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史上最大型的群眾運動之一引發軍事接管

2013年八月月6日 下午 4:43Views: 321

革命必須繼續!要工人和窮人的政府!

阿伊莎‧扎基,工國委(CWI

在埃及上星期的騷亂中,本文撰稿人與開羅的社會主義反對派分子進行了討論,關於反抗穆斯林兄弟會統治的群眾運動、軍事接管、工人運動以及社會主義者面對的主要任務。以下文章根據這些討論寫成。

Egypt Military Takeover 1
Socialistworld.net

上週,埃及發生了人類史上最大型的革命示威之一。630日群眾起義,是2011125日爭取「麵包、自由和社會公義」革命的延續。三天內,2,000 – 2,500萬人走上街頭,「革命群眾委員會」再次成立,三個工業城市宣布進行公民抗命,數以百計的獨立工會號召總罷工。

軍隊高層干政,並剝奪穆兄會的穆爾西的總統職位,既是為了除去對手,也是有意阻止有組織的工人將政治鬥爭帶入工作場所,並介入革命活動。反穆爾西的強大群眾力量,意味著軍方高層目前還不想表露自己正在掌握大權,而只是準備與反穆爾西的親資領導人分享權力。

臨時政府

第一批臨時政府的人物是一些親資自由派和宗教領袖。被提名為臨時總理人選之一的埃爾‧巴拉迪是一個新自由主義政客,也是聯合國國際原子能機搆的前領導人。這立即受到極右翼薩拉菲努爾黨的反對。努爾黨領袖曾經與軍方就後穆爾西時期的「路線圖」進行談話,但現在威脅著要退出。

根據埃及各社運團體和社交網路團體報道,在努爾黨成員還在參與支持穆爾西的抗議時,該黨領導人卻與軍方高層討論「路線圖」。這包含兩點信息:其領導層脫離了普通成員,並且/或者希望藉助街頭示威來向軍方高層施壓,從而保證自己在臨時政府中有一席之地,而同時與穆兄會支持者保持良好關係,以便在選舉中獲得其支持。很明顯,穆兄會現在千夫所指、聲名狼藉,努爾黨正竭力將自己裝扮成其替代者。

右翼伊斯蘭反動派

幾十萬穆爾西支持者正在示威,並與軍隊和反穆爾西分子發生數起衝突。不到一星期,就有數十人死亡、數百人受傷。埃及的活躍分子報道,在示威者間的第一輪對抗中,軍隊只在衝突結束後才介入。接著不久又有報道稱,軍方高層與穆兄會的一些領袖進行談話,討論將他們納入新政府。這是穆兄會可能分裂的信號。

自從穆爾西被免職後,穆兄會領導人及其支持者一再表示,會一直留守街頭至穆爾西復職。支持穆爾西的教士煽動宗派情緒,導致青年活躍分子和普通群眾受到攻擊。據錄像顯示,伊斯蘭極右翼暴徒在示威中舉著阿爾蓋達組織的旗幟,並攻擊、凌辱手無寸鐵的青年示威者和女性。在薩拉菲特派教士開始談起「正統殉道者」那天,一段可怕的影片在YoutubeFacebook上流傳。在視頻中,阿爾蓋達組織和薩拉菲特派暴徒毆打青少年,並把他們從屋頂上扔下去。

反動思想被煽動起來,這反映在愈多又愈殘暴的輪姦和性暴力上,以女性抗議者為目標,遍布埃及,尤以開羅為甚。在630日晚上,單在塔里爾廣場就報道了超過100起性侵事件。在穆巴拉克、軍事統治和穆爾西時期,暴徒們就用這些性別歧視的反動手段來對付女性活躍分子。上個星期甚至有報導說,就在穆​​爾西被免職的那晚,警察對強姦受害者進行「處女驗身」!

「政變」還是「革命」?

在上個星期軍方干預後,奧巴馬強調「對在埃及發生的暴力事件表示擔憂」,此時部分工人和青年階層的回應是,要求結束帝國主義干涉(指的是美國在過去一年支持穆爾西),並聲明630日事件是一起「人民革命」或「人民政變」。在埃及青年人和工人日益獲得自信之時,左翼有責任警告大家軍方高層的角色並沒有一絲進步性。軍隊感到不得不採取行動 - 即便是運用強制手段 - 以阻止、並竭力扭曲和限制群眾運動。與此同時,很明顯至少部分軍方首腦在穆爾西倒台前會見了一些反對派領導人。軍方想要收割並控制這場運動。在這一點上,他們的行動不過是為了保衛自己利益,並作為統治階級的一部分,捍衛現存制度。值得記住的是,埃及軍隊是該地區受美國最二大支持的軍隊,僅次於以色列!

