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軍事當局試圖在血泊中鞏固權力,導致數百人死亡

2013年八月月31日 上午 12:32Views: 66

宗派主義抬頭,威脅著革命的前途—— 迫切需要工人的獨立行動

羅伯特- 貝歇特(Robert Bechert),工人國際委員會(CWI)

針對開羅當地兩個親穆爾西陣營,埃及軍方進行殘酷清場,導致數百名埃及民眾死亡,其中多為手無寸鐵者。這一消息使世界各地,特別是中東地區,數百萬民眾深感震驚。其後,軍方繼續鎮壓。

最近,支持穆爾西(被廢黜的總統)的示威規模雖然可觀,但尚未達到幾個月前群眾反穆示威的規模。實際上,這兩個挺穆的集會營地,雖然對新的軍方領導的政權而言比較頭疼,但遠未構成直接和立即的威脅。從清場的時機和殘酷程度,可見基本上是軍官在炫耀武力,從而警告任何現有或未來反對軍方的力量。

穆斯林兄弟會的支持者聚集在拉美西斯廣場,2013年8月17日

穆斯林兄弟會的支持者聚集在拉美西斯廣場,2013年8月17日

因此,社會對鎮壓作出質疑和反對,包括那些很少或根本沒有同情穆兄會的勢力,也對此表示反對,因為安排鎮壓的腐敗軍官沒有絲毫“民主”的憑證。所以,對於新領導層將會重建穆巴拉克時代的“安全國家”,這些恐懼是合理的。而且這一鎮壓極大地加深了社會的兩極分化,但並非按照階級劃分出現的分化,而越來越就支持和反對軍方領導層行動的分化。

許多人都為暴力所震驚。有報導稱,在開羅不同地區,都有支持和反對穆爾西的自衛團體在發展。這樣的自衛團體應該建立在民主的基礎上,並成為勞動者更廣泛的和非宗派運動的一部分,旨在掌控他們自己生活和未來。但是,如果沒有工人階級組織的獨立運動,埃及未來的鬥爭將​​發展成為僅僅是軍官和保守宗教勢力之間的鬥爭,嚴重威脅2011年開始的革命。在反獨裁和資本剝削的戰鬥中,真正的工會和工人組織是團結社會各階層的唯一力量。

在總統穆爾西被罷免後,工國委(CWI)就立即警告,埃及軍官將騎劫六月和七月有1,700多萬人參與的反穆示威,並以此作為自己掌控權力的基礎。 “這為宗派主義、不同類型的反革命,乃至可能最終革命失敗,敞開了危險的大門。”(兩極分化正在增長——絕不信任軍官們,2013年7月10日)

在7月初和7月末,殘酷驅逐集會,以及針對隨後血腥鎮壓示威,令眾多親穆爾西示威者被殺,也使大家領略到軍官會如何應對所有的反對派。

阿卜杜勒·法塔赫-阿西西軍官針對工人的攻擊

阿卜杜勒·法塔赫-阿西西軍官針對工人的攻擊

打擊工人

而8月14日血腥鎮壓親穆爾西示威者的兩天前,當局鎮壓了蘇伊士鋼鐵公司靜坐的工人,並逮捕了兩名靜坐佔領的領導人。對蘇伊士鋼鐵公司的工人的鎮壓,表現出軍官的階級本性的時候,這對於後穆巴拉克時代的埃及工人來說,並不是一個新的經驗。去年2月,安全部隊襲擊亞歷山大港的波特蘭水泥廠靜坐的工人,穆爾西政府也顯示了其親資本質。

自7月3日穆爾西下台以來,軍方上層在軍官阿西西的指揮下,一直在努力鞏固手握的權力。老穆巴拉克時代的安全單位已重新開始活躍。 8月13日宣布的新省長名單中,三分之二省長為軍隊或警察將領,其中一些人“有著敵視2011年革命刺眼的記錄”(倫敦《經濟學人》,2013年8月17日)。

