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臘:舊執政黨失敗,激進左翼聯盟上台

2015年二月月2日 下午 1:43Views: 96

左翼政黨無法組成政府 - 激進左翼聯盟與右翼民粹獨立希臘人黨組成聯合政府

訪問Andros Payiatsos(新開始運動,工國委希臘)

希臘選舉結果有什麼重要性?

我們可以形容選舉結果具歷史性的意義,它代表著統治希臘數十年的舊政治勢力瓦解。同時亦意味著新左翼力量 ─ 激進左翼聯盟 ─ 的崛起,左翼親工人階級綱領由2010年只有4-5%的支持率躍升至現時36.5%。

儘管希臘統治階級不遺餘力在群眾中散佈恐懼,恐嚇他們說激進左翼聯盟上台會令國家崩潰和被剔出歐元區等等。但這一切都徒勞無功,或是收效甚微,特別在大城市的工人階級地區中尤其如此。這些地區投票支持激進左翼聯盟的人幾乎佔了絕對多數。

泛希臘社會主義運動(傳統的社會民主派政黨)支持率跌至約5%,相當於他們在1974年創黨參選時的三分一,比新法西斯金色黎明還要低。他們正處於分裂,因為帕潘德里歐(泛希社運前主席)急於甩掉處於崩潰的泛希社運這個包袱,而宣佈成立一個新政黨 - 民主社會主義運動。只是它只得到2.5%的選票,不達進入國會的最低門檻3%,未能進入國會。

希臘正面臨總崩潰的狀態,GDP下跌了27%,情況比二戰納粹佔領時期更惡劣。大規模的貧困正在蔓延,根據官方數字,1,100萬人中有630萬人正處於貧窮線邊緣或以下,每月生活費只有450歐元。失業率達26-27%,青年失業率更高達55%。約十萬青年出走離開希臘。社會中存在著社會崩潰和大眾貧困化的元素。

激進左翼聯盟昨日宣佈與獨立希臘人黨合組聯合政府。為什麼他們不能希臘共產黨達成協議?

激進左翼聯盟呼籲希臘共產黨一起組成左翼聯合政府。希共拒絕,這是希共宗派主義和孤立主義的結果,他們一直以意識形狀和政治綱領分歧,為由拒絕與希臘國內任何左翼力量合作。這是他們的總體政策,並非單純地針對激進左翼聯盟。

他們宣稱甚至不會對激進左翼聯盟政府投下信任一票。希共表示非常驕傲,因為他們比2012年6月大選增加了1%的選票,即大約5萬張。這是相當可笑,的確他們這次的得票率從4.5%上升至5.5%,但要是一直倒推上去,在1988年,他們的得票率是11%。在當下的希臘面對著數十年來最嚴重的危機之時,他們卻為自己取得5.5%的選票而沾沾自喜,真教人啼笑皆非。

因此這就讓激左聯領導人去與獨立希臘人黨組成聯盟,建立新的聯合政府。因此可以合理地說,激左聯的右翼領導層儘管沒有公開明示,但實際上他們更鍾情於利用與獨希黨聯合政府為藉口,去迴避其底層成員和工人階級對落實社會主義政策的訴求。

2012年,前希臘首相新民主黨(傳統右翼政黨)主席薩馬拉斯(Samaras)在未上任之時,曾宣佈反對與「三駕馬車」(歐盟、歐洲央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簽署諒解備忘錄,但在上任後第一時間簽署了,並同意「三駕馬車」要求的嚴厲的緊縮政策。這反覆令民粹派從新民主黨分裂出來,開始組成「獨立希臘人黨」。

這股力量(譯註:指獨希黨)畢竟無法長期與激左聯以任何形式地合作。這意味著新的聯合政府將會非常不穩定,因為它的組成元素來自於對立的兩個陣營。

國際上對於左翼和工人以及激左聯勝選的反應一直非常熱烈,在希臘國內的反應如何?

激左聯的崛起得到國際上群眾的熱烈反應,並且似乎已經成為了形成左翼力量和社會運動之間的催化劑,以進行反攻。當中肯定存在著這種潛力。

但在希臘這卻不一樣。對工人和青年現時的情況最好的描述是:他們對選舉結果感到的並不是欣喜若狂,而只是如釋重負地長呼一口氣。用希臘人的俗話來說,激左聯已經「在酒裡溝了太多水」,特別是在最近的一段時期,他們的綱領已經被沖淡得太多。執政方案變得極為模糊不清。

工人們相信事情不會變得比以前更差,他們強烈地感覺到必須要終結政府和「三駕馬車」的野蠻攻擊,因此投票支持激左聯。但他們都非常懷疑明天將會帶來什麼。這反映在選舉結果公佈當晚只有五千人在雅典市中心慶祝,人數不到激左聯在雅典的成員人數一半。工人們的心情壓抑,甚至對激左聯的勝利持懷疑態度,但畢竟他們都很樂意懲罰「三駕馬車」的代理人-泛希社運和新民主黨。

金色黎明的得票率保持高企。他們會在今後一段時期重建力量嗎?

