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習近平大搞白色恐怖

2013年九月月26日 上午 7:01Views: 850

最近數週上千人被捕,包括本刊《社會主義者》雜誌的撰稿人

張蜀傑 中國勞工論壇

內地政治打壓不斷加大,以消除來自左、右兩派的反對之聲。習李領導層打破了自由派團體希冀新政府會發起政治改革的幻想和希望。相反,政府採取嚴格的措施進一步限制異議和打壓社交媒體,尤其是博客名人“大V”被作為靶子,來警告其他人要低調。

2013年9月9日,中國最高法院和最高檢察院出台新的法律解釋,當局繼續加大對網路言論的打壓。新的法律解釋中,誹謗資訊被轉發達500次或被流覽5,000次,可判刑三年。網路誹謗“嚴重危害社會秩序和國家利益”可公訴,而網上散佈謠言起哄鬧事可追究尋釁滋事罪。

whiteterror1

這一輪針對互聯網言論的打壓,已經進行了幾個月。 8月份開始秦火火案,薛蠻子案發生。 2013年8月19日,秦火火被捕罪名是造謠傳謠3000餘件、蓄意製造傳播謠言、惡意侵害他人名譽及非法攫取經濟利益。 8月23日美籍華裔微博名人薛蠻子以嫖娼名義被捕。

這些之前被大量粉絲關注的“大V”紛紛落馬。當局用此警告其他人,任何人都不能發表危害當局利益的言論。新華社稱這是“向所有網路大V們敲響了法律的警鐘”。

除了“大V”,更多的普通線民被以“傳播謠言”或者製造“不愛國言論”的名義被抓,據網路報導最近數周有上千人被捕。雖然沒有完整準確的數據,但是根據《財新網》引述的一名官員稱,僅僅在河南省,自6月中旬以來警方就逮捕了131人。

最近幾個月當局還查封大量非官方的新聞網站,甚至一些舉報官員貪腐的國營媒體記者也被逮捕。 《新快報》記者劉虎在新浪微博實名舉報中國工商總局副局長馬正其嫌瀆職犯罪,於8月23日中午被逮捕。

天安門母親發起人丁子霖,六四當時其十九歲的兒子被士兵殺害。她發表了一封123人連署的致習近平的公開信,譴責他拒絕民主化。這封信主題為“希望已漸消失,絕望正漸逼近”,指責習近平上台後“大踏步地退回毛式正統”,變得更為獨裁。然而,“毛式正統”只是指政治上的打壓,習近平絕不希望回到毛時期的計劃經濟。相反,習李當局致力於新一輪的經濟自由化,他們希望通過去管制、私有化等政策,來減輕危險的債務負擔。

然而這使即將處於經濟危機之下的民眾生活雪上加霜,很可能觸發更多失業和物價上漲。近年來隨著互聯網社交媒體的發展,同時人們也通過微博、QQ等工具得以更自由地傳播資訊。在罷工和群眾抗爭中,人們越來越多地通過網路號召遊行,傳播抗議和警方打壓的資訊,使運動得以傳播、爭取外界聲援。如最近在江門的抗議中網民起初透過網路號召在當地東湖廣場聚集,促成大規模示威。去年七月,江蘇啟東近萬名中學生,最初就通過QQ和社交網站發起集會,號召上街抗議啟東市政府核准鋪設污水管,促成至少5萬人示威。而中共政權也看到2012年在中東和北非以及最近在土耳其和巴西的群眾運動中,facebook等互聯網社交媒體發揮了巨大的作用。因此中共當局感到必須進一步限製網路言論空間,防止不利於當局的資訊擴散。

而另一方面,中共的內部鬥爭並沒有停止,反而由於習李希望進行的新自由主義改革而觸發新的鬥爭。在中共權力鬥爭中,社交媒體和境外網站成為鬥爭雙方放消息的管道,而這影響到中央政府的權威。在薄熙來事件的發展中,網路媒體發揮了重要影響。如王立軍逃到美領館和海伍德事件,都是首先在網上被曝光,幾天之後才被官方媒體確認。政府為了令對薄的審判表現得“公開公正”,以微博發布庭審消息,同時控制話語權,以免公眾輿論失控。因為習近平當局在經濟改革的同時,試圖在黨國內部“收緊紀律”和“把權力置於牢籠中”,防止權力鬥爭失控,激發反政府的群眾鬥爭。

