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Erwiana回港 再次受到折磨

2014年四月月18日 下午 3:42Views: 238

就外勞權利問題,香港與印尼政府亦應受審

社會主義行動 報導

對33萬名在港外傭而言,Erwiana回港是一件大事。4月29日,Erwiana前僱羅允彤的虐待案將會續審。4月7日,在家人和支持者的陪同下,Erwiana自印尼返港準備出庭作證。羅允彤面對的指控,包括嚴重傷害Erwiana和另外兩名前僱員的身體。在Erwiana案受到國際關注後,這兩名外傭也鼓起勇氣,挺身而出指證其前僱主。

1月10日,Erwiana在滿身傷痕的情況下,被僱主以一張機票送回印尼,迄今是她首次回港。此前的8個月,她一直遭受到虐待、毒打和營養不良等折磨。在印尼治療她的醫生指她大腦嚴重受損,還有其他傷害。入境處官員被問及為何在機場時對Erwiana的傷痕視而不見,他們回應指,由於她的「皮膚較黑」而無法察覺。

被官員「軟禁」

但不公義仍未停止,Erwiana回港後又再次受到折磨。在香港警察的合作下,印尼官員扣留了Erwiana及其隨行者,強迫她留在印尼領事館。一群香港支持者與外傭權利分子因而不能與她會面。外傭團體的法律顧問,大律師Robert Tibbo說:「Erwiana返港後的情況令人震驚。」據報告,香港警察威脅Erwiana,假如她不聽從領事官員的指示,就會將她驅逐出境。

翌日,在印尼領事館外有一場示威,約有50名外傭和支持者參與,要求「釋放Erwiana!」。領事館受到壓力下,扣留Erwiana 24小時後允許她離開。「為Erwiana爭取公義及捍衛外傭權益委員會」的Eni解釋:「她覺得自己在坐牢。領事館違背她的意願,強迫她留下來。假如她拒絕,領事就不會跟進她的案件。」

從這荒謬的事件可見,香港和印尼當局相當恐懼Erwiana事件帶來的政治影響,以及有可能威脅對外傭的「人口販賣業」,從中兩地政府都能獲利。兩地政府都想控制對審判的輿論,以阻止外傭爭取權益,妨礙外傭爭取香港民眾的同情。

Erwiana回港,被警方與印尼領事官員帶離機場

Erwiana回港,被警方與印尼領事官員帶離機場

現代的奴隸制

Erwiana受虐的醜聞標誌著在港外傭反剝削鬥爭的轉折點。在去年,有一個調查受廣泛報導,當中國際特赦組織將香港的外傭待遇定義為「現代奴隸制」。

報告指:「在港外傭經常遭受僱主嚴重侵犯人權,包括毆打辱罵、限制人身自由、禁止他們進行宗教行為、支付的工資不達最低工資標準、不給予足夠的休息時間,有時甚至與中介機構合謀,無理終止合約。」

Erwiana 的案件激起香港家庭女僱發動大規模示威運動,並有一連串遊行,要求改變現時苛刻的僱傭法律。這些法律把她們困在勞動市場下不受管制和保護的灰色地帶。

各大外傭團體和新興工會有三項主要訴求:

  • 廢除「兩星期條例」。該條例要求,外傭被終止合約14天內必須找到新的工作,否則就要離開香港。
  • 彈性執行「留宿條例」,允許外傭於僱主住所外居住。
  • 反對中介公司濫收中介費。這是一種債務奴役,即使外傭在遭受虐待,或權利受侵犯時,也被迫留在工作崗位。

羅允彤受審

社會主義行動成員JACO一直積極反對種族主義,並捍衛外傭權利的指:「在即將到來的審判中,被告席上不僅有Erwiana 的前僱主,也應有香港和印尼政府。兩地政府的政策令虐待變得泛濫。」

