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衛旺角 行動升級 罷課罷工一天

2014年十一月月13日 下午 11:34Views: 81

以下是社會主義行動於11月13日在旺角佔領區派發的傳單

需要召開群眾民主會議 決定下一步行動

雨傘革命堅持了超過六個星期,佔領群眾爭取民主的意志堅定,無懼警察多次暴力清場,民意勢不可擋。早有傳警方多個星期來部署,於北京APEC會議結束後清場。習近平與梁振英在雨傘革命爆發以來首次會面,為特首打壓運動打了強心針。

法院延長臨時禁制令,今次法庭執達吏將加強與警察合作,屆時將有7千名警察隨時候命。法官亦強調示威者可能會觸犯藐視法庭,製造白色恐怖。

社會主義行動支持保衛旺角佔領區,現在需要大力動員,為未來幾天的戰爭準備。此外,當務之急是組織民主的糾察隊,用作協調守衛工作。我們譴責法院禁制令,因為法庭只顧保障商人利益及財產權,無視市民示威及集會的自由。雨傘革命的第一天就是違法抗命的,「法治」只是權貴的政治工具,我們不應順從。

行動升級 佔領學校

社會主義行動支持佔領行動,但顯然單靠佔領一招,力量並不足以迫使政府妥協。運動必須升級至更有力、更有效的抗爭手段。佔領運動可以擴展至大學,由學生及市民佔領校園,並將之化為鬥爭陣地,舉行群眾會議、紮營留守、爭取公眾支持。學生罷課激起了雨傘革命,如果認真呼籲佔領學校,可以展開新一波的鬥爭。佔領學校應該與新一輪的罷課連繫起來,我們曾經提出過重啟罷課,以罷課一天為開始,學聯等主要團體應該盡快宣佈罷課日子。罷課後更要呼籲工人罷工。罷工會造成巨大的經濟影響,其效果比罷課更強大。

9月的罷課是香港群眾運動的一大進步,也因此啟動了雨傘運動,但也應從之前罷課汲取經驗 - 如果有民主的罷委會去組織大規模學生群眾參與,並協調各校各系的罷課,罷課的力量會更強大。

需要民主行動委員會

在運動爆發的首幾天,自發鬆散的佔領者以無比的熱情發起了行動,不論是參與人數、抗爭手法與意志,雨傘革命是香港多年來最波瀾壯濶的民主運動。但運動要有策略部署及組織,應對更複雜的局面,就需要民主組織運作抗爭。現時運動欠缺內部民主,沒有平台讓參與者共同商討及決定下一步行動,令運動欠缺清晰的方向。

我們將面對警察政府清場,加上佔領區附近的居民及商舖受到影響而產生怨氣,但如果能令群眾對運動的成功有更高期望,就可令更多人準備為運動付出更多。由於運動「領導層」未能給予清晰方向及計劃,令佔領群眾感到運動失去方向。

運動的重大決策由泛民政客、和平佔中、學生領袖及民間團體組成的「五方平台」主導,但沒有經過佔領群眾授權。和平佔中從開始以來不停呼籲撤離,遏制運動進一步發展。這與2012年反國教運動一樣,當時反國教大聯盟組成小圈子領導層,最後私下決定解散運動,沒有經過民主商討,令運動無疾而終。

五方平台往往在閉門會議後,沒有與群眾商討,直接通過媒體向公佈決定。社會主義行動一貫批評由上而下的手法,我們認為運動需要行動委員會及定期的群眾會議。現時佔領區的論壇多為抒發意見,但沒有實質決策權。民主的領導已是當務之急。現時的領導不是準備投降(例如佔中及泛民),就是不知下一步如何走。

本土派在運動裡唯一所做的只是批評泛民領導,但他們提出的「沒有大會」只是一句空泛口號,沒有為運動帶來明確方向。實際上,因為領導層沒有民意授權,而且對下一步行動不知所措,愈來愈陷入分化,現在運動已無領導可言。這就是本土派提倡不要領導的結果!

我們面對有強大組織的獨裁政權,自己當然需要有力的領導會議,去討論行動策略及政治訴求。這個領導層需要由運動內的底層選舉出來,並受其監督。領導層的討論需於群眾會議討論(反對由上而下的「大台」),讓參與者提出不同的建議並互相辯論,不要篩選發言者。解決出路在每個佔據地點建立行動委員會,召開群眾會議,公開民主地討論運動的下一步,如何行動升級,以及如何對抗政府打壓。

運動要面向工人窮人

梁振英早前說不能讓月入萬四元以下的窮人有平等選舉權,否則「政策會傾斜於窮人」。政府搞假普選的目的可謂呼之欲出,就是為了維護富人當道的精英制度。因此,爭取民主本身就是一個階級鬥爭,勞苦大眾不僅挑戰中共獨裁政府,更挑戰香港的資本家。不民主的政制得以維持,資本家就更容易否決一切威脅其利潤的政策。

運動若要動員廣大的工人階級參與,尤其是升級至罷工這有力的抗爭手段,就需要納入勞工訴求,包括提高最低工資、八小時工作制、全民退休保障、集體談判權等,連繫至打破商家權貴操控經濟的亂局。這不但不會分散焦點,反而更能凝聚抗爭力量。

建立工人政黨

雨傘革命的成敗一定要以實質改變,而非所謂「公民覺醒」來衡量。梁振英政府必須下台,但換人更要換制度。我們要求立即實現真普選,要求真正民主選舉產生繼任者,廢除中共和資本家壟斷的提委會,不可以限制參選人。社會主義行動認為,這也應該聯繫到以真正的人民議會取代立法會,議會代表均由普選產生,人民並擁有隨時召回的權利,而政治代表的薪金應與普通技術工人工資看齊。我們將民主鬥爭與反資本主義的必要連繫起來,需要建立新的工人群眾政黨,來整合這場運動的工人階級與左翼分子。中共在港利益千絲萬褸,雨傘運動也要挑戰操控香港的商賈鉅富,並且為社會主義替代和民主控制銀行等贏得支持。這是唯一能夠解決貧富懸殊、地產霸權、工資停滯及公共事業私有化的惡夢。

社會主義行動為以下幾點鬥爭:

  • 捍衛旺角佔領區 – 召開民主群眾會議,建立民主行動委員會,決定運動下一步及路向
  • 佔領校園,以罷課一天為開始,呼籲工人罷工
  • 踢走梁振英,立即實現真普選,廢除功能組別
  • 打倒中共一黨專政,打倒受其保護的資本財團
  • 民主鬥爭也是階級鬥爭 ─ 建立工人群眾政黨,為社會主義而抗爭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