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格蘭:獨立公投以及反資本主義的鬥爭

2014年十一月月4日 下午 2:39Views: 135

對國際工運的教訓

9月18日的蘇格蘭獨立公投,已經演變為一場針對英資緊縮政策,以及右翼卡梅倫政府的大規模反抗活動。工人國際委員會(CWI)及其蘇格蘭支部均支持蘇格蘭脫離英國,成為獨立國家。與此同時,我們主張這也必須連繫至蘇格蘭乃至全球的社會主義鬥爭。

以下刊登了兩篇經過刪節的文章。一篇的作者是蘇格蘭社會主義黨的領袖之一Philip Stott;另一篇的作者為社會主義黨(英格蘭和威爾士)總書記Peter Taaffe。這兩篇文章對於社會主義者如何解決全國性問題提供了重要借鑒。

值得注意的是,幾乎全球的統治階級都支持英國資本家,反對蘇格蘭的分離活動,而部分左翼也如是。歐盟領袖擔憂蘇格蘭上演的獨立公投可能會誘發連鎖反應,刺激像比利時、意大利,尤其是西班牙這些國家。因為在這些國家裡,民族和語言的隔膜因為資本主義危機而加深。一位德國政治家對於反蘇獨陣營獲勝表示了歡迎,因為「它阻止了歐洲的進一步分裂」。美國總統奧巴馬和前總統克林頓也支持反獨立陣營。

中國政府總理李克強表示,希望看到一個「統一」的大英帝國。李的這番言論並不出乎意料,因為中共對於西藏、新疆等地的「分離主義」非常擔心。中國內地以及香港的一些反對團體認為,英國同意在蘇格蘭舉行全民公投,完全是對其高度「民主」的一次證明,在中國等獨裁國家是無法想像的。但是,這樣的觀點是膚淺和錯誤的。比利時和西班牙同樣是資本主義的「民主國家」,這兩國的領導人均禁止了少數族裔的類似公投。這兩國的領導人因為卡梅倫錯誤地同意蘇格蘭公投而感到十分尷尬與惱火。

事實上,卡梅倫決定同意公投時,民調顯示只有近1/4的蘇格蘭人支持獨立。卡梅倫當時相信通過壓倒性的勝利,可以徹底埋葬獨立的幽靈。這完全是錯打了算盤。當運動開始後,親獨勢力急劇增長,蘇格蘭人意識到他們握有一個絕佳的機會,可以通過選票,向數十年來反工人階級的政策和新自由主義予以回擊。儘管親獨的主要大黨是蘇格蘭民族黨(SNP),該黨於蘇格蘭委任政府執政。該黨持親資立場,其獨立計劃極為有局限。

英政府和主要大黨(包括親資的反對派工黨)共同出台了「恐怖計劃」(Project Fear),聲稱蘇格蘭獨立會導致經濟崩潰和失業率高攀,通過渲染此種景象來恫嚇蘇格蘭民眾。值得留意的是,香港本土派在這問題上的混淆,一方面本土派與港獨想法眉來眼去,但卻對英資政體抱有幻想。這點令他們不只一次對於蘇格蘭所發生的事情三緘其口。

英國首相卡梅倫錯誤地舉辦蘇格蘭獨立公投

英國首相卡梅倫錯誤地舉辦蘇格蘭獨立公投

160萬票支持獨立,彰顯工人階級反緊縮政策的抗爭

亟需籌建全新的工人階級政黨

Philip Stott 社會主義黨蘇格蘭(CWI蘇格蘭)

在同強大的英資建制的較量中,蘇獨陣營仍然獲得了超過160萬人(45%)的支持,絕大部分都來自工人階級,而反獨陣營則獲得了55%的選票。根據名為YouGov的投票統計,親獨的比重在2014年1月份時只有24%。隨著數以萬計的工人階級投向獨立陣營,希望借此尋求徹底的變革,並擺脫緊縮政策,在接下來的9個月內,親獨的比重增長了21%。