4月11日,香港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透露,羅允彤除了被指控刑事傷人罪外,還有沒有根據僱傭條例支付她的三名前僱員工資以及給予假期。法律規定,家庭傭工享有每星期一天休息,以及一年12天的法定假期。政府一直等到Erwiana回港,且媒體充分曝光後,才對羅作出上述指控,實在令人難以置信。就像「為Erwiana爭取公義及捍衛外傭權益委員會」的Eni所講:「該部門終於做了早就該做的事,令人安慰。」

在Erwiana的案件中,她的假期被剝奪,並被迫每天工作21小時。在她試圖投訴時,就被反覆毒打。雖然她受虐的案件較為極端,但她所面對的待遇,例如休息時間被剝奪、工資不達法定標準、沒有法定假日等等,在香港並不罕見。

國際特赦組織的調查發現,印尼家傭在香港平均每天工作17小時。沒有外宿權利,外傭就等於要隨時候命,沒有工時監管。在中介機構的債務和「兩星期條例」的壓力下,她們絕大多數都不敢追究僱主的違法行為,以免僱傭合約被終止。

宣揚外傭權利

宣揚外傭權利

嚴待外傭 寬待中介

即使港府和張建宗被Erwiana受虐醜聞所動搖,香港的國際地位亦因此而受到打擊,但他們仍然拒絕改革僱傭條例。作為對Erwiana案的回應,今年二月的政府文件表示:「兩星期條件的主要目的,是為了讓外藉家傭有足夠時間準備離開,而不是為了讓她們尋找新僱主。」

由於本案產生了巨大壓力,港府口頭上答應會嚴格控制「吸血」中介公司,但卻不付諸行動。香港的外傭中介公司濫收中介費已是常態,數額通常超過2萬元,相當於外傭七個月的薪金,遠超法定上限的首月工資10%(即$401港元)。印傭工會(IMWU)的調查發現,近六分之一的印傭在還清中介費用之後就被終止合約。儘管張建宗說,政府將採取強硬措施對付「害群之馬」,但即使根據政府部門的數字。在2013年,1,200多家中介公司中只有六家被裁定違規。

印尼的角色

從Erwiana在香港機場被企圖「綁架」的事件可見,印尼政府重視與港府的商業關係,更甚於保障其工人的法律權利。兩地政府都是建基於資本主義的利潤制度上,在全球「競次效應」下,爭相壓低工資和工作條件,為大企業和商賈鉅富製造了龐大的利潤。

雅加達和香港簽訂了一項協議,據此港府獲得嚴格控制的廉價勞動力,以填補因公共開支不足而造成的社會服務空洞(如安老服務和幼兒托管等),並減輕工時過長對家庭生活的影響。在香港,平均每週工時為48.7小時,比國際勞工組織建議的40小時高出22%。

為此,印尼政府願意為香港出口廉價勞動力,並希望在未來幾年內輸出半技術勞工到港,令兩地政府的關係升格。這等同承認了印尼資本主義的失敗,儘管該國自然資源豐富,但當地數以百萬計的人卻連生活工資都得不到保障。從新加坡到沙特阿拉伯,600萬印尼外傭每年匯返本國的外匯中,在2013年高達88.6萬億印尼盾(600億港元)。數額龐大,相當於其中央政府總支出的7%。這些資金數額解釋了,為什麼印尼當局與港府緊密合作,淡化Erwiana受虐的醜聞。

工人和外勞無法指望從資本主義政府能得到任何公義。只有受壓迫者的群眾鬥爭與自我組織,為真正的變革奮鬥,才是政府會聽的訊息。這即是要將外傭的抗議行動升級,在爭取她們非常溫和的即時訴求時,將之連結到香港、印尼以至亞洲地區廣泛的工人階級鬥爭。這場鬥爭由組建具戰鬥性而民主的工會為起點,以對抗僱主和捍衛工人權利,但同時亦要包括一個取代資本壓迫的群眾政治方案 - 國際社會主義!

「為Erwiana爭取公義及捍衛外傭權益委員會」舉行抗議

「為Erwiana爭取公義及捍衛外傭權益委員會」舉行抗議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