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警員射殺黑人布朗 費格遜市全城公憤

2014年八月月28日 下午 8:59Views: 184

警察鎮壓將密蘇里州社區變成大規模搜捕與暴動的「戰區」

本文於8月18日首次發怖於socialistworld.net,以下為刪節版:

Eljeer Hawkins 美國社會主義替代(工國委美國)

費格遜城群眾上街抗議警察針對有色人種及槍殺手無寸鐵的黑人。

費格遜城群眾上街抗議警察針對有色人種及槍殺手無寸鐵的黑人。

八月九日,一名手無吋鐵的十八歲學生米高.布朗(Michael Brown)密蘇里州的費格遜城被一名警員開槍射殺。事件起初,警察命令布朗走到行人道,然後很快就開。根據目擊者表示,布朗當時已經舉起雙手,表示其不會帶來任何威脅,但該員警依舊開槍,布朗當場喪命。面對倒臥在路旁的屍體,整個費格遜城的社區都陷入了一股公義的怒吼中,抗議警方赤裸裸的暴力。

布朗被後顯然激起了全民公憤,民眾最初發起遊行到警察局,而一些人趁機搶掠及投擲玻璃樽。及後群眾亦進行了許多──絕大部分都是和平的──示威抗議。不下一個目擊者反駁警方所聲稱當時布朗在試圖搶奪員警的配槍。

示威遭到愈來愈大的鎮壓:軍警察利用催淚彈、橡膠子彈和持續的挑釁,例如一名警員謔稱人們為「動物」。警察實際上將當地變成了戰區,並試圖封鎖媒體的採訪。記者們也成為了目標,至今有13人被捕,這包括兩名來自《華盛頓郵報》和《赫芬頓郵報》的記者,警察並向《半島電視台》的記者們發射催淚彈。至少有兩名示威者被警察槍擊。美軍老兵們也在社交媒體上批評,費格遜市警方的戰術猶如當年他們在伊拉克戰爭所使用的那樣。

我們社會主義替代要求警方立即撤退。我們也要求由獨立的委員會來全面調查事件,並包括有美國非裔組織、工會以及廣泛社會的代表參與,來揭露這宗殘殺與及後鎮壓示威的真相。整個警察系統都應該受到公眾質詢,包括涉案開槍的員警。

基於政府處理這些問題的無能,唯有透過將遊行抗議的行動蔓延至全國,才能夠實現一個真正、獨立的調查並有系統地處理警察暴力的根源問題,以及根深蒂固的種族和經濟不平等的問題。而這需要各社區及工人團體走在一起,組織成新的草根力量來建立和協調反種族主義和反警察暴力的抗爭運動。

日常的種族主義

在這個種族主義與資本主義社會下,米高.布朗只是長期受到社會暴力壓迫的工人階級和窮人(尤其是有色人種青年)的其中一人。在我們的青年人面對有系統的貧窮、警察暴力、殘酷的種族主義和大規模的囚禁之際,我們如何終結這個越來越嚴重的危機?

米高.布朗唯一的「罪名」就是,作為一個窮黑人,走進他祖母的在聖路易區費格遜市的家。黑人佔費格遜市人口的七成,但警方則主要為白人。在21,000人口中,四分一的市民生活在貧窮線以下。在一些周邊地區,貧窮率更高達四成。失業和低薪工作十分普遍。一份由「密蘇里人終結貧窮」同盟所發布的報告中指出,聖路易區的貧窮率由2011年的27.2%上升到2014年的29.3%。在密蘇里州600萬人口當中,就有約100萬人生活在貧窮。

多年來,種族衝突不斷地升溫。密蘇里州律政局在2013年發表的報告顯示,費格遜市警方所截停並拘捕的黑人駕駛者是白人的近兩倍,縱使在黑人司機搜到的違禁品的機率較低。

我們需要制度上的改變

要終結我們年輕人所面對的危機 - 在逐利的資本主義社會下制度性的種族主義 - 我們不可以讓這次的憤怒就這樣化為烏有。民主黨的政客試圖將民怨壓下去。不幸地,全國有色人種權益協會(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Advancement of Colored People)並沒有盡全力地推動抗爭來針對問題的根本。

這些事件指出,工人階級的即時任務就是要共同建立一個獨立團結的草根運動,由工人、青年、有色人種組成來為全民爭取生活工資的工作、房屋、醫療、教育與生活工資,以及結束警察暴力,並由社區直接民主管理公共安全的事務。

今天的資本主義社會下,法律和監獄系統的本質就是要維持大幅的貧富差距來保障利潤、私有產權和白人男性主導的統治階及位置。最富有的1%將其利潤最大化,同時在延續無了期的貧窮、政府無能、貪污腐敗與大量失業。在資本主義社會危機的時期,執法機關和統治階級擔憂他們做製造的社會問題會引爆出動盪,就會提升他們監控和鎮壓的策略,來保持他們對社會的控制。

這是為甚麼我們社會主義者提倡抗議射殺布朗的示威需要向全國蔓延!建立一個統一的草根運動來要求警察的透明度、問責性,並結束警察暴力和種族主義。團結鬥爭,反抗對工人、青年、新移民和有色人種的剝削、種族主義與鎮壓!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