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爾蘭:反緊縮選票激增

2014年六月月8日 下午 8:10Views: 65

社會主義黨(CWI愛爾蘭)贏得第2個國會議席,而反緊縮聯盟(AAA)則獲14市議會議席

Danny Byrne 工國委

歐洲議會選舉於五月底舉行,愛爾蘭與其他國家一樣,在選舉中整體上拒絕了親緊縮的政府。愛爾蘭5月23日進行了三個不同的選舉:全國地區議會選舉、歐洲議會大選,以及兩席國會補選。這是自2011年愛爾蘭統一黨與工黨組成聯合政府以來,首次的全國性選舉,而該政府一直大力推動歐盟所支持的緊縮政策。

社會黨(CWI愛爾蘭)與(由社會黨發動的)反緊縮聯盟,在這次選舉運動中非常成功,包括是社會黨的Ruth Coppinger在都柏林西贏得了第2個國會議席,並且取得了14個市議會席位。雖然Paul Murphy未能連任歐洲議員,但在選舉中贏得了三萬票。

選舉結果的特徵為反對緊縮的激增,以及執政黨派的挫敗。面對不斷惡化的生活危機,六年來的工資下滑、大量失業、房屋危機與大量向外移民,政府「經濟復甦」的說法簡直是貽笑大方。選舉結果已經進一步導致政府的危機,而工黨領袖、副總理艾蒙‧吉爾摩(Eamon Gilmore)亦引咎辭職。

政府所遭受的失敗是明顯的。愛爾蘭統一黨比上次大選失去了12%的得票率,而工黨甚至幾乎全軍覆沒,從上次大選的19%跌至7%。

中低收入選民拒絕為了打擊政府而僅僅支持反對派愛爾蘭共和黨(在資產階級兩黨政治中的另一派),因此這不會帶來實質改變。群眾不僅想懲罰政府,更反映出對左翼替代方案的渴求。

新芬黨成為了選舉的大贏家─其支持度大幅上升,並成為了首都都柏林的最大黨。除此之外,就是獨立候選人(尤其是被視作反緊縮、反水務稅等的候選人),以及戰鬥型的左翼,包括社會主義黨和反緊縮聯盟。

愛爾蘭社會黨第二位國會議員Ruth Coppinger

愛爾蘭社會黨第二位國會議員Ruth Coppinger

工黨覆沒

工黨遭受巨大的挫敗,淪為選舉中的大輸家。他們失去了所有的歐洲議會議席,並在地區選舉中覆沒。在都柏林市議會中,工黨在選前為最大黨派,如今跌至排行第五。

雖然吉爾摩辭職了,但是工黨並不會有真正的「路線改變」。Joan Burton被視為最有可能成為吉爾摩的繼任人,是負責削減社會保障與兒童福利的內閣部長。當然,面對選舉上的亡黨危機,不能排除工黨在短期的未來退出政府。

大量的工人階級於2011年大選投票給工黨,支持其反三馬車的言論(三馬車指歐盟、歐洲央行和國際貨幣基金會,這些機構為危機的國家提出緊縮政策),並反對削減社會福利,但卻一夜之間「倒戈」成為三馬車的虔誠奴僕。在工黨領導層變節,走到資本主義陣型的幾十年後,實際的事件和經歷讓廣大的勞動者終於意識到了這點。

社會黨在都柏林西的第二名國會議員Ruth Coppinger

都柏林西的補選由社會主義黨的Ruth Coppinger勝出,可能是最能清晰表達這現象。前工黨國會議員在2011年補選中勝選後又辭職,這次選舉是為了填補該空位,而工黨候選人在是次選舉中只排第七。

儘管社會黨同時在39個地區選舉中競逐,還有都柏林的歐洲議會選舉正在進行,社會黨在全國補選中還是發動了一場無與倫比的選舉運動。我們的選舉材料、海報和政綱都充分表達了被工黨背叛的工人階級群體的憤怒。「工黨在水務稅和緊縮政策中出賣我們:不要只對著電視機面前怒吼」、「工黨:不撤回水務稅,等著選票崩潰吧」等都是社會黨和反緊縮聯盟海報上的口號,貼滿整個選區中。

儘管在全國有趨勢靠向新芬黨(該黨在都柏林西的選票也大幅增加),但Ruth與社會主義黨能夠如此輕鬆取勝選,也是驗證了我黨的力量、理念與,及我黨在該區的政績(同屬社會黨的Joe Higgins過去近25年來都是為該區的政治代表)。

