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規模抗議 反對警察暴力

2014年十二月月20日 下午 9:19Views: 140

從弗格森到斯塔頓島

埃吉爾•霍金斯(社會主義替代)-社會主義行動的美國支部

上周在紐約斯塔頓島,大陪審團宣佈不會起訴警員丹尼爾•潘塔萊奧(Daniel Pantaleo)非法扼死育有六名孩子的父親埃里克‧加納(Eric Garner)。此前,弗格森以至全國爆發了轟動的示威浪潮。因為在弗格森警員達倫‧威爾遜(Darren Wilson)殺死十八歲的邁克爾•布朗(Michael Brown)後,沒有因此而受到審判。很明顯,在這個國家,奉行種族歧視的資本主義體制完全蔑視勞苦大眾的生命,尤其是有色人種青年更是人命卑賤。死於警察之手的美國黑人幾乎與死於吉姆‧克勞時代(1890-1960年代)的私刑一樣多。黑人青年被警察射殺的機率是白人的21倍。

「他是一個和善的人」

加納的家人和朋友形容他是一個和善的人。7月17日,加納站在斯塔頓島的街頭,據說他當時在賣散裝香煙,便衣警察朝他走過來。此前,加納也因為同一原因與警察發生過衝突,這次他宣稱不想再被警察騷擾。然後,潘塔萊奧非法扼住加納的喉嚨,直到把他按倒在地也沒有鬆手。加納大聲喊道:「我無法呼吸了。」潘塔萊奧放開加納之後,醫務人員站在一旁眼睜睜地看著他當場死亡。此次警察殺人事件被拉姆齊‧奧爾塔(Ramsey Orta)拍了下來。他受到了警察的騷擾,後來還因一起槍械案件遭到指控。奧爾塔說得很對,因為他的錄像,加上他堅定支持加納一家人,警察以這一指控來報復。

聯邦調查局(FBI)報告說,2011年美國共有404名嫌疑犯死於警察的「正當殺人」。令人驚訝的是,這個數字很可能還不是當年全部的死亡人數,因為它僅包括自願呈報的案件,而且不包括非「正當」的警察殺人案。即便如此,404人也是一個很大的數目了。相比之下,澳洲同期只有6人被警察殺死,英國僅有2人,德國有6人。

最近《紐約時報》一篇社論指,警察騷擾和殺人的規模說明了為什麼在許多黑人社區,「警察合理地被看做外來的佔領軍,與『國家支持的凌虐』有著相同含義。」但是,警察暴力影響著的絕大多數是美國黑人社區,但每年也有數百名白人和拉丁裔被警察殺害,往往在非常可疑的情形下受害。

弗格森案和加納案的判決突顯一個事實:大商家及其兩黨(民主黨和共和黨)無心無力認真處理甚至減少警察軍事化的問題,以及警察暴力的制度本質。在資本主義之下,警察的首要任務就是不擇手段地保護統治精英的利益、財產和特權。一般說來,除了將大量年輕黑人定罪,並施以大規模監禁,精英們也把警察軍事化,作為維持社會控制的重要手段。利用對罪行的恐懼來分化不同種族的工人階級,而貧窮的黑人社區正處於一個警察國家。

民主控制警隊

一年前,比爾•白思豪(Bill de Blasio)當選為紐約市長,因為他承諾結束受人憎恨的「搜身」政策。白思豪的確大大減少了搜身行動,這是向前邁出的重要一步,但與此同時,他也起用了威廉•布萊頓(William Bratton)這名曾制定挑釁性警務規則的前任警察局長。正是這些政策、紐約警察局及大商家的訓練,直接造成了加納的死亡。這不是一個例外,整個體制應為此負責。

白思豪對加納案判決冷淡回應,訴諸感性,但沒有像一些民選的地方官員一樣公開譴責法庭的判決。同時,總統奧巴馬和許多市長在白宮舉行會議,提出撥款2.6億美元,為警察配備隨身攝像機,並組建一個國家委員會來審查警察軍事化的情況。隨身攝像機這項改革會受到民眾歡迎,但潘塔萊奧當時知道有人正在錄像的,因此即使當初有這項改革也不能使埃裡克‧加納免於不幸。

除非工人階級——尤其是有色人種的工人與青年——發動大規模的社會鬥爭,否則統治階級不會容許警察的整體力量遭到半點削弱。在這場爭取種族和經濟公義的鬥爭中,工運必須發揮積極作用。今天對付黑人青年的警察,明天就會被用來鎮壓工人鬥爭。

社會主義替代呼籲工會和社區組建民選代表委員會來監督地方警務。這些委員會應該有權僱傭、重新訓練和解雇警員,也有權關閉因貪腐和不當行為而惡名昭著的警察局。這是對付警察暴力的重要手段,作為挑戰資本主義控制社會的一步。司法部長埃裡克•霍爾德(Eric Holder)宣佈對加納案進行聯邦調查,但是我們對此不報希望。社會主義替代要求,由相關社區和工人組織對弗格森案、斯塔頓島案等警察殺人案進行完全獨立的調查。

US police-2

反警察暴力的群眾運動

反對警察暴力的街頭運動有可能成為新一輪黑人解放運動的起點。這樣一場運動也必須反對資本主義正在製造的經濟災難。正在奧巴馬的任期內,黑人工人和青年遇到貧窮和收入不公急劇惡化,並受到大規模監禁。事實上在過去6年內,美國黑人經歷了自奴隸制結束以來最為嚴重的財富流失。在社會主義替代和我們的西雅圖市議員莎瑪•薩萬特(Kshama Sawant)的帶領下,爭取15美元最低工資的鬥爭震撼了全美國。這就是一個出色的方法,讓我們開始組織廣泛的工人階級反抗行動,反對各種形式的壓迫。

我們必須運用自身的活力和智慧來摧毀資本主義和種族壓迫,從而在國家暴力和統治精英的無情冷漠面前重現人性的光輝。我們必須把爭取民主社會主義和工人民主的鬥爭提上日程。

社會主義替代要求:

  • 起訴警員丹尼爾•潘塔萊奧
  • 廢除封閉的大陪審團制度。對所有警察殺人案進行完全獨立的調查
  • 在所有城市建立選舉產生平民審查委員會,委員會有權僱傭和解雇警察,作為邁向社區控制警務的一步
  • 結束警察軍事化!把花在新警察裝備上的鉅款投入學校、衛生保健、住房和公務職位
  • 開展新一輪黑人解放運動,組織全國有協調的抗議行動,反對種族主義、警察暴力和經濟不公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