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24天的佔領立法院運動結束

2014年四月月10日 上午 10:27Views: 135

「太陽花運動」的啟示

以下為工人國際委員會(CWI)成員鄧美晶(Sally)赴台參與運動的訪談

台灣見證了一場前所未有的群眾運動,由3月18日,200名學生佔領了立法院,阻止台灣與中國簽訂一項具爭議性的《兩岸服務貿易協議》。一些媒體評論員形容此次運動是「亞洲之春」的開始。

這場運動被倉促結束的方法引起了許多問題,包括此次運動究竟達成了什麼訴求、以及哪一種社會力量可以真正挑戰新自由主義的經濟政策和貿易協議。

我們採訪了負責協調工國委(台灣)參與此次運動的成員鄧美晶。

台灣「太陽花運動」的領袖宣佈結束佔領立法院行動,這代表什麼?

國民黨立法院院長王金平承諾「監督條例立法前,不協商服貿」後,立法院內的學生領袖表示他們將於4月10日星期四退場。

我們(工國委)並不認同學生領袖解散佔領運動的決定,以及他們不民主的決策方式。

這場反政府運動由3月18日開始,發展成一場歷史性的運動,動員了超過五十萬台灣群眾上街遊行,期間更一度號召罷工罷課,要求馬英九退回服貿。這引起了大學間廣泛討論,甚至一些大學某程度發動了罷課。可惜的是,如這場運動沒有被倉促解散的話,是可以爭取到更多成果的。

由於政府並未真正在服貿問題上讓步,因此抗議行動必定會繼續下去。但由於立法院的佔領被視為運動的核心,要重新凝聚動力將更加困難。對於接下來的行動,很多人充斥著疑惑。

國民黨總統馬英九與立法院長王金平

國民黨總統馬英九與立法院長王金平

是否代表運動戰勝了政府?

不是,並不能視為勝利。政府作出的讓步是極小的,而且相當含糊。

我們在過去三週,見證了的群眾運動,可謂驚天動地,330有五十萬人參與遊行,寫下了歷史紀錄。

全台灣的大學共有84個系所或社團表示支持罷課,儘管並未協調,實際上也不是集體性的罷課,而是傾向於自主行動。儘管如此,群眾的意識依然前進了一大步。而罷工罷課作為一種抗爭的策略,正被社會廣泛討論。

最重要的是,有工會開始討論要不要發動罷工。儘管許多工會受到國民黨控制,並表示支持服貿,但仍然有萬泰銀行工會於上週投票通過罷工決議。可是,由於現在立院已經宣佈退場,罷工是否實行成為未知之數。很可惜的,確實是浪費了一個大好機會。

這場群眾運動本來可以贏得真正的勝利,能夠迫使政府廢除服貿、甚至迫使政府高官下台,包括總統馬英九在內-他的支持度只有9%,是台灣民選以來民望最低的總統。由此可判斷,學生領袖的決定放過了馬英九政府,錯過了寶貴的機會。

現時必須做的,是重新凝聚動力、組織起來,並汲取教訓。

可否解釋一下佔領行動結束的細節?

退場的決定是基於王金平所作出的承諾,王金平是執政國民黨的其中一位領導人物,在黨內與馬英九陣營進行權力鬥爭。也許馬英九私下也同意王金平提出的協議,以結束佔領運動,但馬從未親自作出任何承諾,為了保住面子,他一直堅持的服貿也被保留。

即使王金平提出「先立法再審查」的條件非常有限,但也可能會被執政黨中其他派別所推翻。我們不同意學生領袖接受這些空洞的條件,然後宣佈退場。

我們認為,學生領袖過於依賴民進黨,民進黨支持這次運動,但與大多數人的立場不同,他們並不主張廢除服貿。

一個主要的退場理由是「學生要回校準備考試和讀書」,而不能永遠佔領立法院。你可以這樣說,但在退場前應該宣布新的集體行動、新戰略,並且民主地辯論如何持續對政府施加壓力。

我們(工國委)從不認為佔領是唯一手段,事實上我們曾經警告,佔領行動是有局限性的。

佔領是全世界常見的抗爭手段,是一場抗爭必須的,它可以成為群眾運動的召集點,就如今次台灣的運動。但只靠佔領的話,是永遠不夠的。它必須作為下一個階段的踏腳石,例如將行動升級至罷工罷課。但今次學生領袖並未提出任何具體建議,他們說「轉守為攻,出關播種」,將這場抗爭「帶回到全體人民手上」,並以「另一種形式」持續下去。但究竟是什麼呢?現階段這些都只是空談。

因此這惹來很多批評的聲音。16個團體組成了聯盟,在本週召開了記者會。

一些原本在立法院內佔領的人表示退出決策小組,因為不認同學生領袖不民主的決策方式,尤其是關於退場這樣重大的決定,他們認為應該與所有的民眾公開討論。其他的團體雖然不同意未爭取到實質訴求便退場,但表示尊重學生領袖退場的決定。很遺憾地,反退場的團體也無信心提出其他替代的方法。

學生領袖:以由上至下的方式控制運動

學生領袖:以由上至下的方式控制運動

那麼工國委有甚麼替代的方案?