一位評論者說:“埃及自政變以來,經歷了軍警國家的製度性複闢,包括任意逮捕、取締媒體和射殺抗議者…,過去兩年來,軍警感受到新秩序的威脅,會逐漸令軍方需要負責,因此國安機器正在對過去兩年的一切進行報復。自政變開始以來,它感覺到重新控制局勢,並準備嚴厲打擊任何挑戰者,無論他們持有何種意識形態。 ”(倫敦《衛報》,8月16日)

但是軍方不僅發動政變,更謊稱自己代表著6月爆發的反穆爾西政府的強大運動。軍官之所以能夠騎劫運動,是因為抗議縱然波瀾壯闊,有數百萬人參與,但不幸沒有自己的代表和獨立的領導層,有能力和願意展示運動自身如何可以奪權。因此,軍官先聲奪人,假裝代表示威者奪取政權。

事實上,正是由於軍方的接管,使穆兄會領導人可以把自己粉飾成民主的捍衛者。雖然在任總統期間,穆爾西已經開始日益採取專制的手法。同時,,對軍方無情打壓集會,並殘酷鎮壓示威,以至為了鞏固權力而愈見清晰的手法,那些支持穆爾西下台的群眾會提出疑問、質疑乃至反對。然而,這將不會自動直線發展。

基督教領袖被認為支持軍方,因此基督少數派教會受到攻擊,可見宗派主義盛行,這可能會令一些反對宗教衝突、反對伊斯蘭聖戰暴力的人,軍官方看作保護力量。但是事實並非如此。事實上,如果右翼伊斯蘭政黨的支持者得出結論,認為穆兄會通過選舉奪權的戰略已經失敗,那麼軍方廢黜穆爾西,並得到很多外國政府的支持,本身會激發伊斯蘭游擊隊和恐怖活動。這些事件的影響將波及甚至超越整個中東。

正如工國委(CWI)此前寫到,在目前的形勢下,這種危險是“看起來鬥爭變成了一方是由反動的、保守的穆斯林兄弟會和其他宗派領袖領導,另一方則由軍方上層所領導。”

“在當今情況下,絕對有必要加倍努力建立獨立工運,不只是工會,並面向那些因反對軍方和舊菁英而支持穆爾西的工人和窮人,提供一個真正的替代選擇。這是唯一的出路,令工運力求竭制反動原教旨主義宗教團體,使自己成為反軍事統治的主要力量。”(Polarisation grow – No truse in the generals。7月10日)

自2011年革命開始以來,埃及工運一直大規模增長。在穆巴拉克被推翻之前,工人鬥爭已經巨大的發展。獨立工會增長巨大,從穆巴拉克下台前不足5萬會員,發展到如今超過250萬會員,另外原當局控制的官方工會也有400萬成員。最近每個月發生800起罷工,而且不只是為了工資和工作條件,也反對穆巴拉克時代的管理方式、犧牲工人和私有化。

但是,自從穆爾西被推翻以來,很難聽到工運的獨立聲音。事實上,埃及獨立工會聯合會(EFITU)主席卡邁勒・阿布-葉太(Kamal Abu-Eita)成為了勞工部長,並開始呼籲結束罷工。這在歷史上並不是第一次,工會領導人被納入資本主義的政府,試圖阻止鬥爭,並要求工人接受一個根本上的軍政府。雖然埃及三個工會聯合會都正式支持軍官西西的號召,在7月26日舉行大規模示威遊行,以示支持新政府,但在埃及獨立工聯會(EFITU)內部的投票中,這只是以9票對5票獲得通過。

這一支持軍方上層的政策,對工會而言是一條災難之路。工人組織需要有自己的、獨立的和基於階級基礎的綱領,提供一條出路,以防止鞏固軍事政權、宗派分裂與暴力抬頭的威脅。

關鍵的問題是,立即在全國各地的社區和工作場所組織民主運作的跨越宗派的自衛團體,以防衛來自國家和宗派勢力的攻擊。工人組織有潛力啟動這個任務,並結合提供一個替代軍方、穆兄會和資本主義統治的政治替代。有了這樣的計劃,將可能使工人運動開始削弱軍官和穆兄會領導。

