佔領中環: 北京打擊佔中,如何還擊?

2013年十月月13日 下午 4:22Views: 269

《社会主义者》杂志第23期 社论

佔領中環激起民主運動辯論,建制派正積極動員反「佔中」勢力,除了以「愛字堆」為首的激進建制派外,大學教授及教會牧師等亦組織「幫港出聲」,動員「沈默大多數」的保守中產階級反對佔中。警察執法對其偏袒愈來愈明顯,動員流氓打壓反對者愈來愈猖獗。中共政治局常委張德江在9月首會見保安局局長及各紀律部隊首長時,高度讚揚紀律部隊表現。可見,這是中央未來打壓香港民主鬥爭的部署。

tank

「佔中」運動需要前進,就需要回應統治階級的攻擊,解決目前的政治任務。

佔中會造成經濟損失?

《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梁愛詩攻擊佔中會造成經濟損失,亦有財團威脅佔中甚至資本家會因此撤資。運動從一開始就要準備商家的反擊,由工人階級成為中堅的力量,提出要挑戰商家的經濟統治權,才能迫使統治者妥協。因此,佔中必須發展為工人罷工,影響現存經濟的運作,反對商家壟斷和私有制橫行。鼓動工人告訴資本家:在今天的制度,「經濟利益」是商家剝削我們的利益,與我們無關。

因此,面對資本家打擊「佔中」,例如關閉工作場所而拒絕資薪,甚至撤資,我們要麼宣告運動失敗,要麼鼓動工人向前進一步,佔據企業並置之於民主掌控。如果佔中運動要成功爭取普選,必然挑戰資本家的統治利益,而連繫至激進的社會變革,全民退休保障、八小時工作制、公營化公共設備。群眾運動的動能不是戴耀庭所能控制的。

可惜,中產階級的「佔中三子」幻想一個不挑戰商家的佔領中環運動,於是採取的是駝鳥政策,一邊安撫資本家不會利益受損,一邊欺騙群眾佔中得到商家支持。所謂「佔中死士」之一,出身商界的蔡東豪就在訪問中說:「商界是應該支持真普選,因為真普選是一個保障、一個護身符,是可以幫到商界。」苦口婆心勸說商家接受他們的好意,不過是一廂情願。

提名權的爭議

中央政府會在普選設立篩選機制,以小圈子的提名委員會阻止「反中亂港」的候選人參選。提名機制成為了重要的魔鬼細節,在親民主的民眾之間廣泛辯論。

「真普選聯」拋出三個普選提名方案,其中B方案是接受分20區選舉產生400人組成提名委員會。「佔中」發起人陳健民說,若中央接受其中一個方案,或接納其主要精神,便應該不會發生佔中。這表示「佔中三子」會接受間接提名的方案而解散運動。民主黨的何俊仁指「公民提名」是遙不可及的方案,強調只要泛民候選人可以入閘參選,就會接受。民主黨追求的民主,不過是民主黨的參選權罷了。

學民思潮邀請泛民簽署《全民提名聯署約章》,得到公民黨、社民連、工黨等支持,但遭到民主黨和民協拒絕。但「全民提名」指的是「提名委員會由全港選民組成或全港選民擁有均等提名權」,那麼真普聯的方案也可以是「均等提名權」

當然,似乎較進取學民思潮本質與泛民無異,都是追求基本法框架內,但他們早前提出的政改方案,是認同保留功能組別至2016年的。由於不少學民成員認為方案妥協,加上有成員聲稱組織內部決議的不民主,是受到領導層壓力下,才被迫投票支持方案。這事件引發多名成員退出。

事實上,單靠「公民提名」並不足以確保公平的選舉權和被選權。中央政府可以設定高昂的參選保證金,篩走代表勞苦大眾的政黨。而且特首選舉的高昂經費,也會隔絕代表基層和工人的力量參選。將會資產階級普選的不平等,還有巨額和媒體。愈靠攏有錢人的政黨,就愈能控制媒體,

擁有資產階級民主選舉的台灣同樣有「公民提名」機制,表面讓普通群眾有參選可能,但門檻卻設在參選和競選的經費上。去年統領聯署運動、幫助宋楚瑜參選的親民黨發言人吳玉崑指,去年宋楚瑜以公民連署方式提名參選,單單花在廣告徵求聯署已800萬新台幣(207萬港元)(《信報》,8月29日)。連資產階級的小政黨都叫苦連天,代表勞苦大眾的政黨沒有財團的鉅額資助,在這制度要參選是幾乎不可能。這解釋了為什麼台灣藍綠兩黨即使腐敗不堪,但貧苦大眾卻不能在選票找到自己的政治代表。

在美國,參選總統所須的選舉經費極為龐大,選舉經費變成資本家的維穩費用。去年美國總統選舉,共和黨及民主黨的經費合計為156億港元,大部分是來自大財團。因此,兩黨無論哪個政黨進入議會後,自然都為商家服務。

佔中會壤成暴力?

