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來審判結束 揭示中共危機加劇

2013年九月月14日 下午 6:16Views: 26

三十年來最重要的審判-權鬥激烈政權內部面臨地震風險

鄧美晶(社會主義行動)與文森特・科洛(中國勞工論壇)合撰

前中共高官薄熙來在八月份經歷五天審判,結果卻出乎中共領導的意料之外。這更進一步曝露了中共的獨裁本質與其警察鎮壓機器。這審判被廣泛視為中國三十年來最重要的一場,並讓人一睹國家與獨裁者內部如何深陷危機。

薄熙來是一名太子黨領導人物,也是前中共十七屆中央政治局委員。他在二零一二年被拉倒,並被起訴受賄、貪污及濫用職權。習近平和李克強的領導層旨在透過這場審判來加強其“反貪”運動,鞏固自己的威信。

他們一方面想抹黑和消滅這棘手的政敵,但同時容許審判有一定程度的開放性,希望營造中國正在通向“法治”的“進程”的表象。因此,某種協議似乎達成,去容許薄熙來挑戰其中一些指控,並容許他對證人進行反复盤問。但是從北京的立場來看,效果卻適得其反,薄熙來與他的法律團隊否認所有指控,並主導了整場審訊。

最揭露性的一刻是,薄在庭上表示,他被強迫作出虛假的供詞,說“我違心的承認過這個事情”。中國刑審大量使用迫供已是眾所周知,薄僅僅是證實了這點,但儘管如此,但由一名前中共高層口中道出這個事實,帶來了爆炸性的效果。薄本人也曾經使用類似手段,如在重慶打擊犯罪集團的“打黑”中,數以千計的人被逮捕並面對即決裁判。

政權失去控制

毫無疑問,薄將被判有罪,並被判長期的監禁(判決將於之後公佈),但薄的這場審判並沒有像之前高官貪腐案件一樣,跟隨相同嚴密的劇本。他否認所有對於他的指控(幾乎肯定這超越了審判前達成的協議),他的自辯被媒體描述為“霸氣猶在”和“非凡”。他的抗辯成功打擊了數名控方證人的可信程度,包括被他判謀殺罪的妻子谷開來,薄熙來形容谷開來“已經瘋了、經常說假話”。相比起前中央政治局委員陳良宇(2008)和陳希同(1998),其兩人的審判在一天之內結束,薄的五天審判則長得多。可見,這場法院案件明顯走出了當局的控制。

庭審結束後,公眾普遍地認為,薄熙來是政治迫害的受害者。大多數人看到整個中共國家的腐敗,在這方面薄熙來與其他高官沒有兩樣。新左毛派一向視薄為現時新自由主義的替代領袖,因而就薄的反抗感到鼓舞。但即使是政治上反對薄熙來的自由主義者和民主倡議者,也紛紛抗議這場審訊距離公平還差一大截。

微博一項調查指出,在那些過往不支持薄熙來的人之中,四分之三的人在薄的庭審後對他有更正面的想法。控方案情也顯得非常薄弱,除了證人的證詞和薄自己的供詞外,幾乎沒有任何具體的證據。控方在薄收回所有的供詞後亂了陣腳。

由中共控制的司法系統嚴重地依賴口供,而往往是用強迫的口供來定罪。一位在香港的法律教授在2011年的一份報告發現,95%的刑事案件都有招供情況。隨著審判的發展,國家媒體加大了對薄的攻擊,去掩蓋檢察官的糟糕表現。

控方的任務也由於當局減少對薄的指控而變得更為複雜,指控只复蓋他涉嫌的輕罪中的一小部分。這已是了高官貪腐案件中的常規。當局不希望揭露真正涉貪程度,因為這將牽連到其他官員下馬,破壞整個政權。