工會,尤其是埃及獨立工聯會(EFITU),應該要求阿布・葉太(Abu Eita)退出政府,並進行他們自己的活動反對鎮壓、宗派主義和軍事統治,捍衛民主權利和立即進行自由選舉產生一個革命製憲議會,以便讓埃及人民決定自己的未來。

軍官阿西西和他軍事統治者將發現,要重建穩固的“安全國家”並非易事。革命尚未結束。迅速幻滅的幻想和隨後爆發的反穆爾西的抗議,顯示反對派發展的速度可以有多快。固然,可以理解由於擔心鎮壓和宗派主義抬頭,最近幾天的流血事件導致(民眾中)產生猶豫情緒,但這不會永遠持續下去。埃及深刻的經濟和社會危機,加上工運新興的力量結合,將帶來新的鬥爭。

在這個新版的軍事統治下的經驗,工人的經驗,如蘇伊士鋼鐵公司的衝突,以及軍方恐怖血腥鎮壓示威的行為,會令工人大大減低最初贊同軍隊,驅逐穆爾西的支持。這可以創造機會,為社會主義政策贏得支持。但是,這不是自動發生的,宗教勢力也將參與競爭,從這些反對當局的力量中贏得支持,或索性成為挑戰當局的反對力量。

左翼或工人組織無論如何也不應去支持這一軍事政權,它從未有過一點進步性。軍方反對穆爾西不只是為了保衛自己的特權和利益,而且也阻擾反穆爾西的群眾運動的發展。群眾運動可以令革命深化、削弱資本主義國家,並演化成反資本主義的運動。這就是為什麼這個政權已經得到了奧巴馬等西方列強的支持,現在他們只是輕輕批評針對反對派的殘酷鎮壓。

埃及工人要求“一份能月月都發的工資”

埃及工人要求“一份能月月都發的工資”

犯錯

不幸的是,在埃及從革命開始以來,很多左翼就一直在掙扎兩難中。其中一個較大的組織革命社會主義派(RS – 英國社會主義工人黨(SWP)和美國國際社會主義組織(ISO)的思想同盟)的立場一直搖擺不定。最初革社派(RS)在他們7月6日的聲明中,沒有對軍方接管任何直接批評或反對。不像工國委(CWI),革社派(RS)當時​​沒有對軍事統治進行警告,或解釋真正的替代是支持建立由工農和窮人的代表組建政府的想法。現在,在(軍方)最新血洗鎮壓後,革社派(RS)於8月14日發表聲明,其主題為:“打倒軍事統治!打倒反革命領導人阿西西軍官!”這份聲明表示,革社派(RS),“沒有捍衛過穆罕默德・穆爾西和穆斯林兄弟會(Muslim Brotherhood)政權一天。我們總是站在反對這一犯罪而失敗的政權的隊伍最前列”。然而事實是,革社派(RS)在2012年總統大選的第二輪中曾支持穆爾西。對待軍方和穆爾西的態度的前後不一,只會令他們所接觸的群眾思想混淆。

在如工運和革命這樣的動盪事件中,需要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有更清晰的(立場)。從2011年2月群眾歡快地推翻穆巴拉克的那一刻,工國委(CWI)就指出革命只有在維護廣大勞動人民的利益時才算是成功實現:

“埃及人民大眾維護自己的權利…決定國家的未來。絕不信任當局的代表或他們的帝國主義主子來運作國家或舉運行選舉。必須立即由工人和貧苦群眾的委員會來確保舉行完全自由的選舉,從而保障組建一個革命性的製憲議會以決定國家的未來。

“現在應加快已經採取的措施,如組建地方社區委員會和真正獨立的工人組織,更廣泛地傳播並聯繫起來。在所有工作場所、社區和基層士兵中明確呼籲組建民主選舉產生和運行的委員會,這一呼籲將得到廣泛的響應。

“這些機構應該負責協調清除舊政權、維持秩序和物資供應,最重要的是成為工人和窮人代表政府的基礎,從而粉碎殘存的獨裁體制、捍衛民主權利,並開始滿足廣大埃及群眾的經濟和社會需求。“(穆巴拉克完蛋了- 清除整個政權!(Mubarak goes – clear out the entire regime! 2011年2月11日)

今天,這一綱領變得更為貼題、更為緊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