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佔中遊行抹黑民主運動為「暴力」

2014年八月月20日 下午 10:59Views: 66

泛民回應蒼白無力

社會主義行動 報導

經歷了個多月抹黑佔中的工程,8月17日「反佔中大聯盟」動員大規模親政府遊行,打著「保和平、保普選、反暴力、反佔中」旗號,指控佔領中環為激進暴力,會破壞香港穩定。大聯盟發言人周融聲稱,遊行人數為25萬人。遊行隊伍比七一疏落得多,且較七一遊行更早完結,但警方公佈遊行人數為11萬,多於今年七一遊行的9.8萬,其偏頗顯然易見。

「保普選、反佔中」意思是要香港民眾放棄公民抗命,先接受2017年中央安排的提委會篩選方案。在遊行前,有建制陣營放風威脅,如果2017年政府的政改方案不能通過,就要等多十年才有普選。如果2017年的假普選得以通過,政府並不會「循序漸進」將假普選民主化,反而會視之為一次專制政府的勝利,從而進一步打壓民主權利,包括為廿三條立法等。

建制派以大量人力物力動員支持者上街。通過社團聯會及鄉議局以金錢利誘動員,向每名參與者派發$200-500元的報酬,並贈送免費海鮮餐。亦有不少中資財團向員工施壓,要求他們上街;而親中學校亦組團帶學生充撐場面。當傳媒訪問參與者上街原因時,很多都答得胡裡胡塗。

與對待七一遊行截然不同,警察幾乎為親政府示威者開路,甚至縱容遊行人士到未封鎖的馬路上遊行,造成交通堵塞。相反在七一遊行時在交通安排上就諸多留難,更指控主辦單位的領頭車司機慢駛而將他逮捕。邐外,有親政府人士向人民力量反示威者擲雞蛋而誤中警員,但警方卻完全沒有追究。

圖片來源:香港獨立媒體

圖片來源:香港獨立媒體

建制派大動員

無疑這場是主權移交以來建制派最大規模的一次動員。參與遊行的建制派政客包括,行政會議成員張志剛、新民黨葉劉淑儀、立法會財委會主席吳亮星等。而特首梁振英、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發展局局長陳茂波、民政事務局局長曾德成等都在遊行前高調簽名反對佔中。

在7月至8月,建制陣營全力開動輿論機器,向佔領中環運動作出反擊。反佔中大聯盟在全港擺設400個街站,聲稱總共收集了150萬個簽名反對佔中。這是建制派向六二二公投80萬人支持公民提名、七一51萬人遊行、千人佔中預演(511名示威者被捕)所作出的回應。

無論中共及其屬下團體的動員手法如何醜態百出,這次可謂與反對陣營作出一次較量,我們必須認真對待。在2017年落實一人一票的「普選」前,中央政府要進一步強化自己的選票機器及上街機器,就如港區人大代表鄭耀棠所指,要確保特首選「零風險」,不僅要牢牢操控選舉結果,還要操控整個選舉過程,以免2012年的唐梁之爭翻版再現,曝露統治階級的內部權鬥。

未來群眾反抗愈趨激化時,建制陣營會更大力動員這些愛國勢力,而這些勢力往往有失控的危險,釀成「激進」的愛國群眾運動。

有線電台採訪,遊行人士不清楚遊行目的

有線電台採訪,遊行人士不清楚遊行目的

泛民回應蒼白無力

對於反佔中遊行,佔中領袖之一的戴耀廷表示「尊重市民權利」,又強調佔中是「迫不得已」才做。

因為八月人大決定公佈在即,自七一遊行後,建制派發動了一連串的抹黑工程,旨在壓制佔中運動的勢頭。中央政府顯然態度極為強硬,提出要提委會過半數支持才可成為特首候選人,門檻極高。但是,泛民主派依然寄望與中央談判,哀求政府不要過於強硬而「扼殺談判空間」。民主黨、公民黨與民協等近日與中聯辦主任張曉明會面後,語調非常溫和,沒有準備動員群眾反抗之勢。

此外,溫和泛民不斷淡化「公民提名」的議程,以更抽象的「國際標準」代替,而什麼是「國際標準」的普選並無明確定義。溫和泛民務求令群眾忘記公民提名,方便與中共日後談判妥協。

目前群眾普遍的反抗決心已經超越了泛民領導,因此泛民也十分畏怕與中共妥協會受群眾唾棄。如果人大決定將普選門檻「定死」,泛民因為害怕失去運動主導權而不得不發動一些抗議,但同時要削弱和壓制運動,避免與中央全面對抗。因此,近來溫和泛民有提及「局部佔中」、「分批佔中」、「流動佔中」等光怪陸離的策略。

人大決定公佈在即,社會主義行動繼續為佔中和罷課運動竭力宣傳。罷課和佔中可以作為運動的開始,繼而發展為罷工等更有力的抗爭,挑戰港府及其背後的中央政府和中港資本家。

圖片來源:RTHK

圖片來源:RTHK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