當局對薄熙來的指控只涉及貪污和受賄約2,500萬人民幣,而且只牽涉他在掌管大連市的時期,完全不涉及更近期的重慶時期(2007-2012),避免涉及更龐大的金額,並且牽連其他高層人物。

botrial1

如時事評論家們所指,2500萬人民幣對於今天的貪污來說並不是一個大數目,甚至比一些村官所貪的還少!在九月份,當薄被中共開除出黨時,中紀委曾公佈薄的六宗罪,包括妨礙司法公正,及涉嫌有份參與在英國商人尼爾•海伍德(Neil Heywood)被殺一案等(此案是谷開來被判死緩的原因)。作為協議的其中一部份,對薄的指控由六宗罪減至三宗。

薄在國家層面中仍然有相當強大的後盾和人脈(江澤民派系),很有可能是這些勢力對中共的領導層施加壓力,要求謹慎處理(限制指控),並給予薄在庭上抗辯的空間。這正是薄在庭審利用的一點。也有可能是由於這些後盾目睹中共權鬥似乎正在擴散,如針對薄的盟友,例如有“國安沙皇”之稱的前國安部部長周永康以及其同僚,於是慫恿薄去進行違抗性的自辯。

然而,儘管薄熙來否認所有指控,他的抗辯沒有超出一定的限度。他沒有揭發其他高官的貪腐,也無直接攻擊政府或司法制度。他聲稱自己是“被陷害”的,但只針對控方證人如商人唐肖林。明顯地,若果這場審判是事先安排的,操縱者必然是中共的領導層。這種自我審查很大可能是審訊前協定好的一部份;但這也同時反映薄熙來作為一個頂級太子黨,不論現在的領導是誰,都有意識保護整個獨裁政權。

從另一方面看,也可見薄並沒有偏離官方劇本:案中沒有提及任何他在管治重慶時期的政治紀錄。但重慶管治卻是他真正被清洗的原因。大多數中共的頂層反對他的偽毛派民粹主義-所謂的“重慶模式”,恐懼這會演變為反抗政權的運動。薄間中拒絕跟隨北京的路線,並為爭奪國家地位而沈迷於自我宣傳;這些在中央政府的眼中都是不可饒恕的。

審判為“透明”、“公開”?

庭審結束後,官方媒體描述薄熙來的審判為“公開、透明,被輿論認為史無前例”。然而,若對比1981年的“四人幫”(毛澤東遺孀和三名“左派”共同被告)審判,薄熙來的審判實際上反映司法制度的公開程度有所倒退。在1981年,900人出席庭審,包括330名記者。但《新華社》報導,薄熙來的審判中只有110人出席,19名被挑選過的記者,一切國外記者不容許進場。今天的領導政權非常不穩,對比鄧小平的政權和其親資本主義政策,在1981年初期得到強大的支持,因而自信十足。 *“四人幫”的審判為現場直播,但在薄熙來的案件中,只有網上微博的“現場”文字報導,當局操控一切發布的消息。隨著審判的發展和起訴案的破裂,對“即時發布”的操控變得嚴密。法庭內傳出數個真相在官方微博被刪掉,例如薄熙來聲稱他開除王立軍的決定是得到上級官員的批准,被估計為國公安部部長的周永康。

當局恐怕情況會失去控制(已發生),因而想去限制訊息發布的內容。薄在庭上有效的表現是對當局的一場痛苦的教訓,在將來對即使是有限度的民主開放也會更加警惕。

判決將會在稍後公佈,這也將為政權帶來問題。如果薄的判刑過於嚴厲(例如死刑,這不太可能發生),可能會激發抗議,因為案件太過薄弱。與此同時,若果薄違背協議,或挑戰案件針對他的某項控訴,當局將會希望懲罰他的反抗,至少對其他人能有威懾作用。

值得注意的是,當致閉幕詞時,檢察官要求對薄作出“嚴厲的懲罰”,對比六月份鐵道部部長劉志軍的審判,檢察官要求“仁慈”的判決,因為劉有“合作”和承認了罪名。

判刑可能是15-20年的監禁或死緩,像劉志軍和谷開來的例子(儘管這些涉及更嚴重的罪行)。官方媒體也提出了對谷開來貪污而可能進行新審判,明顯地這在去年審判其謀殺案時從未被提到。這可能是國家對於薄熙來缺乏“合作”所作出的報復。

