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經濟急速放緩

2014年八月月5日 下午 9:59Views: 424

有跡象顯示巨大的房地產泡沫終將爆破,証明中國政府樂觀的GDP數據是虛假的

Vincent Kolo 中國勞工論壇

716日,中國政府宣佈第二季度GDP同比增長7.5%令全球金融市場集體鬆了一口氣。然而,這一數字(北京經常偽造GDP數據,令其聲名狼藉)並不表明這個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已經下來。《紐約時報》駐北京記者基思布拉德捨(Keith Bradsher)說,這是紙面上的復2014716日)。正如布拉德捨的報道所指出的,獨立的全國企業調查表明,各行業的銷售量和信心仍在惡化。

統計數字第一季度同比增長7.4%有所提升主要是借助另一微刺激來實現的。就像去年類似的措施一樣,本輪刺激也是由總理李克強及其經濟團隊暗中完成的,雖然他們在官方上不再刺激!的路線。李克強的最新舉措包括在公共住房和鐵路建設上的額外支出六月份較上年同期增加了32%以及用一系列減稅和寬信貸政策(降低小型銀行的存款準備金率)來催谷小企業的發展。

債務水平激升

但是急速累積的債務限制了政府刺激的規模。根據彭博社的報道2011年底,中國債務總額是GDP166.6%今年第一季度上升至202.1%,第二季度達到206.3%過去五年內,中國債務增加的速度超過了1980年代的日本、1990年代的東南亞和2000年代的美國——所有這些都導致了嚴重的金融危機。在日本,債務GDP比重從1984年到1989年上升了大約45%。而中國只用不到三年就完成了差不多的壯舉

越來越明顯的是,中國經濟已經進入了危機期,可能引起社會和政治的大爆發。國家主席習近平用於加強國家安全、進一步壓制任何有組織表達異見的措施,等同於在進入驚濤駭浪前「封上艙門」。中共獨裁者面對著一個「三難抉擇」:解除債務炸彈(去槓桿化)會帶來扼殺投資和增長的危險;任由房地產泡沫爆炸會引發銀行危機;約束開支過多的地方政府,但它們又是大部分投資的來源。中央政府地方施壓,要求就最近的「微刺激」基建支出,但這與它去槓桿化的努力相矛盾,也加劇了地方政府的債務問題。

這令資產階級評論員投訴,政府拖延在去年三中全會所承諾的新自由主義市場改革。同樣,他們慨嘆承諾過的增加消費支出、降低投資佔GDP比率(去年創下54%的新紀錄)的「經濟再平衡」沒有發生。與過去一樣,對北京來說達到再平衡是說易難行的。即使是最輕微的投資減慢都可以轉化為更痛苦的經濟放緩,而這會激起與房產相關的經濟危機。因此,一些經濟學家形容中國為「單車經濟」,即如果減速太多就會倒下。

The city of Tianjin's 'Manhattan project' – a replica of New York's original.

樓市低迷

今年7月,CNN財經頻道進行了一項調查,10位經濟學家中8個說房地產市場是中國經濟的最大威脅。來自日本野村銀行(Nomura)的另一篇報道警告說:「這不再是個『會不會』的問題,而是房地產市場調整會有『多劇烈』的問題。」

今年第一季度,最大的四個城市(北京、上海、廣州、深圳)的新住房銷售量與上年同期相比減少了40%。在全國範圍內,本季度新住房開工量下降了25%,銷售量下降7.7%在中國最大的27個城市中,21個城市的住房庫存無法在12個月內消化掉。9個城市的積壓住房要兩年多才能賣完。

因為價格高昂而無法買房的大多數人樂於看到市場的不景氣。以上海為例,房價在過去7年內已經猛漲了273%這解釋了為什麼在《人民日報》最近的一項民意調查中,83%的人認為政府不應該通過放鬆2011年實施的冷卻措施來「拯救房地產市場」。《金融時報》(2014512日)報道,最富有的1%的家庭擁有中國三分之一的住宅房產。香港金融集團里昂證券(CLSA)的另一篇報道,中國53%住房交易是為了投資,而不是為了有一個住的地方。這些房產大多都空置著,等著賣出最高價。

