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臘:激進左翼聯盟將會執政?

2015年一月月24日 下午 10:11Views: 136

125日希臘大選

採訪安德列斯帕亞阿索斯──新開始運動(工國委臘支部)

去年年底,因議會未能選出總統,飽受緊縮之苦的希臘發生了憲法危機,導致大選提前至今年125日。令世界資產階級十分擔心的是,激進左翼聯盟(左翼政黨)在民調中佔據了領先地位,主要是因為它被視為反擊緊縮政策的最佳機會。

為什麼提前大選?

直接原因是未能選出總統。希臘總統候選人須經議會60%多數通過。憲法中有條款規定,如果議會未能選出總統,就必須進行大選,然後總統候選人可以50%多數通過。現在政府無法得到三分之二多數。

不過根本原因在於政府政策碰了壁。議會反映了社會拒絕接受這些政策的狀況。泛希臘社會主義運動(PASOK,傳統的前社會民主黨)和新民主黨(New Democracy,右翼資產階級政黨)已經失去了大量議員。現在這些獨立的議員不願為政府投贊成票。而且,儘管經過大量嘗試,執政聯盟還是無法分化規模較小的民主左翼黨(Democratic Left)和獨立希臘人黨(Independent Greeks)。所以它無法得到所需的60%多數選出新總統,然後執政至2016年本屆政府任期結束。

選舉可能出現什麼結果?

最有可能取得勝利的是激進左翼聯盟(Syriza)。

資產階級在希臘和國際上發起了大規模的恐嚇運動,竭力阻止這一結果的出現。如我們所預料,這場恐嚇運動使用了慣常的伎倆。它聲稱如果激進左翼聯盟上台,希臘就會退出歐元區,那絕對是一場噩夢,大禍就要降臨等等。希臘總理昨天發言稱,如果激進左翼聯盟獲選,希臘就會變成朝鮮那樣——恐嚇運動走到了荒誕的地步。

但是這場運動並沒有給人們造成2012年那樣的影響。怒火現在足以使群眾不顧恐嚇運動,堅持投票支持激進左翼聯盟。已有跡象表明建制黨派非常擔心選舉的結果——尤其是新民主黨。

但是結果還不能確定。帕潘德裡歐(Papandreou希臘前總理及泛希臘社會主義運動前領導人)在泛希社運內部引發了分裂,正在組建新的政黨。這一事件看起來是左翼的出走——譴責泛希社運領導層放棄了社會主義原則。但實際上正是帕潘德裡歐在擔任總理時接受了三駕馬車(歐盟、世界貨幣基金組織和歐洲央行)的救援方案並簽署了備忘錄。不過現在還不清楚這個新政黨能獲得多少支持。

問題是激進左翼聯盟在民調中只領先新民主黨3-4%儘管激進左翼聯盟獲選的可能性最大,但問題是勝利有多大、是否建立多數政府還是不得不依賴民主左翼黨(如果獲選)、獨立希臘人黨和帕潘德裡歐的新政黨等建制派選票建立少數政府。

新開始運動是工國委(CWI)希臘支部

新開始運動是工國委(CWI)希臘支部

你認為激進左翼聯盟政府會採取什麼政策?

在一定程度上,激進左翼聯盟領導層寧願得不到壓倒性的勝利,這樣他們就可以說因為要依靠其他政黨的選票,所以不得不採取不那麼激進的政策。

可這只是個借口。自從2012年大選以後,激進左翼聯盟領導層就在明顯向右轉。在歐洲其他地區,激進左翼聯盟以十足的左派、激進——甚至是極左——政黨的面目出現。但希臘群眾對它極其懷疑並且缺乏熱情,因為他們看到激進左翼聯盟的領導層正在盡一切可能和市場力量——三駕馬車,歐盟和國家建制黨派——達成協議。

不能排除激進左翼聯盟上台後會更加右傾而選擇留在歐元區內。但是在希臘的下一個階段,事情不會是黑白分明的,因為我們還有群眾運動的干預。社會問題如此嚴重,以至於數百萬人處在完全絕望的境況之中。他們不得不戰鬥,並且將要戰鬥,從而推動激進左翼聯盟政府向左轉。所以,儘管其領導層正在向右傾斜,尋求和世界市場力量達成妥協,但也有可能被群眾運動的壓力推向左邊。

新開始運動認為應該如何回應恐嚇運動關於歐元等問題的論調

我們認為如果像今天這樣待在歐元區內,就不可能產生親工人階級的方案廢除備忘錄以公有部門為經濟增長的動力把我們帶出目前的經濟危機,並拒絕歐盟的整個新自由主義政策。

只有兩種可能性。一種是工人階級的激進力量和希臘左翼政府歐洲工人階級和正在發展的歐洲左翼力量發出廣泛的國際主義呼籲,號召他們為整個歐洲大陸的社會主義大變革而戰。如果這不能實現(受到激進左翼聯盟領導層的阻礙)或者沒有足夠的時間,那麼希臘就會退出歐元區。

不過,重返本國貨幣也不一定造成災難性的後果——如果希臘左翼政府同時施行社會主義政策的話。在國有化、計劃經濟和工人管控的基礎上,左翼政府使用本國貨幣並實施社會主義政策,能使經濟迅速增長。但是在這種情況下仍然需要發出國際主義號召,致力於整個歐洲的社會主義大變革。我們認為必須向希臘工人階級公開這一策略,從而讓他們為即將到來的戰鬥做好準備。

不幸的是,這兩種方案都不會被激進左翼聯盟領導層採納,它只會製造人為的樂觀情緒——「別擔心,什麼都不會發生,我們保證希臘會留在歐元區內」。這是一個嚴重的錯誤。

Andros Payiatsos於1月6日接受socialistworld.net訪問

Andros Payiatsos於1月6日接受socialistworld.net訪問

應該如何在激進左翼聯盟政府下組織鬥爭?

必須有意識地把鬥爭協調起來,因為在下一階段任何孤立的鬥爭都不可能勝利。這些鬥爭必須設法和激進左翼聯盟基層成員聯繫起來,推動它向左轉。他們必須在社會和運動中建立民主體制,從而讓基層成員擁有決定權。

為了踢走三駕馬車和現政府,這些鬥爭應該由整個左翼來指揮——一個聯合左翼。不幸的是,左翼處在分裂狀態。一些人怪罪激進左翼聯盟領導層沒有真誠地組建聯合陣線。但是社會和工人階級將採取集體行動,把票投給激進左翼聯盟。

新開始運動身處其中。作為「千人倡議」的成員,我們呼籲大家把票投給激進左翼聯盟。我們也同它協商在雅典、薩洛尼卡和沃洛斯等主要選區提出一些候選人。

最後的因素是,鬥爭必須指向社會主義方案——將銀行和核心行業國有化、實行計劃經濟。所有這些都必須在工人的控制和管理下進行,否則國有部門就會像以前那樣發生腐敗。在此基礎上,鬥爭能取得勝利,也能極大鼓舞歐洲其他地區的工人階級。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