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巴馬的TPP政策:將新自由主義提升至新高度

2014年八月月1日 下午 9:41Views: 243

台灣的太陽花運動讓我們窺探到,需要以群眾運動擊敗新自由主義與軍國主義。

James Langdon  工國委(CWI)台灣

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議(TPP)目前正處於磋商階段,成功通過後會是史上規模最大的貿易協定之一。TPP起初只是數國之間「傳統的」自由貿易協定,之後卻由美國接手,並將其規模擴大並徹底重塑。如今TPP不再只是關稅豁免的協定,更是歐巴馬政權「重返亞洲」方針中的經濟核心。TPP有可能會將新自由主義轉為白紙黑字的法律條文,這是前所未見的。

想了解TPP,就必須著眼於政治大環境,即中美之間始終存在的對壘關係。歐巴馬政權刻意將TPP打造一個政治聯盟以牽制中國,並倚賴新舊盟友來重建美國的地區勢力。雖然許多參與國在經濟上非常倚賴中國,仍希望能夠減慢北京在亞洲日益增長的主導權及其獨斷經濟條款的能力。

TPP的協商談判包括美國、汶萊、智利、新加坡、紐西蘭、越南、秘魯、墨西哥、馬來西亞、日本、加拿大、澳洲。協商的過程是最高機密,能參與其中的只有貿易部官員與代表團,以及從伙伴關係中緊咬利益的大公司代表。

由於TPP實施的範圍廣大,且對一般勞工、農人、窮人有毀滅性的影響,因此協商過程的保密可謂令人厭惡。這些會議將決定參與國的勞動者的命運,但勞動大眾卻完全被拒於門外。

TPP不只豁免特定產業的關稅,更強行為金融投機行為開拓新市場,終止政府對經濟體的弱勢部門的補助,削弱國營企業的角色,授權企業去懲罰政府多種形式的管制。儘管細節大多是機密,但有些東西我們還是知道一二。

很多人都會感到驚訝,當世界尚在全球金融危機導致的災難中驚魂未定,TPP卻要解除金融管制,銀行的風險投資就無法踩剎車。就算沒有被TPP禁止,資本管制之類的事情也會嚴重受限,使得政府無法遏止狂熱的金融投機活動以預防下一次的危機。

TPP會大大擴充著作權與專利法的範圍。這並非為了保護個別創作者的權利與收益,而是意在提升大企業在製藥、媒體、科技產業的巨大利潤。資本家為了維護壟斷地位要求而要求更多管制,但當事關公共部門、勞工權益、工作機會時,他們就想大規模地取消管制。這恰恰是一個例證。

舉例來說,TPP限縮國家管制市場的權力,所以在TPP之下,控管藥品價格的行為就算不是完全非法的,控管的能力將會遭到嚴重打擊。藥價想必會飛漲,等同是以法律確保了大型製藥公司的無盡利益,卻危害一般民眾的健康。

政府的採購規範也是TPP的重大議題。TPP會令任何公司,無論是國內或國際公司,只要在當地有設廠,就能在政府招標流程中享有平等地位,像是要決定哪家公司可以經營公共服務或承包基建工程。實際上,讓本地公司優先的規範將會變成違法。

政府保障弱勢經濟部門的能力將大為限縮。例如,以後要是想扶植像是製造業這種能增加當地工作機會的產業,是絕無可能的。TPP會強行敲開以往受保護的經濟領域的大門,讓資金炒作與投資長驅直入。無庸置疑,工作職位會流失,勞工權益的立法會疲軟不振,薪資會有向下降低的壓力。

TPP也針對農業相關的補助與關稅。而這正。TPP也有很多針對一般人民的惡劣打擊,但對農民的打擊是最為爭議之處,也最受媒體關注。如此現象並不難理解,因為在一些TPP參與國,例如日本,農民是國內不可小覷的政治力量。

TPP的目標是把農耕補助和農產品進口關稅完全廢除,或是至少廢除一大部分。在許多國家裡,無力與大型農業公司競爭的小農將被逐出市場,這等同是以法律保障大企業的支配地位。

Protest against Trans Pacific Partnership in 2012.

