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國:持續以久的政治危機

2014年二月月6日 下午 4:15Views: 91

工人階級和農村貧民需要自己的政黨

拉維昌德蘭(Ravichandran), 工國委(CWI)馬來西亞支部

自從2006年推翻他信的軍事政變後,泰國一直持續著現時的政治危機。他信是一個由億萬富翁轉變而成的政客。這場危機當中,包括了他信的政黨及其支持者與民主黨政治精英之間正進行的公開衝突。

這場危機並沒有完結的跡象。

在這次分裂中,在泰國北以至東北部的貧農和部分工人階級支持他信的陣營,而大部分的中產階級、另一部分來自曼谷的工人階級和來自南部的群眾則支持民主黨。這次的分裂能持續下去主要源於政治真空,在泰國並沒有力量可以聯合貧農和工人階級,並代表他們的訴求。這讓不同陣營可以繼續收割群眾的渴望,包括王室、軍方和資本家。

Thai Protesters Reject Talks as Yingluck Survives Censure

政治危機

最近在曼谷的衝突是從2013年10月開始的。當時,由民主黨支持者和前黃衫軍組成的民主改革委員會(PDRC),計劃將由英祿(他信妹妹)領導的執政黨(為泰黨)趕下台。民主改革委員會指控英祿嘗試大赦一些曾被指控貪污罪和濫用權力的人,只因那些人會讓在海外流亡的他信回國。他信自2008年起為避免入獄而在海外居住。

由於受到街頭抗爭、曼谷多處被佔領的壓力,加上政府有可能被趕下台,英祿宣布解散政府,並在2月2日重新舉行大選。她並對自己政黨勝出有信心。但得到司法體系、軍隊和泰王支持的民主改革委員會,則希望避免這場選舉,以及親他信政黨回歸。他們透過佔領政府辦公室進行抗議,並要求成立一個不經民選的「人民會議」,制定新憲法,以取代選舉。軍方和警察認為現時的集會尚算和平,故與示威者合作。但縱使如此,在示威地點仍有最少10人死於狙擊槍和炸彈下,雙方均指責對方是挑釁的一方。

在1月21日,英祿宣布曼谷進入緊急狀態60日。但這並不能阻止示威繼續。在大選前提前投票的時候,在示威者阻攔曼谷票站期間,一個反政府陣營的領袖被擊斃。

但考慮到捲入衝突的雙方主要力量的特征和政治傾向性,這場衝突是沒有出路的。由於民主黨杯葛2月2日的選舉,意味著英祿會重新上台。民主改革委員會的反抗並不會完結。如果兩邊之間的政治摩擦不能被控制,軍事政變或司法部介入以宣告選舉無效,都會有可能發生。由於在他信時代一些貧農獲得過些許利益,這會令他們害怕失去這些利益,從而激起。如果仍然沒有任何解決方案,衝突變得更為惡劣,甚至內戰有可能會爆發。

「人民議會」抑制民眾

民主改革委員會則希望組成「人民議會」或一個非民選的政府,以取代英祿政府。根據他們的發言人所講,民改會目標是改革憲法,並終結由2001年他信所開始的政治壟斷。根據他們的保守特色,人民議會將會代表與軍方和皇室有聯繫的大商家的利益,並削弱在他信執政期間冒起的裙帶資本家的經濟主導地位。

人民民主改革委員會的議題將不會得到他信支持者 「紅衫軍」(大部分是郊區貧農)所支持。至今,他們在曼谷外發起了一系列示威,並發起一個Facebook宣傳運動,以支持英祿發動的選舉。

自1930年代開始,君主立憲制容許了議會民主制的元素,但由此不論是透過選舉或政變誕生的政權,都是殘暴不仁的,不斷打擊貧窮農民/鄉民、工人階級、青年和學生的福利和民主權利,及拒絕在南部地區的穆斯林少數族群的自決權。

他信政權並沒解決工人階級和農村貧民的社會和經濟需要,而只是利用民粹和機會主義的議題引誘貧民的選票以滿足自己政治權力的欲望。執掌政權近6年裡,他信和其密友的財富大大增加,而他信現在則是泰國十大首富之一。

只有設立一個由工人階級、貧窮農民及社會的其他階層人民民主選舉出代表的革命制憲大會,一個真正滿足他們需要和福利的方案才會得以實現,而並非人民民主改革委員會偽造的「人民議會」。

邊緣化的農村和城市貧民

人民民主改革委宣稱,當「人民議會」取得權力後,會終止他信時代的民粹政策(包括全民保健和土地債務終止計劃)。這肯定了他信的貧農支持者的恐懼

在泰國歷史,於經濟繁榮前期(1968-1986)和繁榮期(1987-1996)在軍事統治及各個親資本家政府下,泰國社會經歷了廣泛的不平等,而鄉村貧農幾乎完全被城市地區的重大經濟發展排除在外。

泰國貧困者聯盟(Assembly  of  the  Poor)是一個於1990年代惡劣經濟危機中在農村和城市貧民中建立威信的聯盟, 支持了他信,而並非提出代表工人階級和農村貧民的獨立綱領。他們單純地寄望於兩害相權取其輕, 沒有明白他信政綱帶著民粹姿態,具資本家的特質。因為過往從沒政黨執行過這樣的民粹措施,他信的政黨通過這些措施,將自己與泰國史上的所有其他政黨區別開來。

泰國經濟現在非常倚賴在城市地區,例如曼谷的工業和製造活動,雖然超過60%的人口仍在參與各種農業活動。這表示,泰國資本主義的大部份財富是從城市地區的工人階級產生的。曼谷的工人階級也受著英祿政權的新自由主義議程攻擊。

工人階級領導

資本家媒體和外國的領導人表示,「人民民主改革委員會」應該跟英祿政府談判以結束政治僵局。他們害怕一個非選舉產生的「人民議會」或軍事接管不會結束這僵局,而這只會令經濟變壞及損害大企業的利益。這是兩個資本主義政黨間爭奪政治權力的爭執。他們並沒真正關注貧困或普通人民,而只利用人民作為遊戲的棋子。

貧農和工人階級有著共同的剝削者:資本家。他們應該聯手建立一個能夠挑戰資本主義統治的力量。聯盟亦可以吸引學生、中產群眾等社會上同樣正在追求制度變革的階層。這個政黨應以社會主義綱領為基礎,成為一個替代「黃衫軍」和「紅衫軍」兩個資本家陣營的選擇。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