但是,社會主義者警告軍方干預的後果,不同於穆兄會,我們不會將其描述為「違背選舉合法性的政變」。穆兄會只是要繼續維護其專制統治、施行新自由主義政策的「權利」。他們完全忽視了這樣一個事實:2,000萬起義者走上街頭要求穆爾西下台,並揚言進一步行動,推翻整個腐朽體制,這才迫使軍方發動政變。

控制整個工業和埃及四成經濟的軍方首腦,現在已經直接掌握了國家機器。軍方高層宣布,他們將「不惜任何代價,保衛偉大的埃及人民的成就和渴望」。但是,正如工國委(CWI)成員在2011年二月罷工高潮時所看到和報告的那樣,在統治階級遭遇罷工時,軍隊就會去攻擊工人階級。

在過去的兩年半時間中,整個國家的公私部門都爆發了罷工和工人抗議,最普遍的要求是清除工廠主、管理者、保安主管和腐敗工會領導人。在爭取提升工資和改善工作條件的鬥爭中,工人已經與大財團所有者、穆巴拉克政權殘餘分子和穆兄會的後台發生衝突。

數百個獨立工會已經在工作場所和各關鍵行業建立起來。今日革命過程的不同,在於龐大的示威規模,及社會上工人階級與貧苦群眾的自信和激進情緒。

該地區和國際統治階級最害怕的,是街頭上要求繼續革命的主流情緒,以及工人和青年人在示威中所表現出的自信。群眾們堅信,軍隊任命的總統必須順從人民的意志。儘管一些人可能仍對軍方存有幻想,但是大部分青年人和工人相信,如果下任總統不能代表群眾的利益,那麼革命也會將他清除,就像前兩個總統那樣。

Egypt Military Takeover 2

美帝國主義小心翼翼的介入

就像在敘利亞那樣,美國當局正從幕後小心介入。一方面,美國正試圖跟上事態的發展以及革命過程中常見的力量對比的變化。另一方面,美國亦竭力避免被發現與統治階級中不受歡迎的部分站在一起。

美帝國主義最擔心的是,公開涉足革命和戰爭的地區,會激起違背自己利益的反效果。埃及的反帝國主義情緒正在增長,在上週大規模的反穆爾西示威中,美國當局感到除了支持軍方外別無選擇,但要臨淵履薄。但很有可能的是,美國寧願看到一個「民族團結型」政權,以保衛資產階級和帝國主義者的利益,並結束進一步的騷亂。

工人和窮人正在埋單!

在群眾示威中,人們衝到商店購買糧食,引起食品短缺,因而推升了物價。在齋月期間,肉價與去年相比預計會上升30%。杏仁、榛子和胡榛子的價格已經比去年高出50%。為了平息逐漸加劇的社會動蕩,農業、投資和地方發展、供應和商貿的部門已經通過國有銷售商,在齋月期間為提供至少20項基本食物的15%折扣。其中包括大米、糖、油、牛油、蔬菜和乳製品。儘管這是一次讓步,會受到工人和貧民歡迎,但這政策的作用太小、來得太晚。半數埃及人生活在赤貧之中。最近的報道顯示,多達3,600萬人失業,相比上一季度增加了6.3萬人,也就是1.8%

埃及資產階級正陷入深層危機。電力中斷、水源短缺以及加油站的長龍已經成為普遍現象。從201212月至20135月,埃及鎊對美元匯率下跌12%25%的人口不能承受當前的食品價格,他們將一半的收入花在食物上。

工人鬥爭和不滿加劇

在過去兩年半中,工人在積極建立自己的獨立工會,並且越來越多地在各城市和各部門間聯繫起來。埃及經濟和社會權利中心(ECESR)記錄,2012年共發生3,817起工人罷工和抗議,同時單是2013年第一季度就超過了2,400起。其中包括集體停工和佔領工作場所、示威、封鎖街道、絕食抗議,也包括針對反對漲價、燃料和清潔飲用水短缺與停電的抗議。

自從穆爾西當選,工人鬥爭就加劇起來。2012年超過70%的工業行動發生在穆爾西掌權之後。在7月至12月間,平均每月發生超過450起罷工和抗議活動。在2013年第一季度,​​每月發生800多起個別的事件。

今年大部分罷工都是為了增加工資、工作安全以及反對不當管理、恃強凌弱、貪腐和工廠關停。全國各地電力公司的工人舉行全國性罷工,以反對非人的工作環境以及電力和能源部中越來越多的腐敗行為。這是全埃及人第一次為了醫療保障、兒童就學補助和工會權利釆取聯合罷工行動。

國家武裝力量中的階級分化

國家武裝力量的首腦們擔心階級分化加劇,尤其是在警察(在穆巴拉克時期的暴行下而被邊緣化)開始為改善工作條件而鬥爭之後。警察和中央安全部隊(經常被用作防暴警察)在3月份發生了罷工,全國至少60個警局和10中安隊兵營參與其中。

Egypt Military Takeover 3

基層警察(防暴部隊)從埃及最貧窮的地區(主要是農村地區)招募而來。他們得到的報酬很低,卻被當做對抗示威者和罷工工人的前線力量。在20111月和2月,防暴部隊被用來控制群眾示威運動。但是革命進程對這些部隊產生了影響,並給了他們信心,去爭取改善工作條件的,並堅拒被用作來對抗工人和示威者。

