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選舉:反資本建制的抗爭

2014年六月月9日 上午 9:00Views: 77

極右派有所增長,但真正左翼亦取得一些成功

Peter Taaffe 社會主義黨(CWI英格蘭威爾斯)總書記

歐洲議會選舉中,在一些關鍵國家裡極右派及其盟友選舉「大勝」,早已預料到的所謂「地震」發生了。在英國,獨立黨(Ukip)成為了第一大黨,將工黨推到第二位,而「執政」保守黨則丟臉地退倒至的第三位,而自由民主黨更被徹底羞辱,只剩下一名歐洲議會議員!

在法國,執政社會黨身陷更糟糕的災難,整體的選票減少至只有14%,而在與奧朗德這名偽「社會主義者」以及中間偏右的人民運動聯盟的對陣中,馬琳‧勒龐的民族陣線(FN)宣佈勝利。

極右派成功嬴得很多工人的選票,這些工人過去對左翼和工人政黨曾經有著期望。極右派成功將工人的怨憤轉移至反緊縮、反移民的抗議票。緊縮政策和外來移民被指為一切厄運的始作俑者。極右派的丹麥人民黨也贏得了該國的最多選票,而歐盟懷疑派及右翼政黨在北歐國家中也獲得増長。

極右派英國獨立黨(Ukip)的民粹宣傳

極右派英國獨立黨(Ukip)的民粹宣傳

替代極右派的方案

極右派的增長雖然被認定為不可阻擋,但這不是在到處都有反映出來,有些地方的工人階級在投票上有左翼或工人政黨的選擇。這表現在荷蘭的基爾特‧威爾德斯的極右黨自由黨(PVV)的增長停頓,主要原因是內有一個前毛主義的社會黨可以讓工人作出另外的選擇,後者的得票從2009年的7%增加至今屆的10%。

儘管荷蘭社會黨的綱領上有政治上的不足,黨內亦缺乏民主,但卻充當著吸引工人的亮點,成功搶奪極右派預期所獲得的選票。

希臘也是如此,激進左翼聯盟民意支持率達26%。與此同時,在新法西斯金色黎明得票率超過9%,第一次進入歐洲議會。如果激進左翼聯盟及其領導人齊普拉斯沒有淡化最激進的訴求,譬如取消債務、銀行的國有化,這將能進一步削弱新法西斯主義者的力量。在希臘,一個值得歡迎的結果是「新開始運動」Xekinima,CWI希臘支部)的領導成員Nikos Kanellis在佛洛斯(Volos)地區選舉獲勝。

在西班牙,執政黨的表現不好,前社民派反對派的西班牙工人社會黨(PSOE)也一樣,其領導人已經辭職。但一些左翼政黨像統一左翼(United Left),以及從「憤怒者」佔領運動中新成立的「Podemos」,都拿到好成績。

同樣在愛爾蘭,各資本主義大黨都遭遇到(參看愛爾蘭:反緊縮選票激增)。

「新開始運動」(CWI希臘)的Nikos Kanellis在佛洛斯(Volos)地區選舉獲勝

「新開始運動」(CWI希臘)的Nikos Kanellis在佛洛斯(Volos)地區選舉獲勝

反建制的憤怒

我們可以從本次選舉中得出哪些結論呢?首先,各地區、國家乃至歐洲議會的選舉結果都顯示出一種對資本建制的反抗,包括對英法前工人政黨領導人米利班德和奧朗德等人的反感。即便他們論及群眾的「異化」和「權利被剝奪」,從未承認,群眾不僅對右翼政黨幻想破滅,對他們的政黨也是如此!

而且,除非一個工人階級群眾政黨能夠及時出現,並擁有一個清晰的戰爭性社會主義替代,否則幻想破滅的群眾將在絕望中投向支持極右勢力。試想,如果英國的工會領袖,尤其是屬於左派的麥克拉斯基等人,去協助發展一個擁有激進社會主義理念的工人群眾政黨,對本次選舉乃至2015年的大選將會有怎樣的影響?

它將削弱英國獨立黨(Ukip)等所有親資黨派的勢力。儘管媒體封鎖了有關消息,但這正是「工會與社會主義者聯盟」(TUSC)在一些地區內小規模致力實踐的。(TUSC是一個左翼反削支的聯盟,工國委(CWI)與鐵路工人工會活躍其中)

許多勞動人民倍感迷茫,身處絕望之中,由於在是次選舉中看不到選擇,而投票予英國獨立黨。在一些地區,若果可行的話,他們將一票給英國獨立黨,同時將一票投給「工會與社會主義者聯盟」。這表明大多數人並沒有根深蒂固的種族主義觀念。爭取他們支持激進的反資政黨,反對移民造成了所有問題這種淺薄錯誤的想法。這反過來可以促進階級團結,爭取工會要求的薪酬、反對零時工合同(派遣勞工),以及生活工資。

一個堅持不懈地為推行激進的社會主義政策而抗爭的新興工人階級政黨,會為全歐洲的工人階級指明前進的方向。

激進左翼聯盟(Syriza)

激進左翼聯盟(Syriza)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