愛爾蘭社會黨國會議員Joe Higgins

愛爾蘭社會黨國會議員Joe Higgins

反緊縮聯盟在地區選舉突破

反緊縮聯盟派出40名候選人在在6個不同城巿的選區參選。聯盟是由社會主義黨和各不同反稅項的獨立運動組織組成,當中有約一半的候選人為社會黨成員。聯盟的成立是始於反對家戶稅和財產稅的鬥爭,曾經一度組織起超過一百萬人拒絕繳付家戶稅。

這次選舉運動獲得空前的成功,代表著左翼抗爭的一次重大突破,更為工人階級的下一個戰役帶來巨大價值。反緊縮聯盟在5個巿議會裏贏了14席,差點更可贏得另外3席。

可能最重要的是,反緊縮聯盟在利默里克巿(Limerick city)有所突破,4名候選人中有3名當選,加上科克巿( Cork City)的3名候選人當選,足以令反緊縮聯盟成為唯一一個在愛爾蘭三個主要城巿裏,擁有重要基礎和公眾代表的個戰鬥型左翼組織。

Paul Murphy 取得了3萬票

Paul Murphy 是社會主義黨在歐洲國會的現任議員,在歐洲都柏林選舉選區裏拿了接近3萬張第一選票(選民可投票支持多名議員,並排序支持),排名第五,領先工黨。考慮到一些情況,例如大量選民靠向新芬黨,且由社會主義工人黨(SWP)主導的宗派主義組織「人民先於利潤」(People Before Profit Alliance)與Paul Murphy打對台,這顯然已是可觀的成績。

「人民先於利潤」的Brid Smith與社會黨的Paul打對台,分裂並破壞了左翼的力量。這在競選早期就改變了選舉運動的活力,民意調查顯示出左翼的分裂和邊緣化,公眾感到左翼取得的議席不那麼可靠。

因為新芬黨似乎在歐洲議會裏反緊縮派中的最可行的選擇,在情況贏得很多支持。直至現時為止,Brid Smith的辯駁論點竟然是「從來沒有人反問過,為何統一黨或共和黨一起參選,分裂自己的選票」!這種對左翼及反緊縮運動的宗派主義路線,可以在未來破壞反稅項、爭取房屋等戰役成功的機會。

「人民先於利益」…是的,但「黨先於人民」

「人民先於利益」…是的,但「黨先於人民」

新芬黨的崛起

新芬黨(SF)在地區選舉的選票上升至差不多16%,仍然代表其支持度大升。這是建基於該黨最近4-5年來發展並完善了反緊縮、反三馬車的言論。新芬黨在南愛爾蘭發表反緊縮的修辭,在北愛爾蘭則作為聯合政府一員實施緊縮,卻有技巧地將兩者結合起來。同時,該黨也利用過去反建制的名聲中得益。

不過,新芬黨並非戰鬥型的社會主義運動,也非將自己建基於工人鬥爭,而是以激進民族主義及反削支的旗號,而不會徹底與大商家的統治決裂。新芬黨雖然口頭上反對家戶稅和水務稅,但在集體杯葛運動中卻缺席,而杯葛運動是由社會黨等戰鬥型左翼建立及領導的。新芬黨領導層的願景只是在未來的大選裏加入政府,很可能與共和黨組成聯合政府。這可能會重覆工黨的錯誤,令大量曾對新芬黨有信心的工人幻想破滅。事實上,在選舉後的幾天,新芬黨的發言人就曾向記者說,該黨是反對杯葛水務稅的運動,且當他們進入政府時,就並不會堅持反對了!

在這次地方選舉及都柏林西補選,戰鬥型左翼取得突破,必須將之用來準備鬥爭,反對三馬車的持續緊縮,無論是什麼政府所執行的。這幾個選舉結果可以為反對工人階級注入希望,展示是可以有效對抗反緊縮開支的。社會黨和反緊縮聯盟現在會運用這次選舉的成功,去建立運動並抵拒攻擊,例如反對水務稅之上。在這基礎上,社會黨會有信心繼續建立一個工人及青年的新群眾運動,取代那些出賣人民的政黨,並以社會主義的路線改變社會。

反緊縮聯盟(AAA)取得14個市議會議席

反緊縮聯盟(AAA)取得14個市議會議席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