佔院運動進入關鍵階段 - 運動需要內部民主,蔓延至學生以外的社會階層

2014年四月月3日 下午 9:27Views: 39

致勝的關鍵:組織由下而上的全台罷工罷課!

工國委(CWI)台灣

反服貿佔領立法院運動踏入第三個星期,這場運動撼動了台灣和中國的統治菁英,當地的統治者都恐懼這將變成群眾反抗的示範。這場運動明顯不單單關於服貿協議,而是反映對經濟不公義、馬英九政府不民主的深深忿怒。馬英九政府在血腥鎮壓佔領行政院後,又動用媒體抹黑運動,更以黑幫勢力威脅抗議者。可惜政府徒勞無功,330的凱道大遊行,超過五十萬民眾上街!

最新消息,萬泰銀行工會投票大比數通過罷工,並將會確定罷工日期,很可能在本月中下旬發生。單是這一消息就會鼓動起群眾聲勢。正如工國委(CWI)從鬥爭開始時就指出,工人罷工將會是反服貿運動的轉捩點,因為工人的經濟權力可以在實際利益上打擊政府與商家。

可惜,如果示威學生的發言人有強調以上這點,罷工罷課的聲勢會更大,尤其在3月24日佔領行政院被鎮壓後,罷工罷課曾獲得巨大迴響。可惜,由於學生領袖對自己的力量太有信心,對工人階級力量的信心太少,令這機會錯失了。當然,即使要組織全台的罷工罷課運動,仍要跨過不少障礙(工會與校方官僚的打壓),但只要有清晰明確的方法,組織全台24小時總罷工是絕對有可能的。

twprotest-1

運動領袖會與政府達成協議嗎?

3月30日(星期日),五十萬人上街到凱道抗議,我們見證了台灣群眾抗爭的歷史。但是, 在這波瀾壯闊的遊行後,學生領袖未能提出運動如何升級,向馬英九增加壓力,而且沒有譴責3月24日警察鎮壓行政院的暴力。相反,學生領袖的立場變得與民進黨政客愈來愈接近,並淡化對罷工罷課的號召。此外,由於學生領袖依賴學界菁英由上而下發動罷課,並強調個人式的「自主罷課」,而沒有在學生群眾間組織起來。罷課運動目前仍然相當零散。

群眾對流血的憤怒沒有被組織起來,強化運動。此外,學生領袖一直沒有與民進黨割裂,在民進黨的壓力下,其論調與綠營政客愈來愈一致,只要求對服貿「先立法,後審議」,這等同讓服貿小修小補後再「民主」地通過。我們不能排除學生領袖可以一退再退,與國民黨達成協議,輕則贏了半步退讓就結束運動,重則完全妥協、無功而返的可能。

但是,萬泰罷工,加上學生領袖愈來愈受到激進派的壓力,可以迫使學生領袖再走遠一點。甚至如果萬泰罷工引發連鎖效應,工人階級在運動的角色將會大大提高,取代目前軟弱的領導。

不要「黑箱」領導層 運動需要民主化

黑島青等學生團體衝進立法院,啟動了佔領運動。這些團體都是規模細小的典型社運組織,他們可以在抗爭中扮演重要的角色,並有權在運動中具佔一席位。但這些小團體並未有準備進行大規模的群眾運動,更莫說自封為唯一領導。現在,有需要向工會與工人組織、學生組織、政黨與政團,以及想參與抗爭的人打開大門,建立廣泛的代表架構。

在數以十萬人的鬥爭裡,有必要舉行群眾民主大會討論鬥爭的策略,以及其主要訴求。所有與政府的談判,都需要有大會選舉產生的代表參與。因此,工國委(CWI)一直強調在每間學校、工作場所成立民主的罷課/罷工委員會,並定期在佔領現場舉行大會。

學生領袖受到國民黨的壓力下,加上與民進黨合作,愈來愈淡化運動的訴求。在沒有民主決策下,他們有可能與政府達成協議,淪為運動的剎車掣。工國委(CWI)強調,任何與國民黨達成的協議,或者解散運動的決定,必須要在民主大會上決策。

運動要延續下去,必需要開放予社會各階層參與,召開群眾大會討論重要決定,並投票產生代表,建立民主的架構,確保可以有清晰的方向走下去。不幸的是,正如愈來愈多年輕參與者所批評,主導的學生團體以官僚的方式由上而下操控運動。這只限制參與者的行動自由,只會阻礙群眾自我組織的發展。組織工作控制在一小撮的學生手裡,很可能會令他們疲倦而無法繼續下去,縮窄了抗爭的規模。

甚至有聲音指,學生糾察隊禁止批評者在立法院現場派發傳單和發言。這在華隆罷工裡就曾經發生過,學生自恃為社會菁英,代替了工人決定罷工的策略,甚至以不民主的方式禁制不同意見的討論。

運動的民主架構不是奢侈品,而是致勝的基本條件之一。過去一個多星期裡,工國委(CWI)的刊物銷售與成員招募已經取得佳績,我們將會用參與這次運動所得的資源,宣傳將運動民主化為的當前任務,並積極連繫任何對目前學生領袖持批評態度,並願意為此奮鬥的組織。我們亦需要集結學生支持者,在學校內進行街站宣傳,召開大會,全力宣傳全台罷課。

twprotest-feat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