我們主張全台灣的大學和國高中罷課,並以此發展為二十四小時的總罷工。

如果學生領袖沒有決定退出佔領,再發起罷課罷工,之後才退出佔領立院的話,那麼結束佔領立法院本身就不是一個決定性的問題。

但是未表明「下一步的行動」就結束抗爭,是一個很大的問題。這造成很多混亂,並且讓政府拿到主導權。

在學生領袖宣佈退場的同時,媒體正在大力抹黑示威者,警察正起訴參與曾佔領行政院的學生和民眾。

我們認為,政府正深陷危機中,他們命懸一線,只需推它一把便會下台。佔領行動需要升級,我們認為,罷課罷工是關鍵的。在這種狀況下:「不進則退」,這就是要汲取的教訓。

如果能迫使馬總統及國民黨中止服貿,將嚴重打擊他們的權威。這是絕對可能發生的,因為政府和統治階級非常擔心這場運動的規模及政治影響。雖然許多團體不滿退場的決定,卻也的確沒有堅定的主張。

現在不清楚立法院長王金平的承諾會否兌現,而且國民黨在立法院佔大多數席次,故儘管民進黨提出一些修正案,服貿仍然可以通過。

我們認為,修正案是次要的:他們並沒有改變服貿協議新自由主義和與勞工對立的本質。

4月7日,批評運動內部欠缺民主的團體召開記者會

4月7日,批評運動內部欠缺民主的團體召開記者會

有那些團體參與此次佔領行動呢?

主要的學生組織是黑色島國青年陣線。他們受「泛綠」的民族主義陣營影響,他們所支持的台灣獨立,越來越受到年輕人歡迎。

在這議題上,工人國際委員會支持台灣的自決權。我們拒絕中共獨裁政府所宣傳的「大中華主義」,但我們同時也反對種族主義-現時掀起的反大陸人浪潮。

若果沒有團結的工人抗爭,是不可能擊敗資本家的貿易協定,民族主義由資本家所煽動,因為此種族主義情緒幫助資本家去分化工人階級。

學生之間,包括立院內的「黑島青」學生也發生不同的分裂。主導運動的領袖以非常不民主的方式運作,是一種由上至下的官僚的方式,而這也是他們結束這場運動的方法。

在示威遊行期間,學生糾察隊曾經沒收其他團體批評學生領導的傳單。

進入議場的人需要被嚴格挑選,他們指這是要避免政府派出的間諜混入。但其實可以有其他方法。

台灣的佔領運動與世界上其他國家所看到的並不是那麼不同。即使他們表示反對領袖及抗拒政黨,在這些自發性的抗爭中,這些領導運動的小型團體可以急速走向官僚化,尤其是如果這些組織產階級為基礎。

在台灣,並沒有任何工人階級政黨,以民主架構和辯論作為傳統。

兩年前,在香港反對國民教育的佔領政府總部運動時,亦曾經發生類似情況。

自發的學生團體主要透過社交媒體冒起,在媒體吹棒下意外地成為這場運動的發言人。

運動缺乏真正的民主,領袖想要防止這場抗爭變得過於激進,也避免明確提出政府下台的政治訴求。

黑島青在臉書上擁有超過30萬個「讚好」,但在現實中仍是一個小組織,而且領袖們的決策都沒有經過投票或真正的討論。

這不只是我們的觀點,在過去幾週,一些佔領立院決策小組成員因有不同意見,而退出了議場。這些不民主的決策方式也是其前成員所抗議的。

3月23-24日警察鎮壓,150名示威者受傷

3月23-24日警察鎮壓,150名示威者受傷

有人說這些分裂會分化整場佔領運動,不是存在這個風險嗎?

是的,324佔領行政院行動便是一個例子,當千名學生民眾嘗試佔領行政院時,鎮暴警察殘暴鎮壓。佔領立法院的領袖並不支持佔領行政院。佔領行政院是因為很多年青人開始鼓燥起來,認為立法院的領袖太過由上而下,且傾向妥協。

警察鎮壓後,當時的學生領袖應該更集中在譴責警察鎮壓,並以這例子作為警告,告訴群眾:政府為了打壓運動,可以不擇手段。

媒體試圖歪曲事實,令學生看起來是違法的「暴民」。在這場鎮壓行動之後,政府動用外圍勢力,委託與國民黨有關的黑道、流氓(飆車族)、「白色正義聯盟」等,發動反遊行和嘗試騷擾佔領運動。

工人國際委員會(CWI)認為,這表示了需要工人更直接地參與抗爭,呼籲工會到來幫助組織糾察隊與自衛隊。 我們以土耳其為例,當地去年的公務員工會發動了罷工,抗議警察暴力鎮壓佔領運動。

下一步將會發生什麼?長遠來說,太陽花運動會有怎樣的影響?

現在的任務是組織並汲取教訓。

佔領結束後,政府一定鬆一口氣,然而對於群眾來說,是失去了一個機會,但並不代表情況會倒退到318前的情況。

正如列寧所說:「一盎司的經驗勝過一公噸的理論」,過去三週以來,群眾持續累積了龐大的經驗。

而現在已經有抗議繼續進行,這場運動所產生的效果對政府來說是很大的問題。

這場鬥爭帶給了許多人向體制挑戰的自信。

也許更重要的是,這場運動令社會廣泛討論全台罷工罷課的議題。

儘管沒有發生,但現在它成為社會中討論的一部分,令討論的層次比過去更高。

這證實了我們一直所說的,學生可以在發動抗爭中扮演很好的角色,但他們永遠不能完成抗爭,尤其是當抗爭只停留在學運的層面,而這卻是佔領學生領袖所希望的。

這令社會主義者更容易地解釋,工人階級是抗爭中最重要的力量,這也是為何我們需要建立一個工人政黨,以對抗資本主義與民族主義(親中VS反中)的陣營。

工國委(CWI)台灣的街站

工國委(CWI)台灣的街站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