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日利亞:女學生綁架案震驚世界

2014年五月月29日 下午 5:03Views: 81

資本主義之下能否解決博科聖地暴亂?

Hassan Taiwo Soweto 民主社會主義運動(CWI尼日利亞)拉哥斯

4月14日,在博爾諾州的小鎮奇博克,博科聖地從一所公立中學綁架超過兩百名女學生,舉世憤慨。社交媒體(推特和臉書)上展開聲勢浩大的聲援活動 #BringBackOurGirls,尼日利亞國內外的數個城市也舉行了示威抗議。

至今最響亮的訴求是讓女孩安全歸來,然而博科聖地自4月14日便不斷發動致命攻擊,無疑大家都希望能立即終結此一暴亂。女孩的父母家屬甚至不能信任政府能有效營救她們。

博科聖地的起源

這次危機再度突顯總統古德勒克‧喬納森(Goodluck Jonathan)的政府是多麼軟弱無能。然而勞動大眾及青年千萬不可將強勢總統視為博科聖地暴亂的解決之道。實際上,總統的失敗同時也反映了尼日利亞新殖民資本主義的失敗。資本主義給大眾帶來諸多苦難,例如前途暗淡、絕望、失業和貧窮,博科聖地是由此應運而生的產物。

2009年,博科聖地領導人Yusuf Mohammed被捕,大多數尼國人民大概是在此時首次注意到這個組織。警方先在電視上大肆宣揚,然後未經正當審判程序便處死他。此前,博科聖地是一個基本教義宗派,正式名稱是Jama’atu Ahlis Sunna Lidda’awati wal-Jihad,在阿拉伯文中意為「致力傳播先知教導和聖戰的人」,為其他穆斯林社區和人民所容忍。但就如同多數的基本教義宗教團體,博科聖地不僅僅是發表惡毒的宗教言論,也譴責社會不公、經濟剝削、官僚貪污,尤其尼日利亞北部的寡頭統治者,博科聖地時常公開指責為「異教徒」。

尼日利亞腐敗的資產階級統治菁英時常是靠西方帝國主義國家來撐腰,例如歐美強權。帝國主義國家的全球金融組織 — 國際貨幣基金和世界銀行 — 出於戰略考量及經濟利益,在非洲、拉丁美洲、中東推舉腐敗政權。如今,西方強權擔憂社會危機和腐化無能的政府將使全西非動亂,所以正在以大規模綁架案為藉口來干涉。據報導,一些美軍部隊已進駐尼日利亞。有些人或許會歡迎更有效率的外國部隊,但事實與輿論宣傳相反,外國部隊來此的目的並非人道任務。每每西方強權看似關注人道救援,事實上只是為了戰略利益著想。

多年來,美國政府一直緊盯尼日利亞,認為「貧富差距和宗教分裂使尼國政權體質虛弱」。2008年,賓夕尼亞的陸軍戰爭學院舉行戰爭演習,設想尼國政府瀕臨崩解,而美軍介入以保護石油供應來源。(《衛報》倫敦,2014/05/09)尼國聯邦政府和地方長官的軟弱無能,又一次在這場危機中表露無遺。這樣的情況下,西方勢力意圖加強在尼日利亞的影響。因此,已經有報導指出,美軍等外國部隊將會長駐尼國,直到2015的選舉之後。

博科聖地心目中的濟世方法是實行沙里亞(嚴苛的伊斯蘭教法)。尼國既然缺乏工人階級意識形態作為替代方案,這種基本教義派的教義稍帶激進思維,尼國北部的青年肯定會支持,因為他們深陷貧苦,且多數未受教育,感到受尼國自稱的繁榮所遺棄。而且博科聖地還提供住所、食物、基本物資,貧苦青年蜂擁而至。博科聖地迅速壯大,擁有大量青年支持者,博爾諾州的政客若想在博奕中取得政治權力,就不能忽視這股勢力。

據報導,2002年,博爾諾州的前州長Ali Modu Sheriff聯絡博科聖地,希望獲得選票支持,並承諾將在全州實施沙里亞法。雖然這則報導被強烈否認,但州政府的確為博科聖地暴亂推波助瀾。2009年,州政府開始打壓博科聖地。Yusuf Muhammed未經正當法律程序就被處死;若有組織成員逃過警方逮捕,妻子家屬便會被羈押。但這些打壓卻令博科聖地在地方的支持增長。不久,組織的領導人便換成路線更強硬的基本教義信徒了。

博科聖地見證了資本主義在尼日利亞的失敗。自從尼國脫離英國殖民,北部的統治階級菁英統治了超過立國一半歷史之久,然而在正規教育、醫療衛生、創造就業方面政績甚少,北部地區情況尤其慘淡。正因如此,北部有一種運動風潮出現,駁斥西方教育的正當性;不只出於宗教立場,也因腐敗的統治者通常也受過西式教育。

雖然尼日利亞擁有大量自然和人力資源,但利潤導向的資本主義使80%的石油利潤僅圖利了極少數人,而大多數人注定要奮力爭奪剩餘的20%。根據最新數據,尼日利亞已超越南非,晉身非洲最大經濟體。非洲首富也是尼日利亞人,尼日利亞境內更有數百架私人飛機,以滿足富人的異國生活情調。然而,1億以上的尼國人民生活貧困,5千萬以上的青年失業,無家可歸的遊民人數未知。異化加上大眾苦難,正好為博科聖地等暴力叛亂團體創造出良好的發展條件。