工人需要建立自己的統一戰線

巴拉迪——被廣泛認為脫離群眾——與薩巴希一起領導著「救國陣線」(NSF)。救國陣線成立於2012年,由反對穆斯林兄弟會政權的政黨組成。其目的是在反對穆爾西這一問題上採取統一立場。薩巴希——納賽爾主義者,是軍方推動的「路線圖」的一部分——已經因為與國家武裝力量密謀反對穆爾西而聲名狼藉。許多主要活躍分子——大部分為青年人——由於薩巴希的行為而離開了「救國陣線」的隊伍。因為他違背自己之前的誓言,他曾保證將革命繼續下去並保衛工農的歷史利益。

如果工人能通過社會主義方案和民主架構建立一個工人群眾政黨,那麼這些數以千計的年輕人會為其所吸引並加入其中。薩巴希獲得的支持表明青年階層和一部分工人想要實行激進政策的情緒——比如工業和土地的國有化。在2012年總統大選中投票給薩巴希的數百萬人來自埃及的各主要工業城市(尤其是尼羅河三角洲的工業中心)。這種支持已經衰退了,現在工人階級更迫切的需要是建立自己的政黨,並製定抵抗軍事統治、老闆、穆斯林兄弟會和親資產階級自由主義者的綱領。

就像穆爾西一樣,所有未來的親資本主義政府官員和政黨將會繼續穆巴拉克的經濟議程,並接受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為貸款和進一步借款所提出的條件。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將會提出新的補貼削減方案。由於罷工和社會不滿,穆爾西沒能滿足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要求。這些不滿引發了最近的革命浪潮,並最終迫使軍方免去穆爾西的職務。由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唆使的對工人和窮人的打​​擊,將會引發大規模社會動亂。這對任何繼承穆巴拉克和穆爾西之位的總統都是個挑戰。

這是軍方首腦不願意獨自統治的原因之一,也是塞西——軍方任命的總理——呼籲「文官統治」和堅持軍隊的責任只限於保護選舉(當然也要保護埃及資產階級的利益)的動機。由於深層危機,軍方高層及其背後的資產階級希望不斷更換總統和政府的門面,同時保留國家武裝力量,以對抗反對其統治的工人和年輕人。

工人組織

但是工人正組織起來,為未來的鬥爭做著準備。埃及有兩個獨立的官方工會網絡:成立於2011年的埃及獨立工會聯盟(EFITU),由阿布‧埃塔領導,他是納賽爾卡拉馬黨的成員;成立於2013年的埃及民主勞工代表大會(EDLC),由阿巴斯領導,他曾是埃及前左翼政黨「民族進步統一黨」的成員。

儘管這兩個聯盟在建立工會、聯繫工會活動者上發揮著作用,但是在現階段它們中沒有一個為號召建立工人群眾革命政黨做出準備。兩個聯盟都稱自己的角色是發展網絡、行政和領導層的「促進者」。

但是最近成立了一個叫做「薩達特工人聯盟」的組織,它有來自35個行業的成員。在630日前,聯盟中的工人表示有興趣支持自己的選舉候選人。這對埃及工人運動都是一個潛在的巨大進步,它提出了工人在政治上組織起來並建立自己的組織以挑戰資產階級的問題。正如工國委(CWI)的埃及支持者在20112月所主張的那樣,在革命時期,必須向鬥爭工人提出關於組織和誰掌握國家權力的具體問題。在普通工人討論其階級政治鬥爭策略時,社會主義者發揮著關鍵作用。

以社會主義為綱領的工人群眾政黨

穆巴拉克時期數十年的殘酷鎮壓使得有組織的團結行動非常困難,現在革命為工人採取傳統有效的鬥爭手段提供了更大的可能性。社會主義者有責任充當鬥爭的工人階級的備忘錄,為推翻資本主義和工人取得政權出謀劃策。

今天,軍方將領正利用群眾運動來鞏固自己的權力。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壓力之下,所謂的「改革者」會對工人施加進一步打擊,並大幅削減補助金。而這會重啟和拉闊新一輪的階級鬥爭。與此同時,毫無疑問會有一些活動者正嘗試從動盪中得出結論、質疑軍隊的角色,並尋找避免宗派衝突激化,而可以組織工運的方法。隨著工人階級從過去兩年半的革命鬥爭中獲得愈多經驗,建立獨立的工人群眾政黨的問題會被提上日程。

如果工人階級想要接管社會運作,就需要一個社會主義群眾革命政黨。社會主義社會的民主計劃經濟會保證群眾對「麵包、自由和所有人的社會公義」的關鍵訴求。

不要相信軍方首腦

打倒軍事統治和國家鎮壓,立即實現所有人的全面民主權利。

不要相信親資領導人

革命必須繼續,要以工人為領導,並在階級基礎上吸引小農、失業者、城市貧民以及軍隊、警察和國家武裝力量的基層成員。

建立並聯合獨立民主工會以及工人、貧民和青年人的真正革命委員會

自由選舉革命立憲會議;以工人、小農和貧民的代表為多數組成政府,以施行社會主義政策

為所有人提供工作、生活工資,讓人人全面免費獲得體面的住房、教育和醫療保障

對社會主要產業和資源實行國有化,交由工人民主管控

建立社會主義埃及,並在自由民主的基礎上建立中東和北非社會主義聯邦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