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數中國人預料對日開戰

2014年十月月2日 下午 2:06Views: 212

好戰政府為爭地區霸權,令國際緊張局勢更為激化

Dikang, chinaworker.info

53%的中國受訪者與29%的日本受訪者認為近年內兩國將會開戰。這是由《言論》(日本報社)和《中國日報》社所作的最新民意調查,發表於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中國與世界第三大經濟體──日本之間,關於釣魚-尖閣列島主權衝突兩週年之時。2012年9月11日,由野田佳彥領導的日本前政府,發動了一場「國有化」中國東海部分有爭議島嶼群的運動,此舉令兩國外交漸漸陷入僵局,如今帝國主義言論日見高漲,兩國海空軍事演習也在有爭議海域上演著「貓捉老鼠」的遊戲。去年日本戰鬥機就與中國民航產生衝突達415次,是前年的306倍。

參照最新民意調查,38%的日本受訪者認為戰爭不會發生,相較於去年這一數據下降了9個百分點。此外,93%的日本受訪者並不待見中國國民,而在中國受訪者中,不待見日本國民的佔87%。

東京的群眾示威反對安倍修憲。

東京的群眾示威反對安倍修憲。

統治者的「強化」措施

Jeff Kingston,一個來自美國的日本專家告訴《財經時報》,日本媒體一直在煽動對中的負面情緒,且以安倍晉三為首的自由民主黨(自民黨)所領導的國民政府,也一直在討論中國威脅論,以此「強化」此種「焦慮」。安倍晉三於今年初,曾將當下中日關係與第一次世界大戰時期的英德關係相對比,這一言論引起軒然大波,成為全球頭條新聞。

兩國政府都在刻意煽動民族主義,聚焦領土衝突(包括無人島嶼,甚至岩礁),實際是為穩固他們的支撐基礎──國內外資本家所要求的新自由主義經濟改革。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如今在他一黨專政的國度中正捲入一場複雜而又縱橫交織的權力鬥爭。他以反腐敗作為掩蓋,不斷想要進一步在北京權力集中化,並打破當前經濟對債務的極度危險的依賴,加快新自由主義改革措施。

為此,習近平一直在塑造自己的「強者」形象,並維護中國新生的區域軍事力量。民族主義,特別是成為世界第一的「中國夢」,就被當作是一種鴉片,以安撫群眾對政府政策,以及不斷深化的經濟不振的不滿。中國對美國及其地區盟友,其中以日本為首的對抗,也意味著在展示一種實力以恐嚇中國內部的不穩定地區,如新疆,西藏,香港,也包括台灣,對北京而言,他仍然希望最終可在其控制下重新合併海峽兩岸。

在日本將有爭議島嶼「國有化」(這是社會主義者所絕對反對的,並且這一反對擴及包括中國在內的所有敵對國家)之時,中國發生了大規模針對日企、日產汽車、甚至日式餐飲業的抗議活動,這些抗議活動部分是由中共所鼓動,作為一種方式令社會基層「釋放壓力」,以轉移人民對政府的憤怒。

今年五月,類似的現象也發生在了越南,在中國將石油鑽機安置在了兩國共有的南海海域後,數以萬計的越南人參與了反華抗議,並引起騷亂,這在最初竟被政府認可。越南政府自曝這些抗議活動引起460家工廠被襲擊,包括韓國、新加坡以及中國大陸和台灣,造成數百萬美元的損失,並至少有四人死亡。而台灣作為越南血汗工廠和工業區的最大投資者──而非中國大陸企業──首當其後受到民怨的沖擊。

安培的右翼進程

安倍晉三,和習近平一樣作為政治王朝的「太子黨」,也正借民族主義故作姿態,以「中國威脅論」推動不斷增強的日本軍事化議程,並推進中國經濟對亞洲影響力不斷增強的抵觸情緒。去年十二月,安倍不顧來自美方的壓力,前往東京靖國神社-與日本戰時暴行有著極強關聯的地方-進行了一次頗為爭議的參拜。自2012年下旬上台以來,安倍晉三由於極大程度地利用了釣魚島-尖閣列島這一爭議話題,如今已被極端民族主義和「修正主義」所包圍,「修正主義」一向否定日本的戰爭罪行,其中包括不承認日本曾大規模強迫佔領區婦女變成性奴(即「慰安婦」)。本週,安倍內閣一位新任命的部長和另一位著名自民黨成員就被曝出與一個公開的新納粹黨領導人合影。

安倍政府最近批准了一項對和平憲法的「重新解釋」,自1945年以來首次允許自衛隊出兵海外。這一政策在日本國內引起了強烈的反對,在東京數以萬計的日本國民上街遊行,並打出反「法西斯」口號。一名抗議者還在東京最繁忙的火車站外自燃。而政府不斷上升的民族主義傾向並不僅僅只與日本軍事化議程有關,同時也作為一種掩護以打擊工人階級以及公共部門,並藉此對政治活動和公民自由採取一種更為專制的控制。

安倍晉三一直採取極度活躍的區域外交,幾乎訪問了所有東亞國家(但明顯不包括中國),以達成新的金融貿易協議,並在某種情況下加強軍事聯繫。安倍晉三最近舉辦了與印度右翼領導人納倫德拉·莫迪的會談,並宣布這兩位亞洲巨人之間的「特殊戰略全球夥伴關係」。這顯然是對壘中國的──由莫迪所指控──「擴張主義心態」。在這次會談期間,日本政府承諾將會對印投資34億美元。

