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西雅圖贏得15美元最低工資!

2014年六月月26日 下午 9:37Views: 186

工人國際委員會(CWI)的社會主義者如何組織一場成功的運動

社會主義替代

西雅圖是美國第一個通過15美元/小時最低工資的大城市。10萬工人會借此措施脫貧,全國乃至全世界人將會受到鼓舞。

5月29日,市議會的最低工資委員會進行表決,投票通過將西雅圖的最低工資提高到全國最高水平。該法案要求從2015年4月1日起,麥當勞和星巴克等大商家的所有工人的最低工資會立即增加到每小時11美元,然後到2025年所有工人都會得到每小時18美元的最低工資。

據估計,在未來十年內,西雅圖商家總共要向他們的工人多支付30億美元的工資!這說明,只要我們組織起來進行反擊,鬥爭就會取得成果,普通人民也可以與世界最大的公司進行較量,並且贏得勝利。

卡薩姆.斯旺特(Kshama Sawant)作為一個社會主義者於2013年11月歷史性地以10萬票當選西雅圖市議員。

卡薩姆.斯旺特(Kshama Sawant)作為一個社會主義者於2013年11月歷史性地以10萬票當選西雅圖市議員。

社會主義者被選入市議會

2011年佔領運動鼓起了快餐店工人的運動,將15美元最低工資提上全國議程。但是,令西雅圖15美元運動變得勢不可擋的,是去年秋天社會主義替代(Socialist Alternative,CWI)候選人卡薩姆.斯旺特(Kshama Sawant)當選市議員。斯旺特大膽提出15美元最低工資,引起全西雅圖的激烈討論,並於2013年11月以10萬票當選。

「斯旺特處於的優勢已經說明,社會主義者的身份不再是競選公職的障礙。更重要的是,『15美元每小時』運動樹立了一個基層民主的典範,挑戰企業控制的政治。如果(法案)通過,這場勝利儘管是不完全的,但也將證明社會主義替代的方法是有效的,可以壯大其隊伍,並為美國的社會主義政治打開更多空間。」——2014年5月21日,《半島電視台》美國頻道的阿倫·古普塔(Arun Gupta)如此說道:「向一位西雅圖社會主義者學習」。

與獲選同樣重要的是,斯旺特和社會主義替代如何利用市議會席位這個平台。與典型的建制派政客不同,斯旺特運用她的市議員職位和大媒體的關注,組織了一場來自下層的強大運動。

11月選舉後不久,斯旺特和社會主義替代發起了「現在就要15美元運動」(15 Now),以保持高漲的群眾壓力。「現在就要15美元」在全市社區建立起11個行動小組,並在街頭和公共論壇上進行動員。關鍵的是,通過行動小組和民主會議,「現在就要15美元」讓活動者有機會享有鬥爭的「所有權」。

憑借公職位置,卡薩姆.斯旺特能夠對抗財團媒體的宣傳,揭露大商家的企圖:以小商家的擔憂為幌子削弱15美元運動。有些人認為選舉政治只會壓制運動,但我們卻展示出如何利用民選職務來組織和鞏固運動。

關於美國最低工資的資料

目前美國聯邦政府的最低工資為7.25美元/小時。換句話說,西雅圖新的最低工資超過聯邦水平的兩倍。

總統奧巴馬和部分民主黨人呼籲將最低工資提高到10.10美元/小時,這也只是恢復到1960年的水平。

2013年11月,卡薩姆.斯旺特作為社會主義替代(CWI)的候選人被選入西雅圖市議會,為1916年以來第一個公開的社會主義候選人獲選。

需要獨立的工人政黨

勞動人民和社會主義者所發動的運動將15美元帶到議程上,而民主黨則搬出大商家來弱化它。

一開始,西雅圖所有的民主黨政客都反對15美元最低工資。但是由於它獲得了公眾的大力支持,兩個競選市長的主要民主黨人都在2013年9月出來支持15美元運動。在11月份獲選後,市長艾迪‧莫瑞(Ed Murray)說,他支持15美元運動,但是希望以「對商家也有好處」的方法來執行。

莫瑞設立了一個由商家和勞工領袖(但主要是商家)組成的諮詢委員會,以談判尋求妥協。商家和政治建制明白到,不能阻止實行15美元最低工資,但他們借助程序加進了許多企業漏洞,例如把它推遲為多年,逐步執行。