梁振英講過佔中「不可能和平、不可能不犯法」,恐嚇群眾不要參加。正如筆者提過,如果「佔領中環」演變成威脅政權的鬥爭,解放軍絕對會駕臨香港,即使不是立即全面血腥屠城,也要進駐香港實施戒嚴,宣示中共的主權。(激辯「佔領中環」(二),本刊第22期)。建制派的言論,金融服務界立法會議員張華峰在7月問特首,向特首梁振英問及若佔領中環真的實行,會否向中央請示,出動駐港部隊。民建聯區議會議員亦開腔,威脅解放軍會鎮壓「佔中」。

「佔中三子」顯然低估政權鎮壓的威脅,陳健民說:「中產階級人口較多,思想較和平理性,因此香港的社會衝突不會嚴重。」社會衡突的嚴重與否,並非由「理性中產」的數目多寡而定,而取決於多方面的社會條件,包括經濟環境、失業率、貧富懸殊、種族歧視的程度等。中產階級比例與香港差不多的倫敦,就在2011年發生了一場暴動。一名黑人平民遭警察槍殺後,群眾示威不幸演化成砸車、縱火和搶劫的暴力行為。這不但沒有改變英國政府打擊工人的政策,反而令警察有藉口加大鎮壓。要避免暴動爆發,不能單靠學者道德說教、倡議和平,需要組織受壓迫的群眾鬥爭,工人階級愈組織在工會、社區組織和少數族裔團體進行反抗,就愈能將憤怒聚焦在有效的反體制鬥爭,減少渲泄性和破壞性暴動的可能。

但在群眾運動中,率先動武的往往是國家機器,暴力的責任也應落在統治階級,而非群眾。就如梁振英將會動用建制流氓勢力伺機搗亂,與其消極恐懼群眾會「失控」,不如積極組織群眾的糾察隊進行防衛。因此,今天「佔中」搞手發動的約章簽署要群眾自我克制,保持「和平理性非暴力」,是本末倒置的。

「佔中」應該要求學生組織和工會簽署約章:如果警察逮捕或襲擊佔中參與者,這些組織立即發動罷課罷工還擊。土耳其群眾在六月佔領塔克斯廣場遭到警察鎮壓後,公務員工會發動全國30萬人大罷工還擊,但這是突發和自發性的。尤其在香港工會力量相對薄弱下,「佔中」運動需要更早作出準備,今天就應爭取工會支持以罷工強化「佔中」。

不允許政黨參加?

「佔中三子」曾經表示,政黨只能以個人身分參與行動,避免運動被政黨「騎劫」,得到泛民主派政黨附和。這是虛偽的,佔中三子本身就與黨派有很大聯繫。「三子」中的陳健民和朱耀明都是民主發展網絡的成員,而「佔領中環」的捐款也是由民主發展網絡代收。民主發展網絡和中產階級政黨民主黨關係密切,同為2010年「終極普選聯盟」(現則同為「真普選聯盟」)成員組織。在政改方案通過後,民主黨、民主發展網絡和新力量網絡曾共同撰書《寸土必爭:香港民主運動的政治論述》來為民主黨支持政改方案辯護。

中共向來以軟硬兼施的複雜手段對付反抗運動,沒有人能完全預計運動時發生的一切,因此抗爭目標和策略不可能事前一錘定音。如果確保「佔中」,在運動中必須讓群眾表達不同的意見,決定下一步行動。因此,任何參與者的的組織自由是成功的基本條件之一。

資產階級學者和政客都有較優越的話語權,尤其佔中三字可以通過主流媒體講述自己立場,但勞苦大眾在佔中只有依靠組織大會、舉起橫額、派發傳單、呼喊口號,去爭取自己的訴求。在運動中,不同的組織派別代表著不同意見,只有容許有組織或政黨參加,才能讓普遍參與者有充足的表達自由,且令政黨和組織的立場曝露在陽光之下。在「個人名義」制度下,少數運動菁英更容易隱瞞背後的議程,背著公眾監督騎劫運動。

準備鬥爭

在地區成立佔中的群眾委員會,並以選舉產生代表,讓社區自我組織和策劃佔中運動。在街頭上的宣傳鼓動也要立即起來進行。社會主義行動會繼續奮鬥,宣傳罷課和罷工的必須性,鼓動民眾準備鬥爭。群眾會逐漸認清這場民主運動也是反資本主義的鬥爭。

#23 whole-4_2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