腐敗的中共官員在住房市場中非常活躍。在相當多的案例中,他們坐擁百餘套住房,以此處理自己的非法財產。所以一點也不奇怪,習近平的反腐行動也因抑制了官員對房地產的胃口,而對市場低迷起了作用。習近平的行動超過了以往的反腐規模,反映出國內的嚴重危機與激烈權鬥

2008年中國政府希望抵擋全球危機的龐大經濟刺激計劃中場世上前所未見的建狂潮是最重要的一個元素。一如既往的,中國的經濟數據中包含著一些令人驚愕的數字。「從2011年到2012年,在短短兩年內,中國生產的水泥比美國在整個20世紀中生產的還要多。」《金融時報》的賈米爾安德裡尼(Jamil Anderlini如此報道(2014513日)據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所說,去年全世界新建造的住宅樓有一半在中國。據估計,過去56年全國共建造了2億間住房比美國總住房量(1.3億間)的1.5還多。

此等規模的建設遠超過市場「需求」它並不是由近14億中國人的需要決定的,而是由伴隨著過去30年資本主義「改革開放」的嚴重不平等的財富分配所決定的。低工資福利保障不存在仍是大多數人所面對的現實。即便是中產階級也越來越難承擔今天的房價。

資產階級評論員和中國的多頭投資者(投資者對股市看好,預計股價將會看漲,於是趁低價時買進股票,待股票上漲至某一價位時再賣出,以獲取差額收益)不去理會大規模住房供應過剩的證據包括不計其數的「鬼城」稱「這不是泡沫」他們說因為數千萬人正在湧入城市,很快就會填滿那些空蕩蕩的住宅區。這一論調是1850年代英國資產階級同低劣的口號的現代版。他們夢想著如果每一個中國人都把他的襯衣下擺加長4英吋,那麼蘭開夏郡(Lancashire)紡織廠的好生意就會延續幾代人。」

事實上,中國人口向城市的流動已經達到頂峰。據野村銀行所說,中國每年從農村來的新移民數量已經從2010年的1250萬減到630萬。野村銀行預計,到2016年會出現城市人口的淨外流。更重要的一點是,買房的農民工所佔比例每年不到百分之一。

中國的建設熱潮尤其是在2008年之後的大規模刺激時代是由極端的金融投機驅動的。地方政府、房地產開發商、貪腐官員、國有銀行及其影子金融分支密謀抬高土地價格、大規模增加信貸GDP數據「塗脂抹粉」。這為少數精英帶來額財富,同時讓大多數人承受著經濟困境。《南華早報》(2014226日)報道,在全世界10大房地產億萬富翁中有7個是中國人。

就像1980年代的日本,膨脹的房地產價值激起前所未有的銀行貸款浪潮。但現在這股浪潮卻可能令金融體系癱瘓。旅居中國的經濟學教授程致宇(Patrick Chovanec)指出,「在中國經濟中,房地產本質上是承保所有信貸的資產」。

全球信貸在過去5年中增加了30萬億美元,中國佔了一半。據摩根大通(JPMorgan)所說,自2010年以來,光是影子銀行就從2.4萬億美元激增至7.7萬億美元,相當於GDP84%。這些數字遠超過美國「次貸」危機的規模。

The vast majority of housing construction is for the luxury market.

絕大多數的房屋建設是為了投入奢侈品市場。

日本化?

