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wiana案件勝訴 現在加強外傭權利鬥爭!

2015年二月月10日 下午 5:17Views: 255

香港法院裁決僱主嚴重虐待罪成 

2月10日(星期二)將成為香港外傭反歧視、反虐待的持久鬥爭中重要的一日。法院裁決僱主羅允彤在20項罪名中有18項成立,持續八個月襲擊、虐待Erwiana Sulistyaningsih,並導致她挨餓。這事件被《時代雜誌》等主流媒體形容為「重大案例」。《每日電訊報》指出,Erwiana在香港可怕的經歷「激起了全球義憤」。

「我希望他們會開始像對待工人和人類航對待外勞,停止待我們如奴隸。」Erwiana在六個星期的審訊結尾中說道。

群眾示威

之前香港一連串數以千計外傭的示威,顯然爭取到社會上各界層的廣泛同情,向當局(包括司法制度)施加了壓力,揭露了香港不公義的外勞僱傭制度。

「這次勝利令我們很鼓舞。我們會運用今次的勝利來推動外勞權利的鬥爭。」亞洲移工協調會的Eman Villanueva向中國勞工論壇表示。

很多人都認同有必要向港府加大施壓。

「今次的判決雖然很好,但可惜不會就此改變政府的種族歧視外傭的政策。」社會主義行動的鄧美晶表示:「『僱傭同居限制』以及『兩星期條例』就像南非以前的種族隔離政策,用來分隔和控制一批受超額剝削的工人。」

國際特赦組織發表聲明,指「外藉家務工僱主涉虐罪成,反映政府對外籍家務工無從保障」。在2013年,國際特赦組織譴責印尼外勞「奴隸般」的生活條件,控訴港府「不可寬恕」的無所作為。

Eman Villanueva很清楚香港外傭的大規模示威發揮了關鍵作用,他說:「若果沒有這場運動,政府只會無視這宗案件。正是這場運動令全港和國際社會留意到Erwiana案件,政府和法院因此被迫行動。」

裁判官指Erwiana「猶如囚犯」

裁判官指Erwiana「猶如囚犯」

「猶如囚犯」

從法院審訊可得知Erwiana受到其僱主可怕的對待。她曾被僱主打臉至牙齒脫落,被僱主用吸塵機塞進口裡令她嘴唇流血。她被迫挨餓,只允許吃小量的麵包和白飯,每晚只可睡四小時。

裁判官胡雅文指,Erwiana猶如羅允彤家中的「囚犯」。羅允彤曾威脅如果Erwiana報案的話,會殺害她的家人。控方指她的待遇就如「無薪資的奴隸」──Erwiana從未收過羅允彤的工資。法院裁決,羅允彤要向涉案三名傭工繳交共$28,000元欠薪。

香港總共有約32萬名外藉家庭勞工,有一半來自菲律賓,其他大部分來自印尼。近年,她們的力量愈來愈壯大,以高調的示威行動要求改革不公義的僱傭法例,也要求對中介公司採取行動。中介公司往往違法向工人收取高昂中介費,迫使她們成為債奴。

廢除「僱傭同居限制」

在「僱傭同居限制」條例下,外傭被迫與僱主同住。這條法例只是作為社會控制的工具,避免外傭獨立居住,在社會上紮根,從而增加她們經濟上的議價能力。「僱傭同居限制」剝奪了外傭的私隱權,而僱主同時為「房東」的情況下,她們更為脆弱。居住在工作地點不免令工時更難管制,令家傭受到壓力而工時極長。國際特赦的調查發現,香港印傭平均每天工作17小時。

裁判官胡雅文間接承認了這悲慘的現況:「說得好聽一點,她(Erwiana)猶如囚犯…她完全被孤立,故被長時間虐打亦沒有作出相應反抗,也不為外界所知。」

對香港大部分的外勞來說,雖然虐打和暴力並非尋常之事,但被孤立的感覺卻是普遍切實的。判詞本身就是廢除「僱傭同居限制」的有力論據。但相反,港府正在加強執行這條法例,在數星期前警方突擊檢查,打壓外出居住的外傭。

Eman Villanueva說道:「如果港府堅持現時的政策,只會有更多『Erwiana』出現,更多虐打外傭的案件出現。」

港府無恥無極限。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健宗「歡迎」法院就Erwiana案的判決,說道:「這亦顯示出政府當局和法院亦高度重視保障外籍家庭傭工的法定權益和他們的人身安全,這一點是重要的。」

工人並不期望港府會帶來任何「保障」,港府保障的只是商賈鉅富。今天法院重要的勝利一定要作為一個里程碑,在未來建立更有力的鬥爭以爭取外傭權利。外勞的鬥爭會作為所有工人團結鬥爭的一部分,對抗這個反工人的政府。

2014年2月,社會主義行動的鄧美晶在支持Erwiana的遊行中發言

2014年2月,社會主義行動的鄧美晶在支持Erwiana的遊行中發言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