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穆爾西下臺——不要信任將軍們

2013年七月月10日 下午 12:10Views: 17

需要工人和窮人的獨立行動

羅伯特·貝謝特,工國委[CWI]

在進行著的埃及革命中,總統穆爾西被軍方廢除和逮捕標誌著一個挑戰性的但有著潛在危險的新階段。

17百萬人(埃及人口的20%)迅速動員起來參加群眾抗議運動的背景下,穆爾西的統治很快就結束了。

這場運動的規模、力量和速度都是驚人的。它展示了我們經常在革命中看到的那些東西;在最初的歡快和希望之後,人們經常會再次發起群眾運動,因為他們對革命的微薄成果感到失望。

在埃及,穆爾西的支持率急劇下降,他所獲得的的支持從一開始就是有限的。 在去年第一輪總統選舉中,穆爾西的票數還不到570萬,只占510萬選民的11%。穆爾西在第二輪中得到了1320萬票,這主要為了阻止他的對手——空軍前司令官、穆巴拉克政府的部長沙菲克。

穆爾西和他的穆斯林兄弟會政府從許多方面遇到了越來越多的反對力量。革命到目前為止還未能帶來切實的經濟與社會發展,增長的經濟危機也為越來越多的罷工和抗議所激化。穆爾西企圖於201211月發動“憲法政變”,以讓自己擁有更多的權力,但最終歸於失敗。那次行動引發了許多關鍵事件,如去年1月超過40人在賽德港死於與安全部隊的槍戰之後,他公開支持員警行為。

穆斯林兄弟會的支配意圖也受到世俗人群、基督教群體以及遜尼派原教旨主義、努爾黨(於6月底加入抗議隊伍)等伊斯蘭宗教對手的越來越多的反對。

一定程度上,我們看到兩個反對穆爾西的獨立鬥爭。一方面是大規模的群眾運動,;另一方面是穆巴拉克“暗深勢力集團”的殘餘,尤其擁有自己的經濟、政治利益的軍隊高層,他們正試圖利用群眾反抗運動來使自己取得優勢。

革命潛力與反革命威脅

這兩支力量說明了埃及革命所面臨的潛力與危險。運動的速度和廣度展示了革命的巨大能量和潛力。但是由於沒有發展出能夠爭取社會主義替代方案的獨立工人運動,軍隊高層通過一部分親資產階級政客,已經掌握了優勢形勢。很明顯,將軍們擔心形勢會——從他們的階級觀點上看——失去控制; 據報導,工人從73號開始進行罷工,而更多的人計畫在74號發動反穆爾西罷工; 這可以使工人階級在大罷工——甚至是總罷工——中掌握主動權。很明顯,將軍們試圖掌握主動權,阻止推翻穆爾西的群眾起義。

軍方領導已經採取行動以保護他們自己的和一部分埃及統治階級的利益。同時,他們也在享受主要帝國主義勢力和以色列統治階級的默許支持。在人們普遍要求民主的情況下,奧巴馬和其他帝國主義領導人只是對將軍政變提出了柔和的批評。根據他們以往的行為,埃及軍隊和安全部隊領導人很難稱得上是“民主主義者”。但是這並不必然會讓奧巴馬和大公司們感到擔憂,就像他們和沙特、阿聯酋、卡塔爾的獨裁政權相處得也很融洽。

這場事實上的軍事政變使穆爾西擺出一副民主捍衛者的形象,他聲稱反對他的人處於“舊政權的暗深勢力集團殘餘”的控制之下,他們把貪污的錢付給雇來的暴徒,讓他們攻擊穆斯林兄弟會並“使舊政權重掌權力”。毫無疑問的是,穆巴拉克舊政權分子參與到了反對穆爾西的的運動中,但是抗議活動的群眾基礎源自對穆斯林兄弟會的反對或失望。同時,穆爾西的支持者很顯然也在這麼做,因為他們反對軍隊,尤其是因為他們還記得穆巴拉克舊政權時常殘酷地鎮壓包括穆斯林兄弟會在內的所有反對勢力。

在這種情況下,我們絕對需要付出數倍的努力以組織獨立的可以提供真正的替代方案的工人運動,而不僅僅是工會,並吸引那些支持穆爾西的工人和窮人,因為它們也反對軍隊和舊精英。這是工人運動能夠限制(化裝成軍方統治的主要反對者的)反動原教旨主義宗教團體的唯一方法。

