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經濟增長跌至1990年來最低

2015年一月月23日 下午 12:43Views: 164

中國經濟五年來放緩三成

中國勞工論壇 報導

本週公佈的國內生產毛額(GDP)証實,中國經濟創下了二十四年來最低的增長。大部分的預測指出,中國的經濟在通貨緊縮、產能過剩、債台高築,加上過度投資的經濟領域(例如房地產業──過去十年經濟成長的主要引擎)所造成的「僵屍經濟」正在擴大,將使未來幾年成長再創新低。

預料未來幾個月內,中國會推行放寬貨幣政策的措施,透過對正在掙扎的地方政府及公司放寬信貸流動,從而刺激經濟及對抗緊縮的壓力(與歐洲和日本中央銀行的手法相似)。但這樣的話,政府債務現已達到不可持續的水平,如果他們不想令債務水平再度急升,就需要非常困難的平衡手段。

中國國家統計局發佈的2014年度GDP成長率為7.4%,低於預期的7.5%目標。雖然差距很小,但這是自1998年亞洲金融風暴以來,中國首次沒有達標。

以上數字表示,「經濟奇蹟」在過去五年裡已經減緩了30%。自2010年最後一次雙位數(10.4%)增長,到2011的9.3%,到2012年和 2013年的百分之 7.7。《華爾街日報》對最新數據得到了總結:高速增長的全盛期已經結束。中國的國家新聞機構《新華社》也同意這個觀點,說到「高速奇蹟增長的時代已經過去,讓我們熬過他吧。」

杭洲天都城是中國最大的一個鬼城之一

杭洲天都城是中國最大的一個鬼城之一

壞消息是好消息?

中國的GDP成長率仍然是世界最快的國家之一。但沒有任何真正了解中國經濟情況的人,會對現況感到放心。中國政府長久以來被質疑操控了GDP統計數字。甚至連總理李克強幾年前就說過一廣為人知的話:中國的GPD資料是「人造」的。其它經濟指標顯示,中國經濟正遭遇比官方數字更劇烈的減緩。中國的總發電量普遍被視為更精確的經濟成長指標,根據中國國家統計局的資料,2014年這數字只成長了3.2%,16年來最低。鋼鐵是另一個重要的經濟表現指標。雖然鋼鐵消耗量的最終統計數據尚未公佈,不過很可能也會是自1995年來首次下跌。

中國政府發出的訊息是,經濟放緩是正面訊息,是經過周全考量後的政策走向。在媒體上,「新常態」這一詞不斷被提起。在國家統計局的新聞發表會議上,「新常態」被使用了八次。但正如《金融時報》的Jamil Anderlini指出:「在中國專制的政治鄅度下,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人永遠是絕對正確的,所以壞消息,如近四分之一世紀以來最低的經濟增長,要不是外力介入的話,就是其實是好消息。」

在揭露後,資本主義經濟學家現在對中國經濟更趨悲觀,最新的GDP數字被視為長期放緩的先兆,這對深陷危機的全球經濟有著嚴重的影響。

惠譽國際的一份研究中談到:「我們預期2015年的成長率會從6%作為起點,2015預期增長6.8%, 2016減緩到 6.5%。」過往看好中國經濟的國際貨幣基金(IMF)也調降了對中國增長的預測到2015年的6.8%,以及2016年的6.3%。國際貨幣基金的首席經濟學家奧立佛布蘭查坦承:「房地產熱潮消退比我們之前預期的嚴重。」他們預期印度在2016年GDP成長率會比中國高。

通貨緊縮陰影

中國像世界經濟中的許多其他區域一樣,現正遭遇到通貨緊縮。就中國的狀況來看,主要原因是史上前所未有的超高產能過剩。「在很多行業裡,生產與產能的比例都急速下降,比如鋼材、平面玻璃、建築材料、化學品、化學肥料、鋁、造船,以及太陽能板和風力渦輪。去年大約70-72%,而看來未來還會進一步探底。」(金融時報,2014/12/24)

建設的急進腳步,尤其是在2008年引入了巨量的刺激方案後,造就了多處的「鬼城」和大量債務。中國的消費物價指數從五年前的6%掉到了1.5%。生產者物價指數則連續34個月不斷下跌,自2011年來已下跌了10%。通貨緊縮使得債務還款的實際價值更高昂,現被視為是全球資本主義經濟最大的風險。因此,歐洲中央銀行在1月22日宣佈「量化寬鬆」。歐洲中央銀行模仿美國中央銀行的政策,將在未來兩年,每個月電子印製600億歐元。這政策的目的是令經濟體擺脫通貨緊縮的陰影,這現時困擾著歐元區19個成員國之中的9個。

