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角形同戒嚴 佔領區被清場

2014年十一月月28日 下午 2:30Views: 62

警察軍事化 暴力提升至新級別

社會主義行動

旺角佔領區清場後,警察在旺角高度戒備,呼喝並驅趕行人路上的市民,截查路人的身分證及攜帶物品。多段影片拍到,警察亂揮警棍,毆打無反抗、無挑釁的路人。情況形同戒嚴。示威者手無吋鐵,但警察突然以催淚水劑驅趕佔領者。

由於香港警隊權威盡失,梁振英唯有躲在法庭背後,用「法治」之名義暴力清場。尤其在彌敦道的清場行動中,執行禁制令的原告代理人就是一批反佔中人士,其完全是裝飾工具,為警察暴力清場作掩護,因為以刑事藐視法庭檢控佔領者的罪名,會更有阻嚇力。在群眾運動愈趨激烈的年代,不只警察,連法庭的鎮壓本質也表露無遺。

警察禁制令執行期間,以涉嫌藐視法庭、刑事毀壞,及妨礙公職人員執行職務等罪名,拘捕佔領人士,人數達148人,包括立法會議員梁國雄及社民連5名成員、學生領袖岑敖暉及黃之鋒等。

圖片來源:香港獨立媒體

圖片來源:香港獨立媒體

 

當務之急:行動升級、運動內部民主化

在9月28日,警方投射催淚彈後激起民憤,令雨傘革命爆發;10月3日的黑幫襲擊不但沒有嚇怕佔領者,反而將運動推向另一高峰。今次的警察暴力是運動發生以來前所未有的,學聯表示,會有下一步針對政府和商家的行動,很可能會是重佔旺角或者包圍政府總部。旺角清場後,相信警察的下一個目標將是金鐘。現在就是行動升級的關鍵時間。

如果可以重新佔領旺角,或者佔領新的地區,的確可以鼓舞群眾士氣。但愈來愈多群眾認知到,運動要勝利就要超越獨沽一味的佔領策略。從過往中國、美國以至埃及的經驗,佔領運動經過一段時間後,會面對兩難局面:單靠佔領並不足夠,甚至會消耗鬥爭的力量,而不能有效打擊政府。顯然不能迫使梁振英及背後的大陸政府妥協,因此有必要與佔領者共同決定戰略去延續運動,包括在佔領的同時,發動學生罷課,罷工。

雨傘革命至今其中一個弱點是,罷課罷工這武器未完全被派上場。只有9月底五天的罷課,而罷工這更具殺傷力的工具並未真正上場。由於罷工的經濟影響及組織力量,會更有效迫使政府讓步。關鍵的因素是如何將這場鬥爭提升至更高水平,蔓延至中國大陸,反對中共專政。除非中共被20-30個兩傘革命包圍,否則不會感受到威脅,只會如過往幾星期,繼續打拖延戰。

五方平台內的泛民顯然不想行動升級,並建議退場,與佔領者的鬥爭情緒背道而馳。抗爭愈持久,雙學與泛民的意見分歧就更明顯,運動「領導層」失去決策能力。

現在將運動內部民主化,公開與佔領者商討及決定下一步的行動策略,是為當務之急。內部民主是什麼意思?這表示由下而上建立民主架構,建定運動去向。這表示支持有領導層(所謂「大會」),但領袖必須是選舉產生,公開透明進行商討,而不是把幕後討論好的計劃直接向傳媒公佈。需要群眾大會討論及決定所有重要問題。不要小圈子領導層,但要真正的基層組織和民主。只有這樣,運動才能升級,改變運動方向至將鬥爭蔓延至中國,以推翻中共專政。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