本週,安倍晉三到訪孟加拉國,後前往斯里蘭卡,是近25年內第一位訪問此島國的日本首相。安培到訪後,習近平亦將會抵達科倫坡,在該地區上演瘋狂的外交爭奪戰。斯里蘭卡早已陷入中印兩國的拉鋸戰之中,成為兩國競爭影響力的砝碼之一,而安倍的到訪,意味著日本帝國主義也想分此一杯羹。隨著菲律賓和越南等國政府也與中國在中國南海爭議海域不斷發生主權衝突,如美國般,安倍晉三也已向這些政府提供支持和海軍裝備,尤其在菲律賓事務上最為公然。

安倍與印度總理莫迪會面

安倍與印度總理莫迪會面

美國「重返」所帶來的災難

美國帝國主義的政策讓周邊地區的局勢更為升溫。由於在穆斯林世界中魯莽的軍事冒險遭受一系列失敗,美國正試圖在亞太地區重奪過去的主導地位,並愈加受到中國經濟力量崛起的挑戰。這正是奧巴馬在2011年提出「重返亞洲」的因由。這個「重返」(或者華盛頓現在更喜歡稱之為「再平衡」)是一個政治、經濟與軍事戰略,讓美國的力量可以重新集中到成為了今天世界資本主義主要舞台的亞洲。在軍事層面,這代表了更多的新基地以及和新舊盟友締結防衛條約,包括自四分一世紀前美國被迫關閉其軍事基地後,美軍重新駐守菲律賓。

但是美國也被史無前例的經濟危機所困擾,並被迫將其軍費開支減少,而這就是「重返亞洲」戰略的其中一個要點,讓其亞太地區的盟友──主要是澳洲、南韓、印度和特別是日本──來更大地分擔這個軍費負擔。這正導致區內的軍事競賽,而最明顯的是日本在美國的支持下擴軍,威脅區內的穩定性。

經濟上,伴隨著「重返」政策的是美國推動的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議(TPP),一個新自由主義的貿易和投資條約,由於區內各談判國國內潛在的巨大反對,此案能成功落實與否還不得而知。TPP是為了滿足跨國企業對利潤的貪婪,但也是美國為圍堵中國而建立的「亞洲民主國家」政治同盟(滑稽的是,這卻包括了汶萊、新加坡和越南)。一些TPP會遇到的阻礙已經見於安倍政府在農業與汽車業未能滿足美國-TPP的要求。

正當中國在海外投資的萎縮,其政權在周邊地區的衝突中也變得更強硬起來,以獲得尤其是在東南亞中如礦產、銀行、基建、運輸和其他行業的重要利益。北京擁護著西方與美國的「消亡論」,並更加積極地抗衡和阻擋美國在區內的計畫,但同時亦小心避免發生直接的衝突,因美國的軍事實力仍然壓倒性優於中國(美國的軍費開支是排第二的中國之四倍),而且中美之間的軍事衝突將會帶來災難性的經濟後果。

社會主義者反對美國的「重返」,該政策政會在整個亞洲引爆潛在的災難性衝突。美國過去十年來在中東地區(伊拉克、利比亞、索馬里、敘利亞以及其他地方)的軍事冒險與干預為當地所帶來的長期不穩已經是前車之鑑。與此同時,我們也反對各亞洲國家政府煽動的民主主義措辭,包括北京政府。縱使現階段還未完全世界性,中國的專制政權同樣在追求自己的列強野心,並煽動民族主義對立,同時亦讓如日本安倍晉三的右翼政客有「藉口」推動自己的反動政治議程。

2014年越南爆發反華示威

2014年越南爆發反華示威

反對民族主義和資本主義

整個亞洲區內右翼民族主義政府的崛起,加上他們瘋狂地增加的軍費,已經對數以億計民眾的民生與和平帶來嚴重威脅。亞洲的軍事開支總和在現代史上首次地超越了歐洲。同時間,世界上60%的貧民窟就是在亞洲。單是南亞就有2.7億失學兒童。政府一方面把億計的資金來添置潛水艇、導彈系統和巡邏艇,卻不肯增加對學校和醫院的開支,並向貧苦大眾進行私有化和外判化的海嘯打擊。

這就是資本主義的邏輯,其本身就是一套病入膏肓和滿載危機的制度,並只能在犧牲大量的群眾下保障一小撮富豪菁英們的利益。就連亞洲最富有的日本,過去曾作為貧富差距最低的國家之一,根據政府數字今天有16.3%的兒童生活在「經濟困難」當中。安倍正在計畫更多的新自由主義的改革,日本的兼職、臨時和其他非固定工作崗位的工人數字在過去15年躍增至197萬人,佔總勞動人口的38%。

社會主義者呼籲發起工人運動來抵抗民族主義的毒藥,並將鬥爭基中在反抗階級敵人──資本家及其政府。全世界民族主義升溫的地區中,都存在著獨立工人階級政治的真空。從中國到日本美國的局勢都在渴求著群眾性工人政黨、社會主義政策與戰鬥性工會。工人們在習近平、安倍晉三、奧巴馬及其幕僚的軍事計畫中並不會得到任何好處,相反現在急需要的是組織起來並向這些反工人的政策與政府去鬥爭。正如馬克思說過那樣,工人無祖國,我們的鬥爭是國際性的!

  • 在東海及南海衝突中反對所有的好戰政府!
  • 跨國地連結起工人鬥爭,抵抗資本主義、外判、零散化和私有化!
  • 我們要的是學校、醫院和廉價房屋,而不是大殺傷力武器!
  • 反對新自由主義的TPP以及所有資本家的貿易協議!
  • 將東海及南海地區去軍事化!
  • 區內的海洋資源由周邊地區的民眾共同分享,成為民主計劃及管理的「國際共同區」──作為亞洲民主社會主義邦聯的一部份!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