北京在去年十一月的減息也是依從著類似的邏輯,但卻帶來了反效果。減息不單未能夠為掙扎求存的企業放鬆信貸條件,更引發了股票市場的泡沫,令股價在減息後八個星期內急升了36%。房屋市場過去嚴重地受著投機炒賣影響,1%的人口就控制了中國的三分之一的市區房屋。如今,隨著樓市變得低迷,部分投幾資本則轉進了股市。

通貨緊縮威脅全球經濟

通貨緊縮威脅全球經濟

正如總理李克強在去年人大會議所承諾的,政府正試圖「拆除債務風險的炸彈」。一開始的時候,政府嘗試勒住影子銀行中最高風險的項目,尤其是增長迅速的信託業。縱使政府在2014年再度調控,影子銀行業的資產價值繼續飆升了14%,達到了九萬億美元(來源:Nomura Securities)。影子銀行過去一般被認為是超去管制化的英美資本主義的現象。在中國經濟中,影子銀行的增長與最具投機性的項目(如房地產業)緊密相連,而這些項目現正受到產能過剩和破產風險提高的困擾。

根據摩根大通的資料,地方政府的債務自2008年的5.6萬億人民幣,飆升到了2004年的21萬億元,差不多是原來的四倍。地方政府為了追求華麗的GDP數字,並且超越毗鄰地區,與私人開發商和投資者聯手投資了大量以債務驅動的建築項目。這個基建狂潮也加劇了貪污腐敗,「最高領導人」習近平亦曾公開承認,貪腐問題可以令中共「亡黨」。去年樓市放緩,住宅建造量下跌10%,令全年的賣地成績也下滑了10%,這都增加了地方政府的壓力。土地售賣是地方政府最重要的收入來源。

北京的兩難是,進一步的刺激方案可能會激發新的信貸泡沫,增加未來爆發金融危機的風險;而減少信貸的流量可能會引發更嚴重的放緩,甚至是全面的衰退,因此減低地方政府和企業的還款能力。

資產階級經濟學者楊思安(Anne Stevenson-Yang)長期以來警告中國的潛在銀行危機,並稱:「中國通縮風險正在加速累積,很可能會引發衰退,並會需要一段時間才會順其自然。投資者對房地產市場失去信心,當我們將整個房地產市場供給鏈算進去,就包括鐵礦、建築、相關金融服務和用品銷售等,就佔了GDP大約20%。假如銀行系統貸款破產湧現,並超出政府調控機構控制信貸危機、恢復市場信心的能力的話,甚至有可能使中國的經濟奇蹟最後會變成災難性的硬著陸。」

拆除債務炸彈

政府至今仍極度小心地嘗試拆除債務的計時炸彈。去年經歷了幾度有關企業破產的「有驚無險」,最後都能僅僅地避免掉。市場恐慌會擦槍走火,引發整個金融系統的危機。預料北京將會在未來數月內宣佈一項銀行存款保障計劃,與其他國家一樣,為了提供一道「防火牆」,以在個別破產或債務違約的事件發生時,避免出現更大的金融恐慌。

同時間,中央勒令地方政府「重新定義」自己的債務責任,來解除一直以來政府對於國企、投資機構的默認擔保,與它們相關的影子金融工具的默認承保也變相解除。一旦落實了這些措施,相信北京會選擇性地允許破產事件發生,來「整頓」信貸市場,並保護核心的銀行系統,以免受到影子銀行業的過分行為影響。政府顯然預料會出現一些「地方性」的銀行危機,但會希望能夠控制住它,並不讓其擴散。不過,這會冒上巨大的風險,接續的發展隨時會脫離政府及其調控機構的控制。

因此,中國的經濟在2015年將會進入一個未知領域。中共專制混合了新自由的資本主義改革(市場主導),以及增加國家打壓和政治控制。這正在使社會陷入更嚴重的經濟危機與政治動盪。工人階級因此需要尋找自己的替代,以民主的自我組織和國際社會主義取代這個破產政權。

相關文章:中國:2015年經濟硬著陸?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