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抗警察暴力 需要號召罷課罷工一天

2014年十月月20日 下午 8:17Views: 115

hong-kong-6

雨傘運動 不應撤退 打倒梁振英!急須建立民主行動委員會,制訂運動方向

社會主義行動 10月19日傳單

雨傘運動經過了三個星期,為了實現真普選,打倒梁振英佔領者抵抗了警察近乎失控的暴力,堅忍黑幫的暴力襲擊,被驅趕後又再度重新佔領。在10月18日凌晨,9千名群眾重奪旺角佔領區,遠遠出乎政府和警察的預算,群眾即使面對警察多次以胡椒噴霧及警棍襲擊,但仍然成功奪回旺角街道,甚至一度迫使警察退後防線至登打士街,群眾又一次擊敗警察!

著名美籍戰地女記者波恩斯坦(Paula Bronstein)站在私家車頂上,遭警方以刑事毀壞罪拘捕,也有其他記者被警棍打中。有示威者被打至頭破血流,是六七暴動以來首次發生的。

政府採取拖延策略,等待民氣消耗。政府目的是分裂運動,然後讓泛民政客及佔中三子等妥協派宣佈撤離,甚至批評「激進分子騎劫」。政府想孤立不妥協的年輕人,然後加強鎮壓去驅散整場運動。

可是,政府一再計算錯誤,不斷惹起民情反彈,包括反黑警員在龍和道曾毒打示威人士曾偉超、警察強行在旺角清場,再一次激起群眾重新佔領。由928警察投射摧淚彈、10月3日的黑幫襲擊、警黑合作、到龍和道及旺角暴力清場,每次都是政府的計算失誤而令民氣再度凝聚起來。

單靠佔領並不足夠 - 如何升級?

DNSY1018OCLPSAT039

面對著警察、黑社會的暴力,市民依然不斷回到佔領場地,顯示群眾的勇敢和鬥志。然而,一批年輕佔領者對於現時運動停滯不前感到不耐煩,發起零散的堵塞行動,但這種「快閃」行動難以長期鞏固佔領,若果誇大直接行動,而忽視了集體力量的話,佔領將難以長久持續下去。要真正保衛佔領區只能依靠說服群眾,改變民意,動員更多市民上街,才能打倒梁振英。群眾動員不能依靠小撮人的直接行動所取代。十月十八日,我們在旺角的勝利示範了如何保護佔領區:團體和普通市民大規模動員群眾參與。若果佔領區中有一個民主的行動委員會,有協調、有系統地運作,將更有效地鞏固佔領區,而且提供平台讓所有人通過討論及投票,民主地決定運動的下一步。

社會主義行動一直支持並參與佔領行動,但我們認為,根據全世界的佔領經濟(美國、西班牙、希臘等),要長時間維持佔領是非常困難的,因此,罷課罷工相當重要,尤其罷工是更有力的鬥爭手段。

因此,現在有必要重啟罷課,以罷課一天作為開始,對抗警察暴力,迫使梁振英及曾偉雄下台。學聯等主要團體應該盡快宣佈罷課日子。9月的罷課是香港群眾運動的一大進步,也因此啟動了雨傘運動,但也應從之前罷課汲取經驗- 如果有民主的罷委員去組織大規模學生群眾參與,並協調各校各系的罷課,罷課的力量會更強大。此外,罷交稅及罷工等抗命手段,也有必要展開討論,其他抗命手段不是取代了佔領堵路,但會作為補充和將運動升級的手段。

雨傘革命 傳遍中國

china

梁振英的態度極為強硬,是因為有中共撐腰。顯然,除非雨傘革命能演化成威脅中共統治的革命鬥爭,中共絕不會讓香港有真正的普選,更莫說在大陸民主上退讓。而要威脅中共統治,雨傘運動就不能限制在港,必須擴散到中國大陸,尤其鼓動大陸血汗工廠工人的鬥爭。這是唯一一個能擊敗中共獨裁者的戰略。中共實際上比想像中脆弱得多。如果中共真的如此強大,就不會害怕香港有真普選。中共害怕真普選就正好反映其外強中乾,他們知道自己的統治命懸一線。

在運動爆發的首幾天,自發鬆散的佔領者以無比的熱情發起了行動,但在政府的暴力攻擊下,這鬥爭模式受到嚴重的考驗。因此,民主組織乃當務之急。解決出路在每個佔據地點建立行動委員會,以協調動員工作及組建自衛隊,類似的民主組織也要在學校和工作場所中成立,推動罷課罷工。這些委員會為需要決定運動策略,並透過公開民主的討論作出合適的政治回應。運動民主必須全面民主,才能擊敗政府。
建立工人政黨
雨傘革命的成敗一定要以實質改變,而非所謂「公民覺醒」來衡量。梁振英政府必須下台,但不要換人不換制度,我們要求立即實現真普選,要求真正民主選舉產生繼任者,廢除中共和資本家壟斷的提委會,不可以限制參選人。

社會主義行動認為,這也應該聯繫到以真正的人民議會取代立法會,議會代表均由普選產生,人民並擁有隨時召回的權利,而政治代表的薪金應與普通技術工人工資看齊。

我們將民主鬥爭與反資本主義的必要連繫起來,需要建立新的工人群眾政黨,來整合這場運動的工人階級與左翼分子。中共在港利益千絲萬褸,雨傘運動也要挑戰操控香港的商賈鉅富,並且為社會主義替代和民主控制銀行等贏得支持。這是唯一能夠解決貧富懸殊、地產霸權、工資停滯及公共事業私有化的惡夢。雨傘運動亦需要支持以下訴求:

★全民退休保障 - 不要老年貧窮
★最低工資$40,標準工時40小時,外傭得到平等權利及保護
★凍結租金,大量增建公屋,給予年輕人居所

雨傘運動若要擴大,爭取更多支持,抗衡反佔領陣營,就要支持這些訴求。梁振英會說這些訴求也是「不切實際」。但若果將真普選的抗爭連繫至反資本主義的鬥爭,將可創造勢不可擋的運動。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