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波拉病毒:失敗的資本主義下的受害者

2014年九月月27日 下午 4:21Views: 78

街上有腐敗的病人屍體…….醫療設施不堪負荷…….醫療人員大量地死亡

Jon Dale,社會主義黨(工國委英格蘭及威爾斯支部)

西非壟罩在恐怖的情況之下。伊波拉病毒帶給幾內亞(畿內亞)、賴比瑞亞(利比利亞)、獅子山共和國(塞拉里昂)許多的危機,並威脅著奈及利亞(尼日利亞)、塞內加爾及其他國家。

自1976年伊波拉病毒在剛果被發現後,在東非共有七次大流行。其中兩次在2012年,顯示著大流行有可能在短時間內爆發。但所有的政府在此次爆發前都沒有足夠的應變準備。

目前死亡人數已經超過兩千人,已經超過之前七次流行的死亡總數。其中42%在過去一個月內死亡,疫情明顯已經失去控制。

雖然伊波拉病毒相對於每年造成數百萬人死亡的瘧疾及肺結核來說只是個小疾病,但是伊波拉病毒並沒有任何預防性的疫苗或藥物及其帶有極高的傳染力。

西非各國醫療設施簡陋而落後,無力控制疫情

西非各國醫療設施簡陋而落後,無力控制疫情

崩潰點

現在急需要的是災難危機的應變處置。但是所有疫情國家的政府完全沒有辦法處理。

醫療體系已經瀕臨崩潰點。獅子山共和國的凱拉洪只有四台救護車供近50萬人使用。英勇的護士、醫生、掘墓者及其他第一線的工作人員缺乏足夠的個人保護設備來避免受到感染。賴比瑞亞的護士罷工來要求防護衣及更高的薪資。

世界衛生組織估計只要6億美金就可以停止疫情。這只是全世界2013年國防預算的0.034% 。當政府提到這些「 防衛」的支出時,到底是在防衛什麼的攻擊?

藥廠創造出極大的利潤,但他們並沒有發展伊波拉病毒預防性的疫苗或是藥方。因為伊波拉是稀有的疾病,只需要幾天的處置並且只感染窮得無法買藥的人。在1975年到2004年間超過1500種新藥進入市場,只有其中十種是對付每年害死數百萬人的熱帶傳染病。

對股東來說,賣給病人需要昂貴的支出並長期的治療才是有利的,就算是像國民保健服務(NHS)這種稅金補助的醫療照護機構也是一樣的。

一些具有潛力的伊波拉治療法開始得到姍姍來遲的發展。但如果急於將未試驗過的藥物拿來使用,可能會判隨著嚴重的副作用,並且會使人更加懷疑醫學已經與新殖民主義綁在一起了。

目前醫療照護機構急需大量資源的投資,以訓練人員及購買設備來隔離病人並且防止脫水。乾淨的水源對於衛生及疾病控制是非常重要的。
而同樣需要的是大眾的衛生計畫,像是健康教育。但依靠的不是腐敗的中央政府或是西方帝國主義。

病毒是不分國界的。我們需要一個民主社會的世界才可以協調各個國家來對抗這種不分國界的事物,不只是非洲而是整個世界。

剝削與壟斷

幾內亞、賴比瑞亞及獅子山共和國皆因為過去25年的內戰而殘破不堪。他們是世界上最貧窮的國家之一,儘管擁有豐富的自然資源。因為幾個世紀的帝國主義發展,竭盡從礦產及作物換取吸走大量的財富。
相對於醫療照護、教育及基礎建設,他們要花更多錢用於償還世界銀行及國際貨幣組織的利息。而「援助」是有條件的,包括私有化醫療及其他公共服務機構。

將「大藥廠」國有化

考量到生化武器攻擊,伊波拉治療的研究是由美國國防部來執行。2013年匹茲堡大學的生物安全中心報告指出單株抗體有可能治療像是伊波拉的感染性疾病。

2015年,販賣這些治療可以創造出627億美金。其中75%是對於癌症或是類風濕性關節炎這種需要長期治療的疾病。唯一發展關於感染性疾病的治療只有對象為早產兒的治療,其需要六個月的療程。

2012年,每位病人每年要支出25000美金的醫藥費。改變生產的方法有可能減少九成的成本。但是生物安全中心的報告指出「這並不是商業上最優先的選項」。

整個醫藥產業必須公有化及民主化地為滿足需要而計畫,而不是由利潤來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