在5月29日的投票中,大多數民主黨議員要求將執行日期改到明年四月,並加進青少年次最低工資和「培訓工資」。議會將在六月就此投票,「現在就要15美元」和社會主義替代號召進一步動員群眾,以反擊這些親商家的條款。

這一進程表明,儘管民主黨的言詞比共和黨更進步,但從本質上說,兩黨都服務於大商家的利益。西雅圖市議會的一個社會主義者能夠在不到一年的時間內,組織一場贏得15美元最低工資的運動;而民主黨政客卻竭力使它盡量符合商家的利益。在全國層面上,民主黨也未能切實爭取10.10美元/小時的最低工資。相反,他們把這當作2014年大選的競選花招。

這就是為什麼社會主義替代說,就像我們在卡薩姆的競選運動中所說的,勞動人民需要一個自己的政治選擇來代替民主黨和共和黨。卡薩姆.斯旺特和社會主義替代的工作表明,我們可以發表獨立的政治聲音,以挑戰依附於大商家的兩大政黨。

勞工的鬥爭性戰略

儘管西雅圖贏得了全國最高水平的最低工資,但商家通過多種辦法來削弱了它。如不合理地推遲3到10年才完全施行(取決於你所為之工作的商家的規模),還有首十年的小費處罰(餐館和服務業工人所得的小費會從工資中扣除)及扣除醫療保障的金額。

這並不是不可避免的。在過去6個月內,社會主義替代積極參與勞工運動中就最佳的戰略進行辯論。我們力勸工會成員、工會活動者和工會領導者回顧此次鬥爭的經驗、與我們討論並編製一份成績表。

在我們看來,主要工會的領導者們的策略不是關注如何組織一場來自下層的運動,而是靠市長與商家談判的過程。他們認為這是必要的,因為他們覺得工人在與大商家的直接公開的衝突中不可能獲勝。

經過數十年的挫折,我們能夠理解工人階級為何缺乏自信。然而,社會主義替代認為,討論15美元運動是動員新一層的工人參加運動的巨大機會,是新一代獲得組織經驗、汲取政治教訓並借此開始重建工運的重要途徑。

正是在這種情況下,我們主張進行公民表決提委,支持強化版的15美元。如果大工會支持公投強化版的15美元,商家本會被迫做出更多讓步。為投票收集10萬個簽名也是一個組織和教育的機會,接觸廣泛階層的工人,從而清晰回應商家和媒體的反工人主張(漫長的過渡期,小費處罰等)。

快餐業罷工對於使人們注意到到微薄薪水這問題起到了重要作用,但是如果工會不再依賴民主黨,並通過組織民主的群眾運動,來全力動員勞動人民的力量,那麼這場運動可以強大得多。

在過去30年內,竭力安撫大商家從而得到一些讓步的勞工策略,只是增加了美國公司的胃口。現在是時候停止做徒勞無功的工作了。

而且我們必須記住,在資本主義之下,任何改革都得不到保證。大商家會借助公投或其他手段,挑戰我們在西雅圖的勝利果實,所以我們的運動必須準備動員起來保衛已經贏得的東西。

加入社會主義者的行列

「最後,」阿倫‧伊瓦圖裡(Arun Ivatury)和麗貝卡·史密斯(Rebecca Smith)為CNN.com(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寫道:「西雅圖的成果展示出歷史反覆證明過的事情:當工人有效地組織起來,並且人們廣泛支持提高工資時,即便是持相反想法的商家最終也會被迫支付更多。」(2014年5月15日)

社會主義替代和工人國際委員會(CWI)在國際上支持資本主義制度內的任何可能改革。從爭取15美元的鬥爭可見,我們只要組織起來就能取得勝利。現在是時候在全美組織「現在就要15美元」運動了。

但是這場鬥爭也表明,在一個逐利制度下,大商家總會盡全力保護他們的財富和權力。資本主義在其本質上就是極度不平等的。一般來說,為更高的工資、教育、醫療保健、住房、環境和社會正義而進行的鬥爭,也必然是爭取(基於真正平等和人類需求的)社會主義改造的鬥爭。

任務艱巨,但恰是時機。今天就加入工人國際委員會吧!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