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環境污染前所未有

2013年七月月7日 下午 12:47Views: 1250

官方首次承認“癌症村”的存在

鄧美晶  社會主義行動

本文的英文版首發於英國社會主義黨(工國委[CWI]英格蘭和威爾士)的雜誌《今日社會主義》(Socialism Today, 20137/8月期)。中文版首發於《社會主義者》第21期。

中國的環境污染前所未有地嚴重。在城市居住的人生活在充滿煙霧的環境下。中國從2001年開始監測空氣品質,而今年1月是北京和其他北部主要城市空氣品質最差的一個月份。一月中,美國駐中國大使館監測的北京空氣污染指數“爆燈”,小於2.5微米的顆粒物水準是世界衛生組織(WHO)安全標準的40倍。北京當時的醫院住院人數激增了20%

霧霾天氣(即空氣因充斥煙霧、塵埃及直徑少於2.5微米的微粒,而變得混濁不堪)使能見度減低,在連接北京、香港和澳門的高速公路便曾試過在9小時內發生40宗車禍。中國空氣質素惡化,主要是由於中國的能源需求(主要是燒煤)、汽車,以及工業迅速擴張。中國的媒炭使用量有爆發性增長,去年是40億噸。中國現時燒煤的數量大概是其餘全球的總和。在09年哥本哈根世界氣候大會的無疾而終後,中國的碳排放量差不多翻倍。

口罩成為了城市人的出門必需品。空氣淨化器的產品熱賣,但只有買得起的人才能負擔。瑞士企業IQAir製造的空氣淨化器,在這裏的售價高達3000美元。該公司中國區CEO邁克墨菲(Mike Murphy)透露,在2013年頭三個月,產品銷量是去年同期的三倍。

父母大大地改變小孩的生活模式。學校取消了戶外活動和郊遊,父母把他們的兒子和女兒關在家中。中產或以上的家庭會選擇有空氣過濾系統的學校,一些國際學校更在運動場上建起了體積巨大的穹頂。研究也指出,孕婦吸入污濁空氣會導致她們下一代患上自閉症、抑鬱症和出現注意力集中問題的風險上升。

過去幾年,空氣問題極度嚴重且不斷惡化,令人民越來越憂慮。政府曾作出承諾,但從沒具體實行過。亞洲開發銀行和清華大學今年發佈的報告指出,世界上污染pansfly最嚴重的10個城市有7個在中國,中國500個大型城市中,只有不到1%達到世界衛生組織空氣品質標準。一份有關全球主要致死原因的科研指出,2010年,中國有120萬人因戶外空氣污染而過早死亡,幾乎占全球總數的40%

家長擔心子女的健康。企業高管稱,一些有小孩的中產和上層階級,以及外籍人士已經開始離開中國,這一趨勢可能導致人才大量流失。但中國的大多數人口,農民、民工、貧窮的家庭、老人和小孩,只有繼續留在這個環境日益惡化的地方。

六月份,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公佈10項措施改善空氣污染,嘗試減低大眾對煙霧的焦慮。包括強制公開重污染行業企業環境資訊,中央政府誓言重點行業主要大氣污染物排放強度到2017年底下降30%以上。但類似的承諾實際上已在過去食言,而李克強的新措施與政府努力維繫的力保7-8%經濟增長有所矛盾。中共政府在這些議題上並沒有一個統一的立場。地方政府與國有企業為了達到自身利益,往往無視中央的命令。它們操控統計數據,嘗試壓制不利的數據,包括反對污染工業的環境抗議數量。

今年三月超過一萬只死豬漂流在上海附近的黃浦江,其提供上海居民五分一的飲用水。死豬來自上游浙江嘉興的一個大型養豬場集中區,它們的屍體被養豬場老闆丟入河道。中央政府於2011年開始要求各鄉鎮政府,對每頭病死豬的豬農給80元無害化處理補助,但結果各鄉鎮村政府不但無給豬農補助金,反以排汙費等名義強行徵收豬農每頭死豬約80元。死豬事件後,嘉興市豬農才得知補助金事宜,豬農向《蘋果日報》記者表示“從來沒收過一分錢死豬補助”。嘉興市政府為平息事件,採取上繳一頭死豬可獲510元“獎金”措施,豬農均指這是貪官搪塞上級的對策。在孔家堰村登記收繳死豬的許伯向記者稱,曹橋鄉街道辦自322日起派他到該村口登記,每天上繳約70多頭死豬,但“從登記到現在,上級沒有發過一分錢。”(《蘋果日報》,28-04-2013

幾星期後,同一地區爆發新型禽流感H7N9,導致37人死亡。世衛警告,H7N9是“最致命”的流感病毒之一。

死豬和流感事件反映資本主義下,農業唯利是圖的危險性,過度擁擠的飼養環境、濫用抗生素和化學藥物等。研究人員曾揭發大型豬場裏大量濫用抗生素的情況,更將幾種抗生素混在一起大劑量使用,其結果是導致豬極易患病。為了讓豬賣得高價錢,豬農還會喂豬食用砒霜(有機砷)使其長得皮紅毛亮,即使砷是公認的人類致癌物!

