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一黨專政的十字路口

2013年九月月6日 上午 12:10Views: 24

新領導層面對政治及經濟危機

帕沙 社會主義行動

中國已進入了一個尖銳危機的時代。領導人顯然也了解到了,新任國家主席習近平承認現在的危機可以在十年內威脅到中共政權的存亡。而新任總理李克強則不斷警告著改革的必要與「痛苦」。

既然新的領導們都認識到改變的必要,那他們會進行哪些改變?而這些改變又會走到多遠呢?

過去的幾年我們不斷警告著中國的經濟將面臨崩潰。現時的經濟已經對信貸上了癮,在某些方面中國的信貸危機比2008年美國的金融爆破前還要嚴重。房屋投資現佔中國GDP的14%,而2008年時只佔美國GDP的6%。而不受控的影子銀行已經達到3.6兆美金,相當於德國的GDP的總和。

地方政府的欠債亦是危機所在。一份2010年的政府報告指出地方政府的債務是1.6兆美金,佔當時GDP的25%。但一名前財政部部長指現在的地方政府欠債已達到3.3兆美金。

產能過剩是這一危機的表現,新的信貸成為了不顧社會經濟需求和實際需要的盲目投資。估計中國40%的工業產能是在長期待機,而在部分行業這數字更達到一半。中國在風力發動機及太陽能電板領先世界,但大約三分二的風力產能被浪費掉。而太陽能產業同樣擁有大量的過剩產能,中國的太陽能電板的生產是全球需求的兩倍!江蘇榮升製船廠是中國第三大製船廠,而今年還沒收到一張訂單!製船業的老闆們警告中國一千六百間製船廠將可能在2015前有近半會倒閉。這最終可能不會發生,畢竟地方政府或銀行會不理北京的意願插手拯救倒閉企業,而這只會加大產能過剩的問題。

惡化的經濟數據更證明了這一點。各大預測機構,包括國際貨幣基金會,都降低了對中國今年GDP增長的預測。2013年的經濟增長很可能只有7.5%,是23年來最低的。而這仍然低估了危機的嚴重性,因為官方的數據本身也有很多的水份。大多的經濟學者們都相信真正的增長只有6%左右。

其中一個經濟惡化的原因是所謂「計劃經濟」背後,實際上經濟的無政府狀態。官方的計劃往往只是紙上談兵,而中央政府對銀行和地方政府實質上已經失控。地方政府互相為了政治上的權威而盲目競爭GDP表現,同時亦是為了利用官方資金養肥各自的資本家精英。因此,各省經常違反中央的意願進行過度的投資生產。

「李氏經濟」

在現今的經濟背景下,李克強總理的經濟改革「李氏經濟」,強調著要「痛苦」地重整國有銀行及企業。這代表引入更多的市場力量來主導企業,並讓失敗的企業倒閉。其希望可以減低現時巨大的債務,並轉向一個私人投資及消費型的經濟。

但這是個具龐大風險的舉動。「李氏經濟」的其中一個即時效果將會導致信貸緊縮(借貸的成本上升),並可能導致全面的衰退。GDP的增長也會降低,而中國經濟的進一步放緩可引發新一輪的全球經濟衰退。同時,國民也會受到巨大的經濟打擊,尤其是工人、農民和貧民會受到更大的通漲、稅務和私有化的壓力。

中央政府將難以在一次進行四年前那個四萬億人民幣的經濟刺激方案。雖然可能會有「隱藏」的刺激政策,例如在經濟放緩時提供緊急的貸款,李克強堅稱其不會放棄「痛苦」的轉型。但是新的信貸對經濟的影響已經不斷降低。每一元人民幣所能增加的GDP增長從四年前的0.85元,下降到現時的0.15。

中央政府實際上已經沒有能力控制經濟的發展了,銀行和地方政府不斷違反中央所訂下的信貸限額。影子銀行的佔今年新借貸的75%,而影子銀行的金額比去年增長了60%。影子銀行的增長來自於國有銀行為了繞過中央的限制和掩蓋壞帳而另立的帳目。這個部分作為突破官方障礙而獲得新信貸的「後門」。這個情況其實跟歐美其他資本主義經濟在全球危機爆發前夕並沒有什麼分別。