這些現象與差不多25年前日本驚人相似它阻礙了日本經濟的輝煌崛起,並使之經受了20年的停滯。在日本,正如在今天的中國,大約80%的貸款直接或間接地綑綁在房地產行業。1989年,房地產價格開始暴跌,拖累了日本銀行系統,不良貸款的海嘯席捲而來(債務人無力償還貸款)。在中國,相當大一部分債務集中於這樣一種集合體:地方政府及其投資工具開支過大的房地產開發商以及旨在繞過政府控制的影子銀行,甚至是非金融國有企業。

將中國與1980年代的日本比較在今天的經濟討論中很常見,這並不奇怪。萬科集團(中國最大的房地產開發商)副總裁毛大慶的一份發言稿洩漏出來它清楚地說明了政府發言人想要隱瞞的慘淡現實:

他說:「1990年,東京的土地總價值相當於美國GDP63.3%,而香港在1997年達到66.3%。現在,北京的土地總價值是美國GDP61.6%這是一個危險的水平。」(《電訊報》,201452日)

「總的來說,我相信中國已經到達了建設新住宅項目的容量上限……我沒有看到任何房價上漲的可能性,尤其在擁有大量房屋庫存的城市,除非政府再推出幾億(的刺激)。就中等中心城市的房地產價格而言,北京和上海已經被列為世界最昂貴的城市。」

這位業內高層人士的坦白無疑說明中國存在著一個巨大的房地產泡沫,並且正在走向極限。儘管不能肯定地預測爆發時間,但很明顯這一情況不可能長久,而不長久的東西終將在某一時刻結束。正如在日本和的美國,資產泡沫破裂引發價格下跌的連鎖反應,即通貨緊縮,這會嚴重惡化今天的債務問題。

至少在形式上控制著國有銀行系統的中國獨裁者,已經開始採取措施竭力避免金融危機。銀行系統內的不良貸款正被瞞報或少報。在一個幾乎完全控制媒體的專制體制內,為避免壞消息引發市場恐慌,被隱瞞的事件會越來越多。

政府正準備在銀行體系內的不良貸款最終爆發時,再一次救助瀕臨破產的金融機構,並像15年前那樣建立所謂的「壞帳銀行」。那些無法償還的債務會像有毒廢物一樣被埋進壞帳銀行。於是,這魔術似的給人這樣一種印象 —— 銀行資產負債表又恢復了健康。然後,銀行在政府注錢之下重新集資。然而,這一次操作的規模會大得多,而且中央政府希望各省市自己建立「壞帳銀行」而不是進行國家援助,這樣就可以由地方進行紓困工作,從而避免系統性危機的出現。

上一輪銀行救助(1999-2000年)花費了中國40%GDP。這些錢被用來「清理」四大銀行,準備讓它們在中國和海外上市。但是被轉入四家「壞帳銀行」(資產管理公司)壞帳至今仍然存在。以更大的規模重複這一花招不會那麼容易。

從今年年初開始,政府試圖選擇性地處理首次的違約,包括企業違約,以及經由影子銀行賣出的高度投機性「證券」的違約。這是試圖約束更加魯莽的投機行為,但在大多數情況下,中央政府選擇允許救助和避免違約,因為他們多麼害怕即便某些隱蔽的影子金融產品的破產也會引發更廣泛的系統性危機。李克強將中國銀行業改革比作「拆地雷」不是沒有原因的。

樓市低迷已經開始投資減少GDP的主要驅動力)拖累經濟增長。它也加劇了債台高築的地方政府的經濟困境,因為它們依靠賣地獲得很大一部分收入——2013年平均為39%。在某些省份,尤其是樓市泡沫極其嚴重的省份,形勢更為嚴峻。在浙江省,土地出讓收入差不多是地方政府直接債務的70%天津也不會比它少很多。

House prices have skyrocketed.

樓價飆升。

全球附帶影響

瑞銀集團(UBS)前首席經濟學家喬治馬格努斯(George Magnus)對《金融時報》說:「中國房地產業是全球經濟最重要的部門」。這說明了高風險對於全球資本主義的重要意義。根據官方數據,去年房地產為中國的GDP貢獻了16%而美國在其樓市泡沫頂峰時為8.9%2006年)。穆迪分析公司(Moodys Analytics)的研究認為,2013年房地產市場中國GDP23%

中國的建設熱潮從全世界吸收資源,製造了全球商品價格的「超循環」——從化石燃料到鐵礦石和木材——提升了非洲、拉丁美洲和亞洲的GDP增長率。因此這場熱潮的終結對於全球資本主義來說將是個壞消息。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