遜尼派、基督教、什葉派和更多世俗群體間不斷深化的宗派分裂的威脅顯示了其重要性。一些評論者已經警告說,在反對世俗主義的親西方軍隊的鬥爭中,穆斯林兄弟會可能會被更多原教旨主義聖戰組織擠在一邊。儘管形勢已經不同了,但我們不應該忘記阿爾及利亞軍隊在19921月取消了選舉,以阻止伊斯蘭解放陣線取得勝利,這導致了八年內戰,據估計44千至20萬人死於戰爭,阿爾及利亞群眾鬥爭的發展也受到阻礙。

工人們不能支持這場政變

社會主義者不能支持這場政變。不斷壯大的工人階級運動需要獨立於軍隊和穆爾西。所謂的“自由主義者”和“左翼”反對勢力——比如“反抗”——與軍隊站在一起,這只會事與願違。他們會被認為與軍隊狼狽為奸,尤其是在軍隊使用鎮壓和獨裁手段來壓制反對者或者未來的工人運動和罷工的時候。工人領袖不能和軍方支持的或親資產階級的政府有一毫瓜葛。否則,穆斯林兄弟會或其他類似的勢力可能會試圖掌握未來反緊縮和反壓迫鬥爭的領導權。

軍隊已經顯示了他們想怎樣操縱這些事。首先他們建立起由親資產階級分子主導的權力架構,然後才會允許人們投票。將軍們已經任命了一個新總統,然後他們計畫建立一個“強大且有能力的”專家管理的文官政府,與之相伴的還有一個修憲委員會;而最高法院將會通過一項關於議會選舉的法律草案,並準備議會和總統選舉。

據報導,許多反穆爾西抗議者在穆爾西下臺後感覺自己“獲得了權力”,但是在大氛圍開始反對穆爾西,而群眾示威運動又十分壯大的時候,他們本身並沒有“獲得權力”。這是一個關於組織與誰來掌握國家權力的現實問題。在最近的埃及,在群眾運動下竭力鞏固自身權力的是這些將軍們。

在這場經濟危機中,新政府不可避免地會受到來自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其他機構的壓力,它們會要求政府開始所謂的“改革”,包括削減補助和其他一些緊縮措施。一旦軍隊和它的政府試圖採取攻勢(可能使用越來越多的獨裁和殘酷措施來實行它們的意志)將為階級鬥爭打下基礎。

這就是為什麼組織群眾運動以實現自己的要求並反對建立軍隊支持的政權是如此重要。

工人階級必須制定自己的替代方案

在兩年半之前,穆巴拉克辭職的時候,工國委[CWI]在開羅散發了一份傳單,呼籲“不要信任軍方首腦!爭取工人代表、小農和窮人的政府!”

這些要求在今天仍然是有效的。我們呼籲:

“埃及的人民群眾必須堅持自己決定國家未來的權利。不要信任政府官員或者他們的帝國主義主人,不要讓他們操縱國家和選舉。必須立即進行完全自由的選舉——以工人和窮人的群眾委員會為保障——以組織能夠決定國家未來的革命立憲會議。

“現在人們已經開始建立地方委員會和真正的獨立工人組織,但是這一步伐必須加快、擴大傳播並且聯繫起來。在所有車間、社區和普通士兵中建立民主選舉和運作的委員會的呼籲會得到廣泛的回應。

“這些機構應該統籌舊政權的廢除、維持秩序和供給。而最重要的是為工人和窮人代表組成的政府奠定基礎,只有該政府才能摧毀獨裁殘餘、保衛民主權利和滿足埃及群眾經濟社會需要的。”

就工會、委員會和行動經驗而言,埃及工人運動從那時起已經取得巨大進步。這為創造人們所需要的群眾運動提供了基礎。

20112月,我們寫道:“埃及革命會是‘全世界工人和受壓迫者的巨大榜樣,它告訴人們堅定的群眾運動可以擊敗政府和統治者,不管他們看起來有多麼強大。’”

今天仍舊是這樣。復蘇的埃及群眾運動可以激勵那些看到突尼斯革命沒有帶來實際改變的人、看到敘利亞劃入巨大的宗派內戰的人和看到沙特、阿聯酋等國家的持續壓迫的人。但是儘管最近幾天埃及已經顯示了群眾行動的潛力,但是它也再一次顯示了群眾運動要有一個清晰的社會主義方案和行動計畫,否則其他勢力會竭力誤導並最終擊敗革命。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