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服貿的五一勞動節

2014年四月月30日 下午 9:00Views: 61

團結抗爭 廢除服貿 廢除派遣工!

本文刊登於《社會主義者》雜誌第26期台灣版

許小明/鄧美晶 工國委(CWI)台灣

五一勞動節是國際工人階級展示力量非常重要的一天,在今年的台灣尤其如此。就在五月勞動節前,台灣經歷了史上一場震撼的反政府群眾運動,反對打擊勞動大眾的服務貿易協定。全台灣數十萬群眾湧上街頭,佔領了立法院內外24天。儘管佔領運動告一段落,但服貿的危機依然存在,除了服貿本身未被廢除外,兩岸監督條例的立法能夠作出的修改也只是少修少補,並不能改變服貿打擊工人的本質。馬英九政府必定企圖將服貿再一次通過,繼續其親資政策。因此,五一勞動節是繼佔領運動後再一次動員群眾的最好時機,將全球工人階級的力量凝聚起來,提出反對服貿等新自由主義的貿易協定,向資本家和馬英九政府反擊。

工人階級是反服貿抗爭中最重要的階級力量,五一勞動節,正是讓工人階級發表獨立聲音的時機,因為勞動者正是資本主義自由貿易下最大的受害者。十七個工會團體號召五月一日勞動節走上街頭,旗幟鮮明反對服貿,是非常正面的。而曾經主導佔領立院的學生也會參與支持。

51tw2014-feat

政府試圖安撫民憤 阻止群眾再次上街 

馬英九政府的權威在反服貿運動中深深受挫,這個「九趴」總統,除了因為連「鹿茸」也不知道是甚麼,成為民眾的笑柄外,也由於堅持保留服貿,令整個國民黨政權遭受打擊,在年底的七合一選舉中,必定流失大量支持。

國民黨政府為了安撫群眾在反服貿運動後的情緒,防止群眾再次上街抗爭,於是口頭上聲稱要實施幫助民眾的政策,如打擊房價,因為難以負擔的房價正是令台灣勞工民眾非常煩惱的問題(見表)。

正值五一勞動節前,台北市副市長張金鶚在4月22日與財政部長張盛和,表達想讓房市「消風」,提出擴大非自用房屋稅,張金鶚建議將目前1.2% ~2%的非自住房屋稅提高至3.6%,又表示目標在2年內將房價減3成。

行政院長江宜樺又開腔,對政府打房,提出具體目標和措施,強調想要讓大學畢業的年輕人,可以些從租得起房子,再到買得起房子,不只要再推合宜住宅以外,還希望能把房價所得比,壓低到10倍以下。

事實上,政府經常採取這種策略欺騙群眾。正如淡江大學產業經濟系教授莊孟翰指出的,國內房價自2010年6月央行祭出房市謹慎管制措施、2011年6月奢侈稅開徵,儘管政府看似盡全力打房,但台灣房價卻還是越來越高。而實際上,民眾也因為被政府多次欺騙打房,已不再相信這些謊言。

《蘋果》最近一項民調指出,僅約2成民眾相信政府調高非自用住宅房屋稅率會對打擊房價有幫助;58%受訪者認為沒有用,「房價還是會飆」。僅20%的受訪者認為這對降低房價有幫助有信心。

長年的房價高漲,也令很多民眾不滿,4月22日,「無殼蝸牛聯盟」等多個團體到財政部門口抗議,高喊:「打擊囤房!禁止炒房!」,批評不動產稅制改革多年,卻沒有任何結果,要求政府官員不要再虛偽,如不再改善,將號召買不起房子的無殼鍋牛族走上街頭。

工資不及16年前 房價所得比世界第一

眾所周知,台灣越來越高的房價導致民怨沸騰,而實際工資在過去16年來沒有上升,這令很多普羅大眾除了生活艱難外,連最基本的住屋權利也被剝奪。但同時,台灣的空屋率驚人,2012年的空屋數高達86萬,為11%,比香港、新加坡、倫敦的3%至6%水準更高。外資湧入,房地產投機炒賣嚴重。

最新去年(2013)第四季房價的所得比中,台北市高升至15倍,也就是說,要不吃不喝15年才買得起房,超越香港,成為全世界第一!根據世界銀行定義,一般標準的房價所得比應低於5倍。同時,貸款負擔率更高達63%,民眾所得有超過6成都拿去繳房貸。

房價所得比,是指住房價格與城市居民家庭年收入之比。一方面房價高漲,另一方面,人民薪資沒有增加。主計總處統計今年1到2月經常性薪資為3萬7736元,是歷年同期最高,也較去年同期增加1.27%;實質薪資6萬3103元,雖較去年同期增加5.95%,但消費者物價指數增幅達17.58%,高於同期間的薪資漲幅13.74%,實際上工資仍不及16年前的水準。