資本主義之下並無出路

以上的背景情況下,尼國所謂的反對黨及工運的迴響卻是糟透了。在資產階級反對派或工人運動欠缺清晰有效的替代下,博科聖地的威脅會更惡化。例如,Nyanya發生第二次炸彈攻擊之後,尼日利亞工人代表大會(NLC,主要工會聯合會)只發表了充斥著宿命論的平淡聲明 — 「We shall overcome」 — 呼籲政府提供更多安全措施。正如我們所強調,NLC非但沒有駁斥帝國主義軍事干涉,反而一如過往,支持在尼國東北部持續升級的軍事行動。

許多人希望軍事干涉能安全救出奇博客的女學生並結束暴力,這是可理解的。但進一步的軍事行動於事無補。就算是西方帝國主義的「專家」和部隊插手也無法解決。

首先,即使東北部三州已宣佈進入緊急狀態,且有數十億奈拉用來軍購、訓練、部署等等,博科聖地暴亂卻越來越嚴重。攻擊和殺戮持續之勢未曾減弱,而且博科聖地已經能夠在東北部勢力範圍之外發動攻擊。

軍事行動若是缺乏人民的主動支持,便無法根除這類性質的暴亂。尼軍在東北部犯下許多殘酷暴行。例如,在3月,國際特赦組織聲稱,在一天之內有600人被拘留人士,在未經正當法律程序便遭軍隊處死,當中大部分是非武裝人員。政府根本無法指望人民會同情軍隊,從而提供相關資訊來定位並打擊博科聖地。甚至當民眾向保安部隊通報博科聖地所發動的襲擊,他們對軍隊的低落效率感到擔憂。

迄今,所有軍事行動只加強了打壓力道,對付勞動大眾的民主權利。在打擊恐怖主義的幌子之下,聯邦政府經常禁止示威,也會驅散任何「未經許可的集會」。進一步的軍事化將對勞動大眾產生可怕的後果,而這正是工運官僚正在做的。

帝國主義介入

美、法、英等帝國主義國家為了控制中東的石油和礦產,加上帝國主義地緣戰略的考量,精心計劃殘忍的戰爭,導致伊斯蘭基本教義派的恐怖主義在全球成長並擴散。美國的「反恐戰爭」無可避免地造成反效果,使伊斯蘭基本教義派和蓋達組織殘餘從中東擴散至非洲。

西方帝國主義國家出兵伊拉克、阿富汗、索馬利亞、利比亞,大幅加劇這些國家的內政問題,而且自從帝國主義部隊以恢復秩序之名干涉後,至今沒有一國能重回穩定政局。帝國主義國家的終極目的是保護自身的經濟利益。一位《衛報》(倫敦)專欄作家對此有貼切的描述:「西方干預會把尼日利亞變成非洲的阿富汗。」

在打擊博科聖地暴亂的戰鬥中,尼國勞動人民只應該接受國際工人階級的團結。

有人依然寄望軍隊和外國列強能解決問題,卻沒有了解到,只要資本主義持續製造大眾苦難和絕望處境,即使博科聖地暴亂平息,或轉入地下,或被擊垮,更多致命的宗教種族暴亂也會繼續興起。

社會主義的解決方法

就工人運動而言,唯一有效的戰略是動員工人和受壓迫的大眾,讓他們去掌握自己的命運。勞動大眾一旦組織動員起來,會比任何軍隊或恐怖組織更強大。首先,工運應發起一整天的總罷工和大規模示威,向貪腐的資本統治菁英和博科聖地發出一個訊息-有組織工人準備抵抗兩邊的攻擊去捍衛自己。

透過總罷工和大規模示威,正可顯示工運能夠反擊貧窮、失業、無家可歸的現象,讓青年不再投向博科聖地等反動勢力,就能開始削弱其支持基礎。團結一致的工人階級不但能夠打擊恐怖組織,還能挑戰統治菁英的利益。2012年1月,由於廢除燃油補貼和油價上漲,尼日利亞發生了總罷工和大型示威,期間全國沒有任何炸彈攻擊。

東北部一向受到博科聖地的威脅,工人運動必須扮演領導的角色,動員工人、群眾和青年去負責保衛鄰居及社區。首要之務是成立民主、多種族、多宗教的自衛委員會。委員會必須由整體社區來控制,負責巡邏、蒐集資訊,並和受到民主監督的安全機關合作。但若要收長遠之效,就必須建立全尼日利亞勞動人民、窮人和青年的團結運動,致力於結束資本主義造成的社會經濟危機。唯有如此,才能削弱博科聖地的大眾支持,也能防止工人為爭奪土地水源等資源而內鬥。

非常不幸,目前的工黨領袖並未打算去採用這樣的行動方針,因為他們無法設想一個超越資本主義的美好社會。他們之中有許多人現在正準備支持Jonathan的連任選舉,正如名不副實的「工黨」領袖一樣。這群官僚享受著特權的生活,害怕任何削弱貪污統治菁英,及造成革命形勢的行動,因而按捺不動。

民主社會主義運動(DSM)長久以來呼籲建立以社會主義為綱領的工人階級政黨。為邁進一步,我們已開始爭取登記「尼日利亞社會主義黨」(SPN),為勞動大眾和青年提供組織的平台。我們堅信必須要有一個新政府,由工人階級組成,實行社會主義政策,如此才能重建尼日利亞,並且確保國家龐大的財富是用來改善大多數人的生活。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