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新世代的窮忙族

2015年一月月31日 下午 1:41Views: 170

誰埋下太陽花的種子?

工人國際委員會(台灣)

去年,太陽花運動展現了新世代對社會不公的憤怒,抗議者除了抗拒中國在經濟上控制台灣之外,年輕人面對的貧富差距、勞工剝削、房價上漲和就業前景黯淡等,也是太陽花新世代的助燃劑。五年前金融海嘯爆發,台灣政府為了掩飾失業人數上升的現象,又助長資本家乘機剝削,推動企業22K僱用大學畢業生的政策。那時,政府親手播下太陽花的種子,直到去年,這朵抗爭之花在憤怒中的土壤中開花結果!

TW2

畢業即失業、薪資低、工時長

經濟壓迫令台灣青年奮起反抗。大學畢業生的薪資倒退了15年。勞動部資料顯示,2013年大學生起薪2萬6915元,比1999年的水平更低。這14年期間消費者物價指數上漲近1成6。最近,準官方部門中華經濟研究院副院長王健全卻指「台灣學生沒有太多技能,只能用低薪競爭」!今天覺醒的青年還會聽這些陳腔濫調嗎?

大學學歷不是找工作的保證,反而被老闆以「無經驗」、「無競能」等藉口壓低薪資,甚至出現大學畢業即失業的情況。根據行政院主計總處的數字,去年十一月,台灣大學程度失業率更達5.58%,大學以上程度失業率為5%,比整體勞動人口的失業率3.89%為高。其中,大學以上程度失業者18.7萬人,佔整體失業者逾四成。

台灣每月月薪在2萬元以下的勞工數目,長期維持在100萬人左右,月薪3萬元以下的,佔就業人口比例高達42.8%,有350萬人。國內所得最低20%的家庭,也就是160萬戶人家、約523萬人必須借錢或吃老本過活。

根據台灣主計總處調查,台灣勞工全年工時全球第三高,平均每名勞工工作2,140.8小時,僅次於新加坡(2,402.4小時)和香港(2,392小時)。換言之,台灣勞工平均每週工時比勞動基準法規定的法定工時(即每週平均約42小時)更高!整體來說,台灣每名老闆都違反勞動法,只是政府縱容違法剝削的惡行,令法律淪為一紙空文!

教育商品化 畢業負債

台灣大學公私立的比例是三比七,因此只有三成以下學生就讀公立大學校。私立大學生平均每年學費為11萬台幣,就讀四年就要44萬,加上部分學生從國中就開始申辦就學辦款,很多畢業生要還款40-50萬台幣。

但馬政府並無就休罷休,要進一步將教育私有化。政府正在推動「自由經濟示範區」,其中一項的「自經區推動教育創新」計劃,就是為了推動教育去管制化和商品化而設的。計劃包括在國內大學推行海外大學課程,其學費完全不受限,與美國大學合作可收一年100萬以上,與英國大學合作可收一年50萬以上。富裕學生可以在台灣輕易取得海外大學畢業資格,貧窮學生則更難向上流動。

隨著教育私有化而來的,也是教師的勞工權利受到打壓。現時教師法的保障下,教師不能任意受解聘或不續聘。但是,計劃明文規定,加大學校決定解聘、停聘或不續聘教師的權力,貶低教師法的地位。屆時,5年以內的定期聘約成為常態,教師朝不保席,教育質素必然下降。

此外,學校停辦後可將財產私有化,那麼學店生意。投資者不顧教育質素,巧立名目舉辦一些謀短途利益的學位課程,然後掠奪一筆財富後不了了之。在琳琅滿目的宣傳廣告裡,學生容易不知就裡而受騙,浪費金錢和時間去就讀一些沒認受性的課程。

推行自經區計劃的學校在「市場競爭」上將獲得優勢,逐部吞併受管制的教育業務。學校為了逐利和生存下去,自然會加入商品化教育的行列。所以,這計劃絕不會讓學生「有多一個選擇」,而是迫使學生走上畢業負重債的死路!

青年工人組織起來,打倒資本主義!

在太陽花運動後,兩大黨都強調要有新政和開明政府,準備做些門面工夫安撫激進化的青年,避免在「新世代參政」的潮流中,出現真正挑戰商家財團的政治力量。但這是徒勞無功的,青年很快會看穿政客的修辭和技倆。而柯文哲儘管強調「新政」和「開明政府」,推出了一些引人注目的改革,甚至面對財團時言辭激烈,得到了一定的公眾支持與期望。但這位坐擁超過1億元資產的台北市市長,始終沒有綱領和願景去打破現存經濟制度── 資本主義!

工人國際委員(台灣)認為青年工人組織起來極為重要,尤其青年工人應加入工會,建設具戰鬥力的工會力量,反對學費上漲、要求切實縮減工時至每週40小時、反對教育私有化。有必要組成獨立於學界建制的民主學生會,以組織鬥爭反對私有化的鬥爭,並連結至工人運動(尤其是年輕工人)。只有將大財團和大銀行民主公有化,收歸工人民主管控,才能保證資本家不能透過金權操控立法院和政府,避免他們通過反工人的不公法案。台灣迫切需要一個獨立於藍綠兩營、能代表工人和年輕人的工人階級政黨。任何有興趣加入我們鬥爭行列的青年,請聯絡我們!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