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林佳瑋:華航員工抗爭

2015年二月月4日 下午 1:43Views: 207

激進化的第三分會不滿總工會領導與資方達成共識

訪問者:矛盾(工人國際委員會)
受訪問:林佳瑋(桃園市產業總工會秘書)

tw china-air2

華航工人不滿年終獎金被降低發動千人抗議

矛:工人不滿華航降低年終獎金,發動了1,000人的抗議,可以講詳細一點?

瑋:降低年終獎金,只是公司打壓工人的冰山一角。更惡劣的狀況是因為兩岸直航,還有日本航線加開班次,造成紅眼航班的超時過勞問題。還有人員遇缺不補,造成人力吃緊,個別員工勞動量加增超過負荷的情況。雖然在去年9月2日有提出向市政府提出調解,但問題並沒有被得到根本的解決。再談到年終獎金的問題,今年華航的盈餘有1,500億,原本員工期待今年的年終能有所成長。但沒想到,卻不如去年的年終獎金,而且去年的盈餘是更少的。這些盈餘都是基層工人超時加班,承受大量工作量所換來的,卻沒有得到合理的回饋。

矛:公司怎樣打壓工會權利?

瑋:白色恐怖的方式與氛圍,打壓出來抗爭的基層勞工。在去年9月2號的抗議紅眼航班行動中,公司就向內部發動了整肅的行為,頻繁的恐嚇與威脅。工人不得出來抗爭,否則就會遭到懲處,也多次的以約談的方式,施加給工人壓力,造成工人極大的心理負荷。連聲援的地面修護員,也遭到公司的打壓。簡單來說,只要公司掌握到了抗爭的計劃、人員,就會頻繁的施加壓力。也有許多工會幹部面對被開除的威脅,甚至是已經被開除,例如卓棕偉。停飛也是常見的打壓手段,例如前幾天華航的懲處,就連剃髮抗議的張書元,也在行動前,被資方電話騷擾。更甚直接以電郵警告張書元,不得出來抗議,否則就要懲處他。及至行動時,資方也派了管理階層的人員到現場,試圖出面阻止他的行動。

矛:現在工人的抗爭訴求是什麼?

瑋:一、年終獎金必須有合理的金額,工會進行年終獎金協商 。二、要解決紅眼航班的問題。三、解決缺額不補人力吃緊的狀況。四、拒絕加班過勞超時工作。五、要求公開透明的勞工董事選舉。六、台灣當局應就華航可能的觸法行為產開調查。七、華航應與工會展開談判,解決勞資爭議。

矛:工人不滿原工會與公司達成協議,為什麼造成工人與工會領導的衝突?

瑋:因為華航公司會以懷柔政策收編工會幹部,這樣的狀況長達十幾年。最主要的抗爭力量是由第三分會先開始。總會原與資方談判提出來加薪7.5%,年終獎金5萬元,加上考績獎金,但談判後的結果卻是加薪2.5%,年終獎金2萬元,造成基層工人極大的反彈。因為實質的盈餘,沒有回饋到工人身上,超時加班過勞等等問題也沒有得到正面的積極改善。第三分會向總會提出抗議,總會卻予以拒絕,再次與資方談判。因此第三分會才聯合機師工會發動抗爭。

矛:桃園產業總工會如何支持工人今次的抗爭?

瑋:桃產總最主要是協助第三分會的行動,還是會以第三分會的計畫為主。未來行動還是需有第三分會的決定,除了目前的黃絲帶行動持續到幹部復飛為止,還有協助第三分會向公部門提出申請調解、裁決,幫助第三分會還有遭打壓的工人走完體制內的程序抗爭。未來將持續爭取年終獎金和機組員勞動問題。

矛:發動罷工的機會大不大呢?

瑋:要看第三分會的內部如何決定,不過目前沒有這個計畫,但是在未來不排除,還需要看未來的事態發展(廣泛的勞方態度以及資方應對),以及與其他分會的聯繫討論。

補充資料:華航工會總會與第三分會之間的鬥爭

華航企業工會理事長也是國民黨中常委李昭平,上層官僚自然追求與資方共存。今次華航工會的第三分會繞過總工會出來抗爭,是在台灣鮮有的例子。工人難以忍受工會上層與資方達成妥協,早在總工會內形成反對派勢力。第三分會是以空服員為主體組成的三分會,不滿早已安於勞資並存的總工會。前年,三分會常務幹事卓棕偉遭到解僱,總工會在公司人評會中不予相挺,但三分會至今仍保留卓棕偉的位置,與公司和總工會對著幹。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