在投票日的前10天裡,反獨立陣營受到了真切的威脅,資本建制也從根基上受到動搖。然而,為了挽救自己的階級利益,資產階級在最後一刻,承諾給予蘇格蘭更大的自治權,加上大公司、資本家媒體、保守黨、工黨、自由民主黨共同發力,鋪天蓋地宣傳「恐怖計劃」,令反獨陣營得以勝利。

事實上,相當多的工人階級和年輕人拒絕接受恐嚇,投票支持獨立,反映了經濟緊縮受害者的呼聲。他們希望使用公投作為武器來向政治建制反擊。

那些投票贊成獨立的人們自然很失望,但是繼續同緊縮政策抗爭,繼續為蘇格蘭爭取嶄新政治未來。進一步來說,這場由資產階級發動的恫嚇行動,直接令蘇格蘭工人階級激進化,且注入了活力。通過這場鬥爭,工人階級認識到資本精英分子為了保護其自身利益,可以去得有多盡。

高投票率

此次公投吸引了360萬選民參與,規模空前。投票率高達85%,創下記錄。工人階級的投票率史無前例。曾經關於蘇格蘭房屋計劃的投票裡,投票率超過70%。通常地方議會選舉的投票率只有25-30%。無數工人階級投票支持獨立,希望藉此擺殘酷的緊縮政策,並且脫離那些實施這些緊縮政策的資本精英統治。

工人階級的大本營包括蘇格蘭最大的城市Glasgow、Dundee、North Lanarkshire和West Dunbartonshire。這些地區多數均投票支持獨立。分佈在蘇格蘭各城市和小鎮的工人階級社區,大部分也都選擇支持獨立。

的確也有一些工人受到大公司和媒體排山倒海的恐嚇和敲詐,因而反對獨立,很多是情不願地投反對票。這些媒體和大公司威脅,如果蘇格蘭獨立,工人們將會失去工作,大公司將會搬到英格蘭,工人階級的境況在獨立之後會變得更差。

媒體一面倒地仇視獨立。在蘇格蘭,只有《先驅報》週日版這份報紙支持獨立。《BBC》赤裸裸的偏頗報道激起了民眾怒火,曝露了其大企業利益代表的本質。蘇格蘭民族黨領導人沒能夠及時回應這些指責,反而強調他們希望為大企業減稅,希望組成貨幣聯盟,將獨立的蘇格蘭繼續捆綁在經濟緊縮中。這使得「恐怖計劃」的宣傳沒有得到有力回擊。

這次獨立失敗的另一個關鍵因素是,蘇格蘭民族黨領導層的蘇獨提綱預定會延續資本主義,並無清楚結束削支,令群眾對其欠缺信心。在活動進行過程中,持續表現出對Alex Salmond及民族黨缺乏信任和信心。根據民調,許多蘇格蘭人認為,蘇格蘭及他們的家庭在民族黨版本的獨立狀況下,經濟情況會變得更加嚴峻。

建立新的政黨

如果一個工人階級群眾政黨存在的話,通過提出結束削支、支持公有制、支持生活工資等清晰的政策,就可以更大力動員親獨票。這意味著一個為人民而非富翁服務的社會主義的蘇格蘭。投票率高,加上民眾對於Tommy Sheridan和「希望戰勝恐懼遊行」(社會黨蘇格蘭在當中扮演了領導角色)的熱情,展示了上述理念的潛在可能。

為工人階級提供一個全新的政治陣營,目前組建新的工人群眾政黨是是當務之急。如果這任務被拖延,就會錯失機會,讓親資的蘇格蘭民族黨捷足先登。

正如「社會黨蘇格蘭」之前預測,大批的工人階級借此次全民公投向政治精英反抗,並挑戰強加在全蘇社區的緊縮政策。因此,投票取向反映了階級分野。

蘇格蘭較富裕的中產階級和鄉民多數都反對獨立。超過55歲的民眾也大多反對獨立。支持獨立的160萬民眾中,絕大部分都是工人階級。年輕人更大力親獨衡, 16-17歲的年輕人中有71%支持獨立。

無意義的勝利

對資產階級及政治精英而言,公投結果只是一場無意義的勝利。這場公投將英資體制推向不穩定的新狀態。蘇格蘭不免會要求更廣泛的權利下放。威爾士和北愛爾蘭也會要求更大自主權,英格蘭方面也是如此。