2012年的反TPP遊行

然而,最令人不安的是,TPP提議企業可以享有和國家政府近乎同等的法律地位。如果政府實施的管制被視為是削弱或威脅了像是孟山都或沃爾瑪這樣的企業,企業可以起訴政府。

政府對資本家的潛在威脅包括,讓一般民眾買得起藥的藥價管制、最低薪資法案、勞工權益的立法、對小農與小企業的保障。但在TPP之下,若是政府受到國內政治運動的壓力而實行這些措施,企業可以在國際法庭提起訴訟。

TPP表現出前所未見的野心,企圖扭轉過往鬥爭的成果,合法地讓逐利動機凌駕於國家環境保護、勞工權益、福利、人權之上。眾所皆知,「競次效應」是資本主義全球化的特徵,而TPP旨在讓這樣的競爭變成依法強制執行的事情。

TPP的協商尚在進行中,而且充滿意見分歧。與會政府都有各自的國內情況要考量,因為這事關政客們自身的政治前途。例如,安倍晉三所屬的自由民主黨去年競選的政綱是維持現有的農產品高額關稅,但這與TPP的方針不符。

馬來西亞總理納吉也受到來自國內的壓力,被要求退出會談。馬來西亞股票市場的半數市值乃屬於國營企業的,在TPP之下這些企業都勢必被私有化。

國際緊張局勢持續升高,也影響與會國政府甚鉅。中國日趨跋扈,而TPP旨在鞏固以美國為首的聯盟,「新冷戰」的輪廓正在浮現。日本、越南都與中國有越來越多領土爭端,而且態度強硬。最近日本針對中日之間的釣魚島爭端,採取了積極措施,不但宣佈建造一座鄰近台灣的軍用雷達,還和澳洲有潛艇交易。中國在有領土爭端的西沙群島附近部署鑽油平台,讓越南政府相當憤怒,甚至對至少四人死亡的反華暴動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衝突日益增加,東京和河內就更不得不向TPP靠攏,與美國建立更緊密的政治聯盟。至於日本,政治聯盟的重要性似乎已超越國內的民眾關注,例如,日本正研議廢除保護稻米小農的「減反政策」(獎勵農民減少稻米耕作面積以維持稻米價格),儘管減反政策之前一向號稱絕不改變。

然而與此同時,一些候選國很明顯地在為自己保留多個選擇,以備未來之需。比如,數個國家之間自行簽訂貿易協定,保留高額關稅,違反了TPP的中心方針。例如,最近日本和澳洲簽訂自由貿易協定(FTA),激怒了TPP的其他與會國。

中國面對美國刻意的圍堵,在建立經濟影響力面對著困難。最近中俄之間有一筆4千億美元的天然氣交易,交易額為史上最龐大,除了重創美國與歐盟牽制俄國的企圖,也讓中國變相大大奚落了其他競爭者。另外,中國政權面對圍堵,也試圖以《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CSSTA)擴張經濟影響力,卻激起太陽花運動。

目前,主要是商業利益—不論是支持或反對TPP——對政府施加壓力。勞動階級尚未在這場紛爭中發聲。但就如同太陽花運動曾有可能終結反工人的《服貿協議》,大眾的反對也能終結TPP。

在環太平洋區域,軍備競賽、民族主義越趨激烈。各國政府呼籲維護國家利益及「主權」,試圖分化不同國家的工人。但同時,同樣的資本主義政府也正聯合起來,允許投機客擄掠公共資源與建設。

Countries that plan to launch the TPP.

計劃加入TPP的國家

能夠成功擊敗TPP的運動尚未出現,工會領袖為此負上部分責任。對於這場工人權益與生活條件的大災難,他們不是講些象徵性的發言,就是一聲不吭。

此外,這地區的各國普遍缺乏政治替代選擇,所以無法建立運動來打敗極度反工人的TPP。所有參與協商的國家的主要政黨都和財團掛鉤。

勞動大眾必須進行國際合作,才能終結TPP這種新自由主義的極端模形,並永久消滅之。我們也必須共同奮鬥,終結資本主義體系。資本主義想以法律保障財團利潤,卻罔顧勞工權益和愈趨嚴重的貧窮現象。

工人國際委員會(CWI)活躍於許多國家,未來會持續堅定反對TPP及其他大型貿易協定,並將此連結到反對資本主義和軍國民族主義。我們是為了一個國際性的社會主義替代方案奮鬥,朝向民主的計劃經濟前進,如此才能符合社會整體的需要,而非迎合鑽營利潤的需求。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