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為婦女權益而戰

2014年三月月25日 下午 5:35Views: 226

全中國最「富裕」的城市裡,婦女卻深受性別主義、歧視性法例,以及貧窮打擊

鄧美晶與Vincent Kolo 中國勞工論壇

三月八日(星期六),社會主義行動(CWI香港)連續第四年發起國際婦女節集會,在銅鑼灣時代廣場外,聚集起不同國籍的婦女,大約有40人出席。重要的是,這是香港唯一真正的「國際」婦女節活動,目的是從不同的族裔社群和各分散的鬥爭中,展現出需要團結抗爭,打倒歧視和女性壓迫。

國際主義

在今年的集會裡,有來自非洲、中國內地、印尼、菲律賓、斯里蘭卡的婦女,與香港的男女社運分子參與。多個組織有發言人,包括「難民聯會」。難民發動了數月的佔領行動,反對政府營運的難民服務歧視和貪污。社民連、蕩婦遊行香港、香港女同盟會也有發表講話。

2014年,外傭對抗奴隸式的僱傭法律尚在進行,這是香港最受注目的婦女與工人抗爭。印傭Erwiana被僱主暴力虐待七個月,演變成國際議題,香港被稱為「現代奴隸制」社會。就此,本年舉行了幾場大規模的遊行都相當成功。香港約有330,000名家庭傭工,在歧視性的法律中生活和工作,大多數來自菲律賓和印尼,也有些來自泰國、尼泊爾和緬甸。她們工時極長,現時幾乎沒有法律保護她們對抗無情的中介公司的經濟勒索,或者在家中遇到的身體虐待。

三月八日,「難民聯會」的Adella在時代廣場發言

三月八日,「難民聯會」的Adella在時代廣場發言

對外傭的剝削

常見到,中介公司收取外傭「介紹費」或「合約費」港幣21,000元,等於她們首七個月的薪金。每次外傭找新僱主,就要再次徵收此,所以就算遇到僱主暴力虐待,也嚇得不敢終止合約。政府的「僱傭同居」規定, 令外傭要24小時隨時候命。許多外傭一日工作18-20小時,而因為香港的居住空間細小,在家中毫無私隱。外傭一般睡在客廳,有時睡在走廊,或廚房地上,令她們更易受暴力對待、騷擾,甚至是是性騷擾。對外傭的壓迫是對所有婦女制度性壓迫的極端例子,影響到所有本地工或外勞。

三月九日(星期日),是外傭一週裡唯一一天的假期,由多個外傭團體組成的聯盟舉辦遊行,超過1,000名外傭參加。「We are workers, we are not slaves!(我們是工人,不是奴隸!)」的口號響徹天際,獲得不少旁觀者的支持。

是次遊行特別針對政府最近輿論上攻擊「跳工」,同時港府企硬反對廢除壓迫外傭的僱傭條例,例如僱傭同居規定和兩星期條例。後者強令外傭需在合終結束後十四日內離開香港。

最近,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健宗表示:「…容許外傭在外居住,會偏離輸入外傭的基本原則。」但如印傭工會(IMWU)代表Sringatin在遊行當天向傳媒表示,這規定阻嚇外傭投訴僱主,因為她們不單會失去工作,還會失去居住地方。遊行者譴責政府指控她們「跳工」, 在現行規定下這實質上並不可能。

「We are workers, not slaves!」Erwiana受虐事件突顯了對外傭的剝削

「We are workers, not slaves!」Erwiana受虐事件突顯了對外傭的剝削

儘管這是國際婦女節最大規模的遊行,任何支持婦女權益或女權主義的組織明顯都應參加,但除社會主義行動外,當日參與的香港團體寥寥可數。多名外傭組織發言人也有講話,包括「Justice for Erwiana!」運動的Eni Lestari,她報告說她最近曾到印尼探訪Erwiana,以及她的家人和支持者。「香港難民聯會」的Puji Babul亦以印尼語發言。

暴力對待女性

在銅鑼灣時代廣場舉行的三八婦女節集會得到「香港蕩婦遊行」的支持。「蕩婦遊行」以反對性暴力為題,而社會主義行動幾年積極協助建立。根據「關注婦女性暴力協會」的數據顯示,在香港,每七名女性中就有一名是曾經歷過性暴力對待。社會主義者解釋,資本主義建基於性別和階級壓迫,是女性受暴力對待的根源。

從很多例子可見,國家機關中(法官、警長以至右翼建制)鞏固性別壓迫、宣傳剝奪女性權利和自由的思想。上年,保安局局長黎楝國批評女性應該少飲酒免被強姦,就是當中的「典範」。這言論觸動激怒很多人(尤其是女性),令她們更積極去挑戰性別主義思想,以及製造此思想的制度。

三月九日,外傭遊行為Erwiana及所有外傭討回公義

三月九日,外傭遊行為Erwiana及所有外傭討回公義

嗇吝的福利開支

同一群政客在兜售守舊的女性觀念之餘,亦延續性別不平等的經濟政策上。新自由主義政府的政策下,公共開支變得傾斜向大財團(《經濟學人》將香港評為裙帶資本主義之中的首位),而忽視老人和兒童的護理服務。這迫使很多貧窮家庭的婦女留在家中,無償照顧家庭。或者如果家庭較為富庶,則聘請低薪家傭,以照顧兒童或老人。

在三八集會裡,社會主義行動其中的一個主題是全民退休保障。香港作為全球最發達經濟之一,卻沒有這一保障。現時制度排除了未經正式聘用的家庭主婦,剝奪了女性應有的退休保障。

因此,在香港每三名老人中就有一名是活於貧窮,當中的大部分是女性。超過3萬名已介乎退休年齡的女性,依靠每天在街道上執拾廢紙皮謀生。

難民抗爭

本年度三八集會的其中一個重要特點,就是有女性難民參與。她們現正在佔領社福署總部大樓外的街頭。「難民聯會」派了大群人參與活動,一名來自烏干達的女難民Adella講話,解釋為何她們正在抗爭,以及女性在當中的重要角色。社會主義行動支援「難民聯會」的佔領行動,尋求方法克服政府造成難民的孤立,並將事件向外宣傳。當天,「難民聯會」的街站反應良好,可見到有潛力爭取很大公眾支持。

除了出版中文雜誌之外,香港社會主義行動、工人國際委員會(CWI)在中國和台灣的支持者也出版了女性抗爭特刊,紀念國際婦女節,並接觸到不能閱讀中文的女性(例如外傭和難民)。較早前,我們派發了四種不同語言的傳單(中文、英文、菲律賓語和印尼語),聲援外傭抗爭。

如有興趣訂閱我們的《女性抗爭》的英文小冊子(HKD 10/本,附加郵費HKD 10),可以電郵至socialist.hk@gmail.com

國際婦女抗爭的英文小冊子,由社會主義行動出版

國際婦女抗爭的英文小冊子,由社會主義行動出版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