐵道部的步驟。周永康,也是一名太子黨,對石油部門擁有實際控制權。

由於薄熙來完全不服從,而不像劉志軍、穀開來和王立軍那樣按照劇本認罪,當局無法將薄帶到法院開庭。長期批評薄熙來的法學教授賀衛方說:“即使只有一絲一毫的不配合,他們都不敢開庭。”

但是,如果進行秘密審判,會被公眾質疑掩蓋真相,而損失公開詆毀薄熙來聲譽的宣傳價值。因此,劉志軍可能被用來作為“誘餌”,“哄”薄熙來或至少是其背後的強大勢力的,讓他們接受一項協議,為繼續處理薄熙來案鋪平道路。

前鐵道部作為第二大的政府機構,僅次於軍隊,坐擁钜額預算,是舊經濟模式的象徵。談到解散鐵道部,在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前國家計畫機構)下的智庫任職的王一鳴稱,這“表示國家將產業領域由計劃經濟改革為市場經濟的道路上,清除了最後一個『堡壘』。”

鐵道部的龐大資源使得中國能夠在5年內創建世界最長的高鐵網路。但是和自由派經濟學家言論相反,這並不是“計劃經濟”,甚至連毛澤東下的官僚計劃經濟都算不上。相反,這是規模龐大的國家資本主義的一例,鐵路的擴張偏向資本主義發展,推高房價和讓有裙帶關係的人發財,而不是滿足社會的需要。不僅如此,民主監督和控制完全缺乏。最初有報導指,對劉志軍指控包括他請風水師制定新鐵路專案開動的日子,雖然這一指控在最終的法院起訴書中沒有提到。

在當前經濟發展階段,中國需要的是大規模升級常規鐵道線路,並將電力網絡現代化,減少對大量運煤車隊的需求(現時占全部鐵道交通的三分之一)。相對當局大張旗鼓地片面強調服務極少數人的“白領線路”,這要合理得多。自然,當前數十億元的專案被貪污的承包商、濫收物資費用、嚴重超支所劫掠。京津高鐵的總費用超出預算67%

瘋狂的擴張步伐同樣提出了安全的問題,“豆腐渣”工程和“設計缺陷”,特別是後者在2011溫州事故中被提到。這場事故中,兩輛子彈頭列車相撞,40人遇難,200人受傷。報告稱劉志軍“對事件負有主要的領導責任”,但是這一事實也在法庭的起訴書被忽略了。調查高速鐵路專案中不合格材料的記者受到威脅,而官方審查機關下令媒體封殺相關報導。

安全問題進一步推高了高鐵網路的成本,在溫州事故後其運行最高時速降低50公里/小時。《財新》雜誌報導:“[京滬]線路在每晚列車停止服務後需要花4小時進行維護。每天清晨兩輛列車(分別從北京和上海出發)線上路上進行空車試行。每10天,子彈頭火車和鐵軌會接受安全大檢修。”

*更難掩蓋的問題是鐵道路累積的債務,在2008年到2012年間上升一倍。在2012年第三季度,鐵道部負債2.7萬億人民幣(4,340億美元),這接近希臘的國債(4,900億美元)。

自由派用債臺高築作為主要論點,推動解散鐵道部。儘管就百分比來看,鐵道部債務低於中國國企平均負債率,可見中國經濟中債務危機的嚴重性。

習近平的反貪運動

將鐵道部解散,分拆為行政和商業兩個機構,並將劉志軍投進監獄,代表了習近平宣傳自己為“經濟改革者”和“腐敗剋星”的小勝利。就任最高領導人之後,習近平發動民粹的反貪運動,承諾“老虎、蒼蠅一起打”,即高級官員也不會倖免。習近平並不願意將民主問責引入政體中,而說“把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 – 一個更加高水準的、相對少貪汙的獨裁統治藍圖。

自由派往往過於沈醉表面而非實質,最初因而燃起了希望的曙光,認為習近平會啟動“政改”(局部民主化)。隨著現實水落石出後,用列寧的話來說,對政府“不切實際的信任”則石沈大海。事實上,習近平最近向毛澤東取經“整風”,模仿薄熙來的偽毛派民粹主義(但避免任何反資經濟議程),令自由派愈來愈恐慌。習近平的“毛澤東主義”是中共形左實右的又一例子 - 一方面利用毛澤東遏止呼籲政改的聲音,一方面推行右翼親資經濟議程。

如同他的前任,習近平打算小心和選擇性地動用反貪的雙面刃,不同的是動用更精細和民粹的媒體宣傳,來提升自己的反貪形象,即使反貪措施多為表面。其中包括禁止官員公開揮霍,並更嚴格審計政府部門和軍隊的支出。與龐大的政權腐敗比起來,這些措施不過是塗脂抹粉。“我覺得這不過是一場政治秀,這應該被看成節儉或打擊腐敗”奢侈品愛好者 –丹尼爾.吳說。

根據“全球金融誠信”在201210月份的報導,中國經濟從20002011年的非法資本外流總金額達到3.79萬億美元。美國對外關係委員會的易明(Elizabeth Economy)說:“僅僅在過去五年裏,超過60萬 [中共官員由於涉及貪汙活動而被調查。”她補充說:“其實應該被調查人數可能接近600萬,甚至6000萬。”(對外關係委員會,20121210日)

遭到調查的貪官不過是冰山一角,而其中遭到刑事起訴的更是寥寥無幾。正如香港《南華早報》評論:“貪官被判監禁的機率不過3%,使官員貪汙成為低風險高回報的行為。”在二十多年的高速資本主義經濟發展,以及近五年來對經濟瘋狂刺激後,今天中共黨國從頭到腳沒有一處是乾淨的。這和疾病纏身的前國民黨政權荒誕地相似,美國前總統杜魯門曾對國民黨驚呼:“他們都是強盜,每一個人都是。”而當前領導人如此渴求限制貪汙的方法,竟然深入鑽研中國歷史。正如《新華社》報導,政治局甚至邀請兩名歷史學家參加“第五次集體學習”,概述封建王朝如何處理貪汙和促進廉潔從政。這一新聞遭到線民的嘲笑。自由派評論者張力帆說,由此可見習近平當局旨在建立“黨的君主制”

因此,儘管習近平能夠從之前的反貪“戰利品”(如劉志軍和可能受審的薄熙來,儘管他們都是被習近平的前任拉下馬的)中獲取政治資本,他同時避免更大範圍的打擊,因為這可能引發派系衝突,過度揭露中共政權的混帳。

而同時,當局轉而壓制呼籲更嚴格、更具體的反貪措施的活動分子。在56月份,十多名活動分子由於在北京和江西拉起橫額抗議,要求官員公佈財產而被逮捕。習近平當局也加強了對社交媒體的控制,防止貪汙在網路上過度曝光。許多中共官員對“微博反腐”的現象不安,尋求保護。對於習近平打壓奢侈品,《新華社》報導官場內流行的新口號:“悄悄地吃、輕輕地拿、偷偷地玩。”

這就是為什麼許多人譏諷說,劉志軍是第一個“公示財產”的中共高官。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