然而,蘇獨議題並未像卡梅倫所聲稱那樣「在一代人之內得已解決」。要求再次公投的呼聲一定會增長。尤其是在2015年英國大選之際。各大黨派(包括工黨)屆時會繼續財政緊縮及削支。

工黨已經失去了工人階級的支持

最重要的是,此次公投曝露了主要親商政黨的支持度下滑,特別是蘇格蘭工黨。保守黨和自民黨在蘇格蘭幾乎可以被視為無物。但是,工黨是「恐怖計劃」的主要推手,並且同保守黨密切合作,進一步削弱工人階級對工黨的支持度。誠如一位英國醫療服務體系的員工所述:「工黨拯救了大英帝國,卻失去了工人階級」。

親資的蘇格蘭民族黨的局限,在今次公投中也表露無遺。從遭受倫敦建制的攻擊中,民族黨的支持度有所增長,但是該黨在過往執政期間,依從中央政府要求,持續實行削支和緊縮政策。民族黨版本的獨立是建立在資本主義基礎之上,繼續保留英鎊,並由英格蘭銀行繼續管控,以及保留君主制的(假)獨立。因此,該政黨無法在公投活動的最後階段有效地應來自資產階級政府的猛烈攻擊。

社會黨蘇格蘭(CWI)協助組織大會,去了解社會主義者對獨立的看法。上圖為丹地的會議

社會黨蘇格蘭(CWI)協助組織大會,去了解社會主義者對獨立的看法。上圖為丹地的會議

者和民族問題

蘭獨立的激烈辯論所造成的國際可見今天幾乎任何或多或少地存在隨時的民族問題。一些地家的民族問題之前似乎已了,但是世界經濟危機又使它重

意味運動——尤其是自者和克思主的——有必要解決這個問題。在這個過程中,我避免落入機陷阱,避免聽資產階級民族主,避免採取空洞的、抽的、宣性的但永不能系真正工(尤其是其中受迫的階層的方法。

去四十年的每個階工國委(CWI克思主力量都支持人在民族的合理要求。但是,在上世70年代裡的領導層中,不是右翼,而且多「左」,寸進的自治而我們則給予明確支持。但是沒有讓人誤以為這是為蘇人解所有問題的「極目」。

在捍衛蘇民族自決權的同,我並不支持由不同民族成的巴干化家。如果想像任何一個國尤其是一孤立並解自身問題是荒的。在這個全球化的世界上,有哪個國家可以單獨生存資產階級為追求「統一」,成立了歐盟,體現了有、技勞動)有需要整個甚至世圍內組織。但是資產階級不能底克服私有制或者民家的制。只有工人階級團結行動,才能過歐洲社民主來實現這一任

所以,在立的社義蘇蘭時,我的同志系至建立社義聯求。首先是、英格、威士和愛爾蘭乃至義歐洲。

期以的前方向都是清晰的。民族黨(SNP當選並為議會,曾被看作通往「立」之路的中站,尤其是活躍於公投運動工人階級。特40-50%的年輕人在公投獲批准前很久就已接受了這個想法。克思主者的任是在體上予支持,但要力圖賦予它社去和結合了警告民族黨方案的不足之處就最小限度而言)如果繼續停留在本主框架,那麼推動獨運動的社會訴求幾乎會實現。相反,除非工人能利用公投的勝利打破本主將面對殘酷的緊縮政策

李克強支持卡梅倫,反對蘇格蘭獨立

李克強支持卡梅倫,反對蘇格蘭獨立

左翼犯過錯誤

公投運動給工人階級提供了一抵抗英國資產階級有系因此親獨標語牌上寫著「永遠結束保守黨治」。不幸的是,只要口惠而不至的民族黨繼續統治,削支和親商政策不會隨著獨立而自動結束。不,這句口號展現了親立場背後階級感情。

所以,令人以置信的是,部分左翼人士,像加洛George Galloway,激小黨「尊重黨」的議員),都與保守黨、自民黨以及聲譽文禮彬Ed Miliband,工黨)站在反立的陣營管加洛維過英勇地反伊拉克戰爭,而且支持社的一般概念,但在16辯論會上,大部分年人都噓聲

出版《晨星》的英黨(CPB)也站在史的立面。「必須將在公投中投反跳板,動員全英工人階級要求真正的法改革」,就是它的立(《蘭獨問題的宣言》,201434日)。既然你反對蘇工人階級的願望,目標怎可能成功?