因此可以預見的是,中國可能在未來三年內被迫要拯救銀行業。這表示銀行的債務就會變成國家的債務。大量的資本需要用來投入拯救銀行,並將會為中低產民眾帶來通漲與福利緊縮。中國的經濟也可能會變成日本式的長期放緩,並導致數以十年計的衰退。

中共權鬥

但李克強的改革在自己的黨高層內都不會一帆風順,這連繫到伴隨著經濟危機而惡化的中共內部權力鬥爭。中共有時會被稱為「一黨兩派」,這是指中共黨內所謂的「太子黨」和「共青團派(團派)」兩個主要派別。

在去年中共十八大中,中共首次性地由太子黨奪得領導權。七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有四名是太子黨成員。新任國家主席習近平自己就是太子黨,家族的財產估計有3.76 億美金。

中共各派別間的權鬥並不是意識形態性的,政治上亦不那麼清晰(各派都支持資本主義復辟)。太子黨是指過去毛澤東時期黨領導的家族後代,他們作為高幹子弟利用權位和關係在各個國有企業中建立的自己的利益王國,並累積了巨額的財富。他們主要希望保護自己的龐大財富,並鞏固自身在國有企業和經濟的壟斷地位。他們就好像裙帶資本主義裡的保守派。

團派則大多來自於「基層黨員」出身,並尋求挑戰和打破太子黨的壟斷,因為他們認為太子黨的獨大與自大會為政權帶來不穩。李克強總理就是屬於團派的。實際上,雙方都在保護自己的利益「領地」的基礎上支持經濟自由主義。

習近平作為最高領導人,其希望能夠在兩個派別間取得平衡,並將中共權鬥的規模限制,使其能夠控制整個國家機器。最近的中石油貪案、薄熙來案、劉志軍案(詳參考其他相關文章)實際上是各派為了瓦解對方的權力基礎的手段,這都顯示中共權力鬥爭已變得越來越失控。

沒有民主

一條經常會被提問的問題是:經濟改革會導致政治改革嗎?

習李的新領導層希望透過反貪運動來鞏固自己的民意,並聲稱官無大小都會被打下來。所謂高官貪腐的審判實際上不過是場戲,實質是用來進行黨內權力鬥爭的手段。習近平的政策只是很皮毛地限制官員的一些奢侈的外表,而習近平跟本不可能實行更廣泛的反貪腐運動,因為這會揭露出中共更多的醜聞,甚至可能會導致整個政權的崩潰。

因此,反貪運動本身就是個高風險的政策。事實上,此運動已經向政權反彈,讓民眾感到更有自信去自己進行反貪官的鬥爭。七月,陝西省神木縣上萬人包圍政府大樓,抗議該地貪官的升遷,指控官員挪用公款,並廢除了免費教育和醫療等福利。

這是為甚麼習李政權不會進行政治改革。他們懼怕連最低限度的民主化都會導致政權的崩潰。習李政權可能會作出一些民粹的政策,譬如改革戶籍制度,但是政權的真正民主化幾乎不可能。相反地,政權正在加大鎮壓。

中央政府甚至向學校老師發出了一份「七不講」,其中包括了新聞自由、民主以及貴族資產階級。而土耳其、巴西、埃及的群眾運動更堅定了中共反民主的決心。埃及穆爾西的下台引發了中共喉舌的口誅筆伐,指西方「一人一票」的民主不可取,並強調社會的和諧穩定。

就連香港作為北京承諾能夠於2017年落實普選的地區,親北京的政客與發言人最近都不斷強調特首需要「愛國愛港」,並堅持要對參選人進行篩選,以防反中共的人士能夠參選。北京恐怕香港的「民主」會失控,這會導致中國大陸境內會發生連鎖反應。

在此狀況下,中共會在中國各地實行基本民主改革的機會就更渺茫了。「改革不過是革命的副產品」,當中共面對強大的民主革命運動時,才有可能為求自保而作出民主讓步,但中共依然是不可信的!

中國的社會矛盾發展已經比埃及和突尼西亞等國都更嚴重。國家基本上對經濟危機束手無策,中國很可能會是全球資本主義危機繼歐美下一個的爆發地。面對不斷上升的民怨,中共的對策只會是更多的打壓,最終必會為自己帶來反效果。一個政治清晰的馬克思主義組織,就算現階段規模較小並且需要地下進行組織,都可以在未來的危機與革命浪潮中扮演重要的角色,正如南非的狀況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