官方首次承認“癌症村”的存在

中國政府環保部在20132月官方檔首度承認中國存在“癌症村”。從1998年開始就有媒體報導了“癌症村”現象,但當局一直極力否認。這份檔指出:“有毒、有害化學物造成多宗急性水、大氣突發環境事件,…個別地區甚至出現『癌症村』。”

但這份檔在三月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中被環保部高層指控為“不適當的”,內地的媒體收到指示,避免使用“癌症村”一詞。

工業污染排放造成的水污染是癌症村的形成主因。位於上游工廠排出未經處理的工業廢水含有重金等毒素,住在下遊的村民飲用後造成村莊大規模的癌症病發。目前中國有459座癌症村,而全國癌症致死率在過去三十年上升80%,每年270萬人死於癌症。

大陸受重金屬污染的耕地面積已達2000萬公頃,占全國總耕地面積的1/6,並且還呈現不斷加劇的趨勢。其中鉛中毒在中國農村爆發,這是因為化工廠和冶煉廠的工業廢料沒有經過任何排汙處理,直接排到河流和棄置堆填區。鉛破壞腦和神經系統、肝、腎等身體器官,兒童尤其易受到影響。過去兩年半,中國31個省級行政區中,至少9個發生成千上萬名工人、村民及兒童因暴露在鉛環境中中毒,主要是因為電池工廠及金屬精煉廠的污染。2011年一份人權觀察組織(Human Right Watch)的調查報告披露,中共當局為了隱瞞病情,並沒有積極救治,而是禁止父母帶孩小檢測血鉛,而且繼續讓鉛中毒的孩子們住在高污染的工廠附近,當部分家長去上訪時,卻被中共地方當局打壓。該報告指出,中國目前每3名孩子中就有1名血鉛偏高,就是說中國上億的孩子將可能面對終生的身體殘廢和智力障礙。

中國環境災難有多嚴重?

中國三十年來的經濟迅速發展,使中國環境災難嚴重惡化。人民因為嚴重的空氣、水、土地、食物的污染而憂心忡忡。2013年由海內外環保專家的報告指出,全球十大污染城市中,中國占七個,包括首都北京。連中共官方喉舌“人民日報”也報導,中國的空氣,水和土地質素在近年顯著惡化。

中國大陸毒食品氾濫。毒米、毒奶粉、毒蔬菜、毒水果、地溝油、瘦肉精等,令住在中國的人無一倖免。最近五月新聞報導,中國最富有的省份廣東約有一半賣出的大米含有致癌物-鎘。廣東政府檢查大批超鎘含量的大米來自湖南等地。這令許多消費者和商鋪抵制在湖南省購入大米。重金屬鎘來自土地水源污染,會積累人體,傷害腎臟及骨骼。

政府有數以百計的特別農莊,為菁英供應安全的農作物。這令情況更陷入惡性循環,政府對污染行為無動於衷,並壓制受害者。中國的父母因為恐懼毒奶粉會殘害自己的孩子,於是紛紛搶購國外奶粉。2008年,一場毒奶粉醜聞導致了六名嬰兒死亡,造成數十萬名兒童患病。受害兒童的父母組織起來嘗試尋找事件真相,卻被政府極力打壓。其中一位受害兒童的父親趙連海,就因此被監禁兩年半。

近日大陸公佈的《2012中國環境狀況公報》顯示,去年全國發生的環境抗議,水污染抗議占達9成之多。報告指出198個城市有近6成(57.3%)的地下水水質被評為“差”或“極差”,超過三成的主要河流為“污染”或“嚴重污染”。

環境抗議 

過去兩年,中國的環境抗議有上升趨勢,包括城市如大連,天津,廈門,昆明,數以千計群眾上街示威反對興建化工廠。關於環境的抗議和暴動自1996年以來平均每年上升29%

中國的資本主義復辟,結合了新自由主義與一黨專政最壞的特質。這代表著混亂不堪及缺乏任何民主控制。中國現在太陽能光伏電池和風力渦輪機的產量世界第一,但其風電場產量的約三分之二被白白浪費,因為其電網缺乏需要的投術來對此進行充分吸收。中國的太陽能產業主要用於出口,已經製造了嚴重的產能過剩,同時也造成龐大的煤電使用量。要拯救數以百萬人的生命,改變混亂無序浪費資源的制度,只有社會主義能夠解決,推倒資本主義,將經濟置於民主的控制之下。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