儘管所有左翼群眾政黨都低估了新法西斯主義的危險性,但金色黎明卻證明了它有成千上萬的核心選民。它現在是一個公開的納粹組織,並且顯然是殺人的政黨。它在這次大選中保住了與2012年相約的得票率。這意味著在未來,新法西斯主義危機將可能捲土重來,特別是假如中產階級和勞動人民對激左聯領導的政府失去耐心和絕望的時候。左翼陣營必須為此作出準備。

激進左翼聯盟的得票比新民主黨和泛希臘社會主義運動(社會民主派)加起來還要多。

激進左翼聯盟的得票比新民主黨和泛希臘社會主義運動(社會民主派)加起來還要多。

在競選中,新開始運動(CWI希臘支部)未能和激左聯達成協議並參選,但新開始運動仍有參與選舉運動。情況如何?

對於一場只有11天的競選活動而言,我們的運動成效良好。因為這場選舉是由於政府突然宣佈解散而觸發,之後激左聯和其他所有陣營花了兩個多星期來決定候選名單。激左聯的領導層不同意我們提出的候選人加入到他們當地的候選名單內,因為他們知道這樣的話我們將會有國會議席,而我們會是在激左聯黨內外的左翼反對派的一個吸引點。

儘管激左聯拒絕我們的同志在他們的候選名單上出選,CWI希臘支部,新開始運動,仍有很好的成績。我們很快就克服了未能參選的挫折,因為新開始運動的同志們都明白,對工人階級和整個社會來說,激左聯的勝選是必要的。我們有一個非常有力的選舉運動,我們每天都派發了近9,000張傳單,賣出250份黨報。因而我們有機會接觸到更多的人。我們計劃在未來幾週內在各社區召開支部會議,因為在選舉期間是無法這樣做。

你認為希臘新聯合政府和「三駕門車」及德國默克爾政府之間的交談會有什麼發生?

這是一個至關重要的問題。很明顯,雙方都希望進行談判並達成妥協。激進左翼聯盟的領導層顯然希望妥協。默克爾則似乎是準備好一些折衷方案。他們知道若非如此,會可能引起歐元區的連鎖反應,引發重大危機。但問題是他們到底能否達成妥協。

我估計默克爾已準備好作出一些退讓。很可能是準備批准希臘延期償還債務,這意味著希臘年度財政預算的壓力能夠減輕一些。

但另一方面,對希臘的工人階級而言,激左聯最低限度一定要給予一些訴求,比如:最低工資回到危機前的水平;向無法生存、日常需求不能被滿足的受壓迫基層提供社會福利,像令他們能負擔的食品和能源等。他們還必須致力恢復已經完全去管制化的勞動關係。他們必須杜絕私營部門中常見的奴隸勞動:工人被迫每天工作12小時,每周工作七天,而且沒有加班費。他們必須關閉在希臘北部造成巨大環境問題的哈爾基季基金礦。他們必須恢復全國廣播公司ERT工人的工作崗位等。

這些都是激左聯無法迴避的,他們一定要被看到有嘗試去落實這些訴求。這是社會整體、激左聯的選民和激左聯的左翼底層成員所期望的,並被視為基本而且迫切!假如激左聯政府不在執政第一階段就落實這些訴求,就意味著內部會立即出現重大危機。因此激左聯將不得不走向實施這些政策措施。

但這些對今天來說僅僅是解決希臘人道主義危機的基本措施,實際上是撕毀了「三駕馬車」過去四年的計劃。

現在的問題是:德國的統治階級願不願意向希臘聯合政府作出這些妥協?至少這是值得懷疑的。因此,雖然不能肯定力量的對比會是如何,在希臘與「三駕馬車」談判上,我相信債務違約的問題會重新回來。

我們認為假如希臘出現債務違約,並被剔出歐元區的話,左翼政府應當立即實施應急措施,包括資本及信貸控制和國家對外貿壟斷,作為今天無論如何都要實施的綱領的一部份,亦包括了國有化銀行和經濟制高點,工人控制與管理,計劃經濟等,以應付危機,並維護工人的權利和生活條件,實現社會主義的徹底變革。

_80523474_greece_elect_results_jan2015_624gr

新開始運動在下一階級能發揮甚麼作用?

激左聯的領導層將以獨希黨為藉口,而不去落實必要的左翼及親工人階級的社會主義政策。因此我們必須要求貫徹親工人階級的綱領。那怕即使要政府的危機或提前大選。

我們可以發揮的作用是,與聯合起其他左翼陣營的力量一起,包括「千人倡議」內外者,和激左聯的左翼底層成合作,爭取親工人和社會主義的政策。

這是通過底層發起的運動。我認為這個政府將對社會產生一個主要的影響,首先是為工人階級和社會運動提供一個喘息的時期,然後再進行反攻。換言之,工人將動員起來,奪回過去幾年間我們所失去的一切。

在這種情況下,激左聯政府將可向左轉,甚至實行一些遠超其領導層現在所設想的政策。

我們的主要任務是盡力協助建立和加強工人階級的力量和獨立行動。這將取決於今後一段時期內階級鬥爭的性質。

解決危機的唯一方法,是社會主義政策和綱領。否則的話無論任何政府都終將陷入危機。

因此,舉例來說,我們呼籲激進左翼聯盟拒絕償還債務,引入生活工資和退休金,大規模投資於福利、醫療和教育。社會主義綱領也要求公有化大型企業,在工人階級的民主控制和管理下,為大多數人的利益而運作。

在世界各地對激左聯的勝選都有非常積極的反應,顯示了希臘的工人階級在歐洲各國乃至全球都有上百萬的盟友。由左翼政府實行社會主義計劃將必一石激起千層浪,整個歐洲的工人都會紛紛仿傚希臘工人。這會提出,有需要在自由與平等的基礎上,為建立歐洲社會主義聯邦而奮鬥。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