裡所含的觀點是,支持蘇獨會分化工人階級但是也有可能支持立,也同時團結工人階級。一多世前,思和列寧就解答了這個問題從馬克思代以克思主義運動對此問分成各種派別。一般來說克思主張國家的一。但是和恩格斯人都倡議愛爾蘭獨立。克思,只有在立後,才能提出愛爾蘭和英問題

列寧深化了路線,教育俄工人保受沙皇迫的民族決權。他只有這樣,才能得被迫民族的群的信任。在社主共和的基上,他,而自願地把自己的命和俄的命運連繫在一起。看法在俄革命的程中得到了切實的確。正如1918立出去的芬示,布克承包括分離在的民族自決權

英共和左翼小體——包括一些所的「克思主——的論調森堡(Rosa Luxemburg)的回音。森堡反列寧提出的民族自決權,也反克在1917奪權後把土地交給農民。她這些訴退步。相反,布克成功地團結了工人階級,因也反對資產階級的民族主正如工人國際員會CWI)在也一直如是

列寧解釋說,有你可以後退一步以便前進兩步。土地分給農民是得他的信任。只有經過一段時間並得到他同,才能相信大農業的必要性。這個道理也適用於民族自迫的民族經過實現自己要求的段,允實踐在更大模上一生力的需要,實現自願的合。

全世界,只有工國委(CWI在民族問題持一的立例如,社工人黨(SWP)在上世70年代大自治辯論聲稱:「如果最公投得以在和威行,我們會棄權並不是迴避爭論……棄權會把我運動中的其他派別——他在新改良主面前驚惶退讓——使我和工袖以及英民族主義陣營站在同一陣線上」(《民族問題》,19979月)。後來,一政策未就被意地拋棄了。

公投的問題

的確,有以理想的形式行。公投不是工人階級及其的首武器。裁者或者不民主的政權經常使用公投自己的主造勢,只簡單選項是反運動和特是社被迫冒政治風險,不能有效宣揚自己的觀點綱領站在資產階級或者親資勢力身旁,共用一平台。

如果真正的社會主義者不能將自己的觀點與綱領與暫時的民族主盟友」,那麼公投就是一陷阱。與民族主義者區分,不代表非得直接攻與之盟的力。有只要提出綱領工人明白我與民族主者的不同,就足了。如果我能夠有技巧解釋,聽得出正確的政治結論工人尤其如此。但有時可能必更尖銳把自己的綱領觀點資產階級或者小民族主次公投民族黨以及左翼民族主區別開

公投的工國委(CWI員沒有落入支持民族黨的陷阱。在體上極支持親獨運動的同黨(SPS加入了一傑出的、立的、工人階級路線的的有效運動這場運動將成百上千情的工人吸引到裡丹(Tommy Sheridan)和卓越的。甚至媒體巨伯特默多克(Rupert Murdoch)也反地恭道,親獨運動中有太多突出的「左派」。

而且,我們闡綱領細節,與那些民族主者的錯誤觀點形成了比。他本主為蘇了一副美好的前景。民族黨之前提出的所有本主模範——愛爾蘭、冰以及整斯堪的納維亞——然都因為毀滅性的世界經濟危機而失去光彩。公投反映出緊縮政策遭到了大,不管它是自威斯敏斯特丁堡。投票的人口統計上,可見是工人階級——尤其是其中最貧窮、最受迫的階層——投了成票包括格拉斯哥、丹迪、西丹巴郡和北拉克郡。與工人站在一起的有大部分16-17的年人,他多支持立。

偉大的馬克思主義思想家及戰士,羅莎盧森堡,但她在民族問題上犯過錯。

偉大的馬克思主義思想家及戰士,羅莎盧森堡,但她在民族問題上犯過錯。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