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需要反對恐怖主義與種族主義的群眾鬥爭

2015年一月月22日 下午 11:10Views: 77

原文為革命左派(工國委法國支部)對法國1月10日-11日近4百萬群眾示威所作之聲明,本文為其精簡版本。

反對限制意見表達的自由!

反對種族主義!

反對與瓦爾斯、默克爾、拉霍伊、薩爾科齊或勒龐等歐洲領袖之結盟!

我們譴責武裝份子於1月7日(星期三)襲擊《查理》辦公室、並殺害12人的震驚事件。

對《查理週刊》與沃林斯基(Wolinski)、卡布(Cabu)等個人之攻擊並非隨機事件。對許多人而言,這些記者聞名於他們長久以來的付出,以各種方法致力反對不容異己者、種族主義與言論審查。他們據推測是遭瘋狂且不容異己的恐怖份子所射殺,此一消息令我們深感憤怒。這些人殺害一般勞工,犯下這起令人髮指罪行,業已證明他們既非關乎打擊種族主義、亦非為了保護穆斯林,更不希望生活在一個寬容且尊重一切成員的社會。

法國穆斯林絕不會對此行動而感到舒緩,正好相反,他們因此在街頭上承受到後果。這些宣稱捍衛教義的恐怖份子並不比反動的伊斯蘭恐懼症患者更可取,而後者現正摩拳擦掌計劃向穆斯林暴力報復。如此恐怖行動進一步強化了那些試圖以宗教、族裔之名,分化工人與年輕人的反動勢力。

Warmongers, racists and dictators briefly inserted themselves at the head of the Paris march.

戰爭發動者、種族主義者和獨裁者格格不入地插在巴黎遊行的隊伍前列。

反對限制表達自由或諷刺時事的權利

《查理週刊》是同新聞審查、種族主義與極右派長期鬥爭的產物,儘管他們也沒放過左派。他們以挑釁與辛辣的諷刺作為削弱政治正確與媒體操弄的手段。我們保衛《查理》,因為我們相信表達意見的自由不應受到阻撓,也明白統治階級很快就會對此權利發動攻擊。

問題在於以挑釁、甚至有時侮辱的方式探討此議題是無濟於事的,特別在911事件後反伊斯蘭種族主義甚囂塵上的背景下,這做法反而可能淪於任憑種族主義者擺佈。在捍衛最全面的意見表達自由之同時,我們亦對《查理》出版的部份時事觀察與畫作抱持保留立場。

反對與促進種族主義者結盟!

看看那些曾被《查理週刊》批評與諷刺的政客,如今在捍衛這份雜誌的行為是不能令人信服的。這些插畫家若知道巴黎聖母院為他們鳴鐘15分鐘的話,肯定會放聲大笑……這對根深蒂固的反教權主義者而言是何等成就!

我們是意見表達自由的堅定擁護者,但我們知道90%的新聞出版業,掌握在那些為了追求利潤而甘願審查言論的大資本媒體集團手中,我們不會從資本家得到任何關於「意見表達自由」的啟示。

薩爾科齊、勒龐等人沒資格現身紀念活動!

限制你我人身自由的新「反恐」法令剛在11月之際通過,高舉打擊聖戰網絡的名號,實則只是為監控人民提供方便的藉口,現在這些政客竟開始關心起我們的自由了。

甚至極右派的民族陣線(FN)也想參與這場舉國團結的盛事,並宣稱保衛這份雜誌,但《查理》是反對種族主義、伊斯蘭恐懼症等民族陣線的慣用技倆的。民族陣線在紀念《查理週刊》亡者的活動上毫無立足之地,尤其是民族陣線的歐洲議會議員勒龐還想藉機訴求恢復死刑,而反對死刑是《查理週刊》漫畫家們的一貫立場。

右派亦對紀念查理事件的亡者興趣缺缺。曾把北非與阿拉伯青年喚作「痞子」的前總統薩爾科齊,這次則是提到「文明之戰」。有些右派議員試圖禁止某些公共活動甚至是饒舌歌曲。這些政客利用現時的情緒來煽動種族主義,我們絕對不可能團結在他們底下,更不可能團結在受總理瓦爾斯之邀的國家領袖底下:拉霍伊,西班牙總理暨弗朗哥的繼承人;以及卡梅倫,這個英國首相曾在年輕時領導保守派青年與他們那「吊死曼德拉」運動。

Le Pen

表達的自由:反抗反動派與統治階級的武器

為了捍衛意見表達與思想的自由,也為了反對滋養各種狂熱者與反動勢力的退步社會政策,我們會抗爭並悼念受害者們。我們需要最大的聲勢,以阻止政府與資本家政客利用這些人的死亡漂白他們自己。

我們首先能做的紀念就是起來鬥爭,反對種族主義、蒙昧主義,以及企圖分化工人群眾的政策。我們尤其需要一股不分出身或族裔,保護一切資本主義受害者的政治勢力,並且已為此耕耘多年。這股政治勢力一方面認真地向政府與雇主的打壓反擊,也同樣認真地打擊種族主義與不寬容的思想。所謂「左派」已接受資本主義架構的收編、放棄打擊種族主義、支持在中東與馬利作戰,種種行為在過去幾年已令我們失望。

現在由社會黨領導的政府,也對近幾月來毒害人心的氣氛負有責任。他們無動於衷地追隨他們的先驅者薩爾科齊,走上破壞社會福利與民主權利的道路。

支持工人與人民的團結,反對種族主義、伊斯蘭恐懼症與反閃族主義!

世界報用「法國九一一」作為1月8日星期四的頭條標題,他們大膽使用這種類比,是我們接下來幾週即將面臨的輿論氛圍的一個兇兆。我們可以預見右派與極右派勢力將獲得廣大的舞臺。面對此一局勢,我們的選擇是組織一個底層鬥爭,以反對種族主義與資本主義作為還擊。我們可以預料這場血腥襲擊會被統治階級利用(且不只是法國如此),以舉國團結與打擊恐怖主義之名,對移民(或看似移民者)、政治運動者與我們全體施以嚴厲的措施。

在此同時,如果歐洲的年輕人隨反動的宗教語彙而激進化,以致他們失去一切人性並成為恐怖份子,這跟那些帝國主義者的政策──轟炸其他國家多年、並把混亂與戰爭散播給世界成千上萬人──不無關聯。但面對此一情境,能帶來改變的不是恐怖主義;正好相反,恐怖主義鞏固了統治階級的地位,並使全民陷於恐懼的狀態。

工會和其他工運組織應呼籲團結,並為紀念《查理週刊》的受害者確立自己的舞臺:為了不分出身與信仰地團結工人年輕人與人民大眾,也為了意見表達的自由;反對一切反動派與基本教義派恐怖份子,也反對法國政府促進宗派分立、不寬容與蒙昧主義的種族主義暨帝國主義政策。

有必要建立一個一統反對種族主義、也反對置大眾於不安之政策的群眾運動,在此基礎上我們必須表達對《查理週刊》記者與員工之支持。

一個真正的民主社會有賴我們群起奮鬥,打擊壓迫與分化的根源:資本主義、獲利原則、為極少數超級富人的好處而剝削工人與自然資源。透過從資本家手中奪回重要生產與交換工具、透過民主地組織社會;在公有制的基礎上、由工人階級及整體人民控管生產與交換工具的基礎上,我們可以終結不平等戰爭與不義。

加入我們!

Around 3.7 million marched  in cities around France on 10-11 January.

一月十日至十一日全法國共有約三百七十萬人參與遊行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