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恐怖主義侵襲天安門廣場

2013年十一月月1日 下午 10:57Views: 132

中國當局提升對維吾爾族和其他少數民族的打壓

中國勞工論壇(chinaworker.info)報道

在中國媒體最初低調和隱晦的報道之後,週一在中國最具象徵意義和警備森嚴的北京天安門廣場發生的致命事件目前已經被確定為「恐怖襲擊事件」。10月28日(星期一)中午12時左右,一輛白色的多用途旅遊汽車衝上龐大廣場上的行人便道,在起火爆炸前,碾壓與衝撞遊客人群達400米。

包括駕車的烏斯曼·艾山、其母庫完汗·熱依木及其妻古力克孜·艾尼3人在內造成5人死亡與40名路人受傷。當局已確定襲擊者為維吾爾族。這是一個來自與中亞接壤的廣袤的新疆地區的以穆斯林人口為主的少數民族。可以想見,這一悲劇性的事件將觸發對維吾爾族鎮壓升級的擔憂和加劇維族與多數人口的漢族之間的民族對立情緒。

Terror2

社會主義者和中國勞工論壇(chinaworker.info)網站一貫明確地反對個人恐怖主義,這不能增強對中國專制當局的群眾反抗,而只會分化被壓迫者,並使群眾鬥爭變得更為困難。雖然事件其中仍有諸多因素尚不清楚,而我們的反應也因此只是暫時的,但一個無可爭議的事實是週一恐怖襲擊的受害者都是普通平民和遊客,其中包括死亡的菲律賓女醫生和來自廣東省的普通平民遊客。他們都是在車輛爆炸起火前被撞身亡的。而且,從更長遠的來看,在這個事件中受害最嚴重的將是維吾爾族群眾,因為這一事件可以成為中共專制當局加緊其在新疆執行鐵腕政策的借口,並也可將其用於針對其他非漢族的少數民族群眾,如藏族和蒙古族人民。由此可見該事件將起到相反的結果。當局用來鎮壓少數民族實現地區「穩定」的措施也可以成為當局用來打壓漢族工農爭取自身權益利鬥爭的類似鎮壓措施的試驗場。

打壓

北京警方已證實針對週一的襲擊事件逮捕了五人,全部來自少數民族維吾爾族。可以理解維吾爾族一些維權組織與團體為這事件深深震撼,並可以預期當局可能會進行一場新的「嚴打」。新疆地區的的人口中維吾爾族占46%,並在貧窮的農村地區佔絕對多數。自2009年以來,當地暴力事件頻發,種族間暴力衝突已導致近200人死亡。基於該地區並不可靠的新聞報道,即使按照新疆的標準,過去數月發生的事件尤為血腥。

根據自由亞洲電台報道,10月份內七名維吾爾族人被警方在不同的事件中射殺。當局解釋射殺是反恐行動的一部分,但死者中包括哈尼庫魯格村(莎車縣)的一個家庭,包括父親和分別只有18歲、15歲和12歲的三個兒子, 根據官方安全部隊的解釋射殺該家庭是由於「拒捕」造成的。在6月間,35人在官方界定的「恐怖襲擊」中被打死。北京週一的撞車事件中有一名犯罪嫌疑人來自於上述「恐怖襲擊案」的同一地區。在8月,20多名維吾爾族和至少1名警察在另一起警方的突襲中被打死。

在面臨經濟歧視、令人窒息的宗教和語言自由限制的同時,在過去幾年裡,安全部隊大規模增加的進屋搜查行為進一步刺激維吾爾族中絕望和憤怒的情緒。近來新疆有139人因為在網上傳播「聖戰」思想被查處,有256人因為傳播涉穩謠言而被查處,這成為中國全國性取締網上「謠言」打擊活動的一部分。

Terror3

十八屆三中全會

中國專制當局顯然因為這一發生在其「後院」的攻擊而感到尷尬。恐怖事件的爆發動搖了政府關於中國正在建設一個「和諧社會」的說法。而且當前也是一個敏感時期,距離中共領導層召開關鍵的十八屆三中全會只有兩個星期的時間,據說這次會議將推出「史無前例」的經濟改革。媒體關於週一襲擊事件的宣傳和警方的調查將不可避免地用於反映統治精英宣傳的需要(這同樣也發生在所謂的「民主政體」中) 。

不幸的是,恐怖主義行動對於中國而言並不新鮮,而且並不如同某些媒體宣稱的,這也不是全國首例「自殺式襲擊」。同樣,這會誤導我們聯想這樣的襲擊只與宗教因素或少數民族相關。日益嚴重的社會問題和不斷收緊的政治控制的相互作用可以預見會驅動一些絕望的個人採取盲目和適得其反的個人恐怖主義。諸如今年早些時候已經成為國際新聞的冀中星案,冀中星在北京首都國際機場引爆炸彈,抗議保安毒打導致他被迫終身坐在輪椅上。他雖然活了下來,但被判處6年徒刑。另一起案件中,山東傷殘的建築工人曲華強在當地鎮政府引爆炸藥自殺身亡。他抗議工傷賠償不足,而地方官員拒絕接受他的上訪。

2008年,湖南一居民因為抗議拆遷而開著他裝有煤氣罐的汽車衝向當地的政府大樓引發爆炸,除他本人死亡外,還導致12人受傷。同一年, 28歲的北京男子楊佳為報復被警方毆打,在上海刺死六名警察。當楊佳被執行死刑時,他的遭遇曾經引起廣泛的同情。這些都只是近年來發生的少數幾個案例,但是毫無疑問的是,很遺憾這正成為一種趨勢。

這些行為的日益增加表明,作為當前中國政治局勢的一個特點,既非是「有組織的陰謀」,也不是簡約的政治綱領推動這些絕望的恐怖主義行為的發生。這來源於當下局勢的兩個特點:當局越來越多地依靠各種警察措施進行統治,但同時工人階級仍然處於束縛和無組織的情況下導致缺乏取而代之的群眾措施。

被壓迫者進行團結鬥爭

社會主義者強調,只有群眾鬥爭才能挫敗專制統治和和解決諸多社會問題。正如馬克思主義解釋的需要非常明確地反對個人恐怖主義,偉大的革命者列昂·托洛茨基曾經寫道:「恐怖主義肇始於革命階級的缺席,隨後又因革命群眾缺乏信心而再生,故恐怖主義僅能利用群眾的脆弱與無組織來維持自己,於是就有必要貶低群眾的鬥爭成果,又誇大群眾的失敗。 [《個人恐怖主義的破產》,托洛茨基,1909年]

今天中國的迫切任務是,通過反對種族主義和其他一切無論宗教、政治或族群形式的迫害,爭取全面和直接的民主權利,包括承認少數民族實現真正自治乃至最終自決的權利,如果這是他們的民主選擇,從而為團結工人階級反對壓迫的鬥爭奠定基礎。這需要與反對中共專制當侷促使少數億萬富翁暴富的資本主義綱領齊頭並進,這一資本主義綱領碾壓了各族人民的生活,使他們面臨難以承受的生活成本和日益增加的剝削。團結奮鬥爭取社會主義的未來是唯一的出路。

如需要瞭解更多關於維吾爾族人民遭受壓迫和爭取自由平等鬥爭的情況,請點擊鏈接閱讀文章《新疆的民族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