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永康:習近平打到「老虎」了嗎?

2013年十二月月20日 上午 8:11Views: 351

「國安沙皇」受調查調查,震撼中國政局,中共權鬥進入新階段

文森特‧科洛,中國勞工論壇(chinaworker.info)

根據《路透社》和《紐約時報》等國際媒體的報道,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其家屬和家庭勤務人員,涉及貪污等罪行,正面臨正式調查。最高級別決定將周永康及其妻軟禁。早幾個月就有流傳,周突然受到反貪調查。周永康在2007到2012年間是中共的頭三號人物,掌管政法委這個令人畏懼的國安機關。在他的管治下,中國國安預算(法院、監獄、檢查和警察)從2008年的4,060億元躍升到2012年的7,020億元,與越南的GDP相約。

海外媒體報道稱,根據「內部人士」透露,在12月初,習近平領導的政治局決定對周永康發起正式刑事調查。此前,幾名與周永康關系密切的國企石油的主管和前主管,以及四川省黨委的前任領導人,已經被逮捕和受調查了。調查人員的策略被形容為「打虎之前先拔牙」。這批人似乎希望獲得輕判,因此坦白從寬,令當局搜到周永康的罪証。當中包括據聞被調查員關押數月的周永康之子周濱。

海外媒體報道,對周永康及其家屬的指控,不止於龐大貪污,而且還涉及謀殺前妻、涉及有組織犯罪和圖謀推翻現任中共領導習近平等罪行。這些報道展現出一幅謀反的畫面,轟動性甚至蓋過震驚一時的薄熙來案。今年較早,與周永康關係密切的薄熙來,在一場受到操控的半公開審判騷後被判無期徒刑。而周永康家族的貪污據信可能高達數百億元,罪行驚人得令中共高層面對兩難局面。因為在對周永康的調查審判中,可能把整個政權拉入政治醜聞的泥潭。

貪污滲入中國每個角落,但高官貪污案件在中國並非真的針對貪污,而是內部政治鬥爭的工具。習近平通過高調的反貪運動,表示要「老虎、蒼蠅一起打」,來重塑嚴重受損的公眾支持,而且同時打擊統治精英內部的潛在反對力量。政權為了私人資本的利益計劃重組國企,反貪為此提供了重要的掩護。許多評論家解讀,從習近平打擊周永康,可見他已經成功鞏固了個人對一黨專政政權的控制。周永康被比作為斯大林手下邪惡的秘密警察頭子拉烏潤提‧貝利亞。打壓周永康這樣醜惡的人物,無疑會在中國廣泛階層的群眾中大受歡迎。

Trial of Bo Xilai in August 2013

2013年8月的薄熙來審判

「正式逮捕」

儘管沒有官方聲明,《紐約時報》(12月15日)引用接近中國領導人的消息人士,報道了周永康的軟禁。「這不是像在之前幾個月的時候,之前[周永康]受到的是秘密調查,受到的限制較寬鬆。」該報引述一名和黨內精英有親屬關系的律師:「現在是正式的[調查]」。

本事件突顯出中共內部危機,加上正在上演的戲劇性換血,會對黨國的走向產生深遠的影響。文革以來還沒有一個像這樣重要的中共領導人或退休領導人被清洗。如果案件進入審判,將成為現政權自1949年建立以來,首位政治局常委受到謀殺和貪污的指控。

儘管無法知道內部鬥爭的全部畫面,習近平拉倒周永康,似乎是他集中權力到個人手中的新一步,並給其他潛在的對手發出警告。反過來,這反映出中共政權的僵局。中共拼命推行新自由主義的經濟重組計劃,從而避免迫在眉睫的債務危機,以及滑向日本式的停滯。這一過程在本刊文章《三中全會:推進市場,加強獨裁》中有詳細討論。周永康案曝露出,在社會矛盾一觸即發下,中共所面臨的政權合法性危機。習近平面臨巨大壓力時,他要通過抓捕像周這樣的「老虎」,表現出他是認真的致力於「改革」的。對習近平來說,無論幹還是不幹,都是個高風險的策略。

習近平打擊周永康,似乎準備挑戰「入常無罪,入局免死」的潛規則。這些領導人或前領導人中很多都是中國最有權、最貪腐的商業集團主管。無論這些精英人物如何看待周永康,他們也會擔心自己利益受威脅,因而極度不安。這提出問題,關於權力鬥爭未來走向,以及保守派可能作出的反應。「前常委擔心中國現任領導人會瞄上他們…」芝加哥大學教授楊大利告訴BBC。

「石油幫」

周永康通過國有石油行業扶搖直上,成為90年代末中國最大石油天然氣生產商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的總經理。他被視為「石油幫」的領導人物,掌控國有壟斷石油行業這塊封地,並利用這控制權來積累巨額個人財富。今年早些時候,清洗石油幫等於在周永康頸上套繩圈。根據《紐約時報》引用一名匿名前反貪調查人員,「周家族在石油行業的活動可以提供很多潛在的非法財富來源,包括油田經營權、服務合同、設備銷售和石油配送。」

香港媒體《蘋果日報》報道,周永康之子周濱僅從重慶市的一些公共項目中就撈到了100億元。一些海外媒體報道,周濱去年逃到新加坡或者加拿大。據報道,他在2013年9月被帶回中國,據《每日野獸》稱,他同意配合對其父的調查以換取寬恕。

據信與中共反貪沙皇王岐山有關的《財新》雜誌,連續報道一系列從石油行業獲利的家庭關係。這些文章提到周永康的兒子、兒媳及其親家。正如在2011年以來對前鐵道部的反貪清洗,政權打擊中石油領導層有兩個目的,不只是針對周永康,更是為了加速市場化改革,可能讓私人資本掌握更大份額,甚至將中石油分解為幾個更小、更「靈活」的公司,來馴服這個最顯著的「既得利益集團」之一,讓其不再繼續阻礙領導層更廣泛的新自由主義重組議程。

在薄熙來的審判中,當局局部失去控制,但公審周永康比公審薄熙來更具風險。儘管周永康不像薄熙來那樣享有相當程度的公眾支持,但政治風險仍然很大。周永康作為管治警隊和法院的前政法委,若被揭露為頭號罪犯,哪怕審判和公佈是周涉嫌的罪行的一小部分,都會曝露政權核心的腐敗程度,有可能增加群眾對整個政權的厭惡。

從最近其他一些腐敗案件可見(例如薄熙來和劉志軍的審判),指控很可能會「縮減」具體的腐敗金額,來掩蓋官員掠奪的程度,並保護其他中共官商。如果周永康被正式起訴,案件很可能集中關注經濟犯罪,而不是指控陰謀暗殺,或者推翻習近平等領導人。這些指控過於敏感而可能危害政權,曝露其內部混亂的程度。但是控制這個過程極其困難。因此,還有待觀察習近平和中共領導層如何處理這一案件,以及會否嘗試把事件隱藏在幕後。不過,很明顯周永康事件開啟中共內部危機進一步深化的新階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