「反低薪、禁派遣」

派遣工是是資本家用來壓低工人工資的手段,是令大家十多年來工資沒有上調的元兇。三月的失業率為百分之四點零三,較前一個月微降,雖然是「亞洲四小龍」之尾,但實際上,沒有很多是「真正」的工作。而越來越多的派遣工,也自08年金融海嘯後,在台灣大幅增加。臨時性或派遣勞工人數從02年的7萬多名,暴增7倍,到去年的57萬名!工國委(CWI)指出,需要透過由下而上,有戰鬥性的工人和工會運動抗爭,不分種族,包括聯合在台的四十萬名外勞,團結抗爭,要求同工同酬。

今年五一勞工遊行主題為「反低薪、禁派遣」,發起的工會及工運團體要求立法禁止勞動派遣、派遣勞工直接僱用、完整勞動三權(工會組織權、爭議權、協商權)、保障工會自主、保障老年退休權益、反對自由貿易、反對國營事業私有化等進步訴求,工國委全力支持。

工會表示,資方仍恣意打壓工會運作及迫害工會幹部,而現時的工會法並不保障勞動三權。工會法第35條明定禁止雇主對於工會運作及勞工、工會幹部參與工會活動有「不當勞動行為」,並於勞動部下設裁決委員會,審議相關爭議案件之申請。工會指出,因裁決機制不具有最終的的司法效力,資方往往聲明不服,轉向行政、民事法院上訴,使勞方當事人陷入漫長的司法體制程序中,最後也是削弱工人面對資方打壓起來反抗的意志。工會要求修正工會法。

受下層壓力 全產總恢復五一遊行

今年的遊行由大高雄總工會、團結工聯、全國金融業工會聯合總會(全金聯)、台灣鐵路工會、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全教總)、全國關廠工人連線、非典勞動工作坊、人民火大行動聯盟、台灣勞工陣線等數十個工會、工運團體發起。

去年參與發起五一遊行的「全國產業總工會」(簡稱全產總)早前在4月10日發文給全國各大工會組織,禁止工會會員於5月1日勞動節走上街頭。全產總明顯退縮,受到親建制一方的施壓,不想與當時正鬧得熱烈的太陽花反服貿運動扯上關係,避免在服貿問題上擺出立場。這立場之後卻受到下層不同工會的批評和反對,令全產總最後改變了初衷,再表示將會參與五一遊行。全產總被迫改變立場,證明工會的上層官僚是可以被由下而上的工人壓力所挑戰。

其他一些不少台灣保守工會領袖都與資方站在一線,表態支持服貿。

另外以往也參與五一遊行的勞權會,也在今年缺席。勞權會(及相關的勞動黨)介入了許多工人運動的進展。諸如早年的遠東化纖罷工,到近期的華隆頭份廠罷工,協助組織各地工會等,都有勞動黨參與的痕跡。對於美國及日本對東亞的政經上的宰制,勞動黨多有批判。但唯獨遇到中國問題總是會轉彎,在對服貿協定上,支持通過服貿,聲明稿甚至言明,服貿帶來的涓滴效應(Trickle-Down Effect)可以為勞工帶來益處。勞動黨重覆同樣的錯誤,沒有選擇站在獨立工人階級的立場上,卻走到親中的台灣資本家的陣線中。

「全產總」則是聚積了各方的努力,才於2000年五一勞動節成為官方承認的全國性工會組織,借以取代早已官僚化的全國總工會(工總)。新建立的全產總,與民進黨關係較為親密,在陳水扁政府執政時,為扁政府宣揚政令。

面對低工會組織率的情況,我們該怎麼做呢?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加入工會!如果自己所在的公司沒有自己的工會,那就先加入產業工會,並且跟自己的親人、朋友、同事宣傳,讓更多人加入工會。在台灣普遍工會官僚化的情況下,工業行業往往是工會底層工人迫使工會領袖發動的。反服貿期間,各工會裡就發生了領袖與成員之間的角力。工國委(CWI)認為,需要將欲抗爭的工人的聲音組織起來,向工會領袖施壓,推進工會運動。

面對統治階級及資本家聯手打壓普羅大眾(包括勞工、學生、老人、家庭主婦、貧窮人士和失業者等)的生活水準和民主權利,群眾必須組織起來,工人需要積極加入工會,建立由下而上的戰鬥性運動,為自己的權利抗爭。而不論國民黨或民進黨,依賴資產階級的藍綠兩營,只會繼續其新自由主義的議程,現時需要的,是由勞苦大眾去建立屬於工人階級的政治工具,為社會上的99%發聲。全世界無產者,團結起來!

工國委(CWI)訴求:

  • 廢除派遣工!直接聘請所有工人
  • 建立工會運動,團結本勞外勞,要求同工同酬
  • 保障勞動三權(工會組織權、爭議權、協商權)
  • 向有錢人徵重稅,反對新自由主義的服貿協定
  • 充公所有空置單位,禁止房地產投機炒賣,大量建立社會保宅,保障所有人的全屋權利
  • 公營化大企業及銀行,建立藍綠以外的工人階級政黨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