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主義者對衝擊立會事件的立場

2014年十一月月19日 下午 5:52Views: 81

社會主義行動

11月19日凌晨,有數十示威者試圖闖進立法會,用鐵馬撞破玻璃門,但未成功進入立會,警察動員胡椒噴霧及警棍暴力鎮壓,有6人被拘捕。雨傘革命持續了五十多天,梁振英政府及大陸政府寸步不讓,唯一的回應就是警察、法院及流氓的暴力攻擊,激起民憤。

警方及港府譴責衝擊者「暴力」,利用輿論抹黑整個運動。事實上,50多日來警察的催淚彈、胡椒噴霧及警棍襲擊,才是製造暴力的最大源頭。即使示威者撞破立法會玻璃門,但未至於胡亂打砸的行動,期間亦沒有襲擊任何人,因此不能構成「暴力」。

然而,泛民議員及和平佔中立即譴責衝擊行動,與示威者劃清界線,卻沒有譴責警察暴力!這只會附和了建制派「示威者暴力」的言論,客觀得益的是政府及警方,合理化未來的清場行動。

雖然不排除今次的衝擊行動有警方臥底滲透,但可以肯定的是,這行動反映了激進佔領者欲尋找出路的情緒。任何希望運動團結的人都不應譴責今次的衝擊者,而應將矛頭指向政府及警方。同時,社會主義行動認為,沒有動員群眾的準備,零散的衝擊行動並非有效的升級手段。

運動內部缺民主 部分人寧願零散行動

雨傘革命陷入僵持狀態,沒群眾授權的泛民主派及和平佔中主導了運動,卻未能提出行動升級的策略,令不少參與者(尤其年輕人)感到不耐煩。愈來愈多人希望行動升級,卻得不到泛民政客回應,唯有繞過「大會」發起零散衝擊。

更重要的是,運動欠缺一個民主的平台,讓佔領者具實質的決策權,商討下一步行動。不少佔領者不滿「金鐘大台」壟斷了話語權,扼殺運動內部的聲音。由泛民、和平佔中、學聯、學民及「支援學界全民抗命聯合陣線」組成的五方平台,只是一個小圈子的菁英領導層,與前年出賣運動的反國教大聯盟性質相似。特別是所謂的「聯合陣線」只是一堆親泛民的民間團體,沒有經過群眾授權,又封閉起來不讓外界參與,但卻突然成為運動的「領導層」!

「和平佔中」糾察隊並非由佔領者選舉產生,不受佔領者監督,多次作出不民主的行為。例如,社會主義行動曾在金鐘佔領區擺設街站,反對和平佔中的廣場公投,被和平佔中糾察領導包圍,威脅要立即停止。

佔領者急切希望行動升級,社會主義行動理解這種情緒,也認同行動需要升級。但我們必須指出,在沒有準備動員的情況下,徒具形式的行動難以成功,甚至讓警方伺機製造混亂,為清場製造藉口。

「沒有大會,只有群眾」?

熱血公民為了收割這批衝擊分子的支持,無條件「支持」今次衝擊行動。他們的目的是突顯自己比泛民「激進」,卻沒有指出提出運動升級的正確策略。「沒有大會,只有群眾」不過是騙人的口號,正因為本土派倡議「不要領導」,令今天運動陷入僵持狀態。運動面對有組織的警察、法院、黑幫及資產階級傳媒,自己又怎不能不組織起來迎擊。

單靠佔領不足 行動需要升級

在雨傘革命最初,自發堵路雖然展示了強大力量,但我們由始至終強調,運動需要延續下去,就一定要一個民主的行動委員會,讓佔領者民主決策,一致行動。

顯然單靠佔領一招,力量並不足以迫使政府妥協。社會主義行動認為運動必須升級,應朝著有組織的方向走,包括重啟罷課、發動罷工等。運動必須升級至更有力、更有效的抗爭手段。

最重要的是,運動需要公開提出推翻中共政權,呼籲中國的工人階級和受壓迫者鬥爭,只有如此才能為中港兩地贏得民主權利。

社會主義行動提出以下幾點:

  • 譴責警方暴力襲擊立法會外的示威者
  • 暴力源自警方,停止譴責佔領者「暴力」
  • 重啟罷課,鼓動罷工,以有組織的方式行動升級
  • 建立民主行動委員會,民主決策,一致行動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