習近平反貪

中共領導人習近平正嘗試平衡黨內的不同派別,為求推動一個自由經濟的“改革”方案,同時嚴厲打擊要求放鬆政治管制的訴求。薄熙來是一名太子黨並代表著傾向國家資本主義,在經濟上有更大操控的一派,而北京則主張更多的市場自由化。

傳統上反貪腐的運動從來是項莊舞劍,志在權力鬥爭。習近平想削弱阻礙其經濟政策一派的利益,並從強硬的反貪表現來贏取公眾的支持。但一旦反貪運動發展過火,將是危險的;可以觸發無法控制的權力鬥爭,併吞噬整個政權。群眾也將更勇敢地對抗腐敗的官員,如7月份發生在陝西省的抗爭,10,000人包圍政府,抗議涉嫌貪污的縣委書記。

權鬥繼續

薄的審判結束,但中共權鬥尚未完結,甚至有跡象會蔓延。與薄有連繫的重要人物不是被調查,就是被拉下台。比薄更高級的前政法委書記及前國安部部長周永康可能是下一個被拉倒的高官。周永康也控制國家壟斷的石油業,似乎是習要打擊他的另一原因,作為鬆綁國家壟斷的一步,並帶來更多私人投資。

在周永康管治下,國安機器以龐大的比例增長,令維穩費用比軍費更高。習可以利用打擊周永康達到民粹目的,予人打擊“濫權”的印象。作為前政治局常委的周永康如果被立案調查,將會打破中共“入常無罪,入局免死”的潛規則,即作為政治局常委有不會被判有罪,而政治局委員則可以免受死刑。

自去年12月以來,與周永康有關係的數名商人在四川(週曾為當地的省委書記)被逮捕。前四川副省長郭永祥在去年6月受到調查,此外中石油(中國最大原油生產國企)四名高層最近亦被罷免,正在接受調查。這些高層被稱為“石油幫”,以周永康為頭目,控制著國家石油公司。

另一名高層,國務院國資委主任蔣潔敏,亦在9月1日被罷免,涉嫌“嚴重違反紀律”-這通常是指貪污。莊潔敏是中石油集團公司前董事長,與周永康關係密切。

內部權鬥連繫至習李想推行的經濟政策,以打擊坐擁各業界的“既得利益”。習李想要更多的私人投資和解除管制,希望從而刺激經濟,避免債務危機爆發。他們似乎針對石油業這個拒絕改革的“既得利益”重陣,以推行經濟重組,就如現時被廢除的鐵路部的一樣。

重要行業被中共某些領導和幫派控制(如2010年“維基解密”的報告所描述)。李鵬家族控制電力行業,溫家寶家族控制寶石貿易,而周永康及其同僚則控製石油壟斷。

顯然,習近平拒絕政治改革(局部民主化),並發動新一輪的政治鎮壓。他與李克強竭力推進經濟改革,但若這威脅到其他派別的既得利益時,將會挑起更多黨內衝突。習李的經濟改革旨在開放國有壟斷部門,讓更多“市場力量”和私人資本進入。習將在11月的三中全會公佈“架構調整”的新措施,越來越龐大的反貪行動也是用來鞏固習對政權的控制,用來限制不同派別對新措施的抵抗。

連有蔣潔敏在內下台,過去10個月有三名政治局委員被拉下馬。官方媒體將之描述為習反貪行動的重大成果,但實際上不過是權鬥日趨尖銳,而且這可能會在未來爆發。高層的權鬥反映社會的階級矛盾日趨緊張,而經濟危機正在深化。

社會主義者不支持中共任何一派,因為任何一派都是支持親資政策和專制統治。現時急切需要建立獨立工人階級的真正社會主義替代,迎接未來重大的政治戰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