今年5月份當局推出“七不講”(包括禁止在課堂上講普世價值、新聞自由、公民社會、公民權利、中共的歷史錯誤、權貴資產階級、司法獨立),首先由華東政法大學副教授張雪忠在新浪微博上曝光,他的微博隨即被封,今年9月份他被取消對本科生的授課資格。

為了贏得支持,習李新領導層出台許多民粹主義的措施,如打擊腐敗。習近平稱“蒼蠅”、“老虎”一起打。而由於“網路反腐”,許多貪腐官員在微博等社交媒體上曝光,導致陝北房姐、河南房妹、廣東房叔等貪腐案件不斷爆出,甚至一些較高級別的官員也由於“網路反腐”下馬。

據網路報導僅在中共十八大後到2013年初期間,廣州官員拋售豪華住宅4880套,杭州官員緊急賣出412棟別墅,上海官員拋售豪華住宅4755套。然而習李領導層並不希望這種民眾自發的“網路反腐”,而希望將“反腐”完全處於中央的掌控下作為民粹主義和打擊黨內對手的工具,害怕大量腐敗案件曝光會威脅到中共政權的存亡。

而這些都讓面對大量群眾不滿的中共當局感到必須加大控制言論,害怕一絲一毫的放鬆都會危及黨國的存亡,因此拒絕任何民主化。政權響起新輿論戰的訊號,以主導網路和消除異議聲音。 《北京日報》首頁的評論警告“西方反華勢力一直妄圖利用互聯網’扳倒中國’。我們必須正視這個事實”。 9月3日習近平在全國宣傳思想工作會議上說:“能不能保持黨的思想宣傳優勢,能不能守住意識形態領域陣地,能不能鞏固壯大主流思想輿論,事關黨的前途命運,事關國家長治久安,事關民族凝聚力和向心力,確實是亟須高度關注的重大課題。”

whiteterror2

而與此同時,這一輪的打壓不僅僅局限於社交媒體和“網路謠言”。政府正加緊對付無論是左派還是右派的政治對手。這很可能會一直持續到三中全會。在會上,習李希望表現“團結”提出一籃子“激進的”經濟改革。但這輪打壓持續的時間愛長和深度廣超出了很多人的預計。近來的抓捕顯示當局最高領導層希望給予社會各個階層一個明確的警告。

被逮捕的人中包括北京的許志永,他是“憲政派”新公民運動的一名領導成員。他在8月份被當局正式起訴前已經被警方軟禁了數個月,因為此前他組織了數場要求官員公開財產的集會。另一個值得關注的大發展是,億萬富翁和投資人王功權被警方以擾亂社會秩序的罪名刑事拘留。王功權是許志永的主要盟友,同時也是一名知名的超級富翁,針對他的拘捕一定是得到最高當局的首肯。

同時“左派”同樣受到打擊,記者宋陽標由於鼓動挺薄熙來的抗議而被捕。四川富有的食用油企業家楊秀瓊由於在“天網”上發布薄熙來審判時法庭外抗議人群的照片而被捕,被指控洩露“國家機密”。

這次受到打壓的也包括《社會主義者》雜誌,雜誌在內地的一名撰稿人被警方指控為敵對組織工人國際委員會(CWI)的成員,這一指控可能導致被監禁數年的風險。最終,在工人國際委員會(CWI)的支持下,他得意逃離中國。這是筆者兩年前被捕之後,本刊撰稿人再次遭遇同類事件。

《社會主義者》雜誌的目標不僅僅是批判中共政權、揭露資本主義的腐朽,而且從群眾鬥爭中吸取教訓和經驗。更重要的是,我們圍繞這本刊物組織起來,通過民主討論制訂政治路線,打造一個社會主義的力量。因此,工國委的香港支持者組成的“社會主義行動”,建基於本刊的立場介入諸多群眾鬥爭,例如香港碼頭罷工、反國教運動、佔領中環等。中共政權感到由此帶來的威脅,因此長期打壓本刊的內地撰稿人。

中國大陸的群眾示威具有強大的潛力,但由於工人群眾沒有組織權利,目前大部分抗爭仍然是分散和短暫的。但通過網路的幫助,群眾示威有進一步組織化、持續化、激進化的趨勢。網路亦成為地下政治組織重要的溝通平台,下一步就是將網路轉化成群眾組織,挑戰中共一黨專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