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爾坎‧X的生平和遺產

2015年二月月21日 下午 7:36Views: 265

黑人革命者遇刺50週年紀念

Hugh Caffrey

今年2月21日是黑人革命家麥爾坎‧X(Malcolm X)遇刺50週年紀念日。此時,全美國數百個城市正掀起了反警察暴力和種族歧視的示威浪潮,而一場「Black Lives Matter」的新運動也在興起,令麥爾坎‧X的主張再次引起世人關注。他的思想從黑人民族主義進化到反資本主義,再走到社會主義,至今仍激勵著所有反種族歧視與資本主義制度的人們。

麥爾坎‧X(原名:麥爾坎‧利托;英文:Malcolm Little)自出世就遭受種族歧視。麥爾坎在小時候,父親就被白人至上主義者謀殺,又被種族主義者迫使遷居。保險公司拒絕賠償,理由是「認為我父親死於自殺…可我父親怎麼能猛撞自己的頭部,然後跑到電車軌道上,讓車子碾過去自己身體呢?」

麥爾坎‧X讀書時在班上總是名列前茅。但種族歧視制度卻令他的母親精神崩潰入院,家庭破碎,毀了他的一生。麥爾坎夢想成為一名律師,但他的老師卻回應道:「黑鬼想做律師是發夢…你怎麼不考慮做木工呢?」

麥爾坎貧困潦倒、孤僻不合群、怒火燒心而未能解惑,因此從擦鞋工到火車搬運工,繼而小偷小摸,然後染上毒癮,淪為階下囚。在獄中,他改信而加入了伊斯蘭民族組織(NOI)。

Malcolm X-2

「這位黑人的真知灼見」

伊斯蘭民族組織(NOI)成立於1931年,鼓吹黑人驕傲和分離主義,迅速在美國黑人罪犯中找到了滋養的土壤。麥爾坎‧X曾說過:「在鐵窗背後,黑人可能要囚禁多年,但送他進去的是白人。」

「罪犯通常來自下層黑人社會,黑人一生都在遭受著排擠,如孩子般被看待。沒有一個白人遇到一個黑人時,不會從他們身上得到什麼,或對他們做些什麼…黑人囚犯一生的遭遇,只能以『白人就是惡魔』這句話作為完美的迴響。」

「我覺得真主阿拉更傾向於幫助那些自救的人。」

出獄後,麥爾坎‧X投身建立伊斯蘭民族組織。他很快就當上了傳教士領袖:建立清真寺、創立組織的報刊、在集會上發表演說、怒斥美國種族歧視的歷史、表達受壓迫美國黑人的憤怒之情。20世紀60年代早期,伊斯蘭民族組織的信徒人數暴增至10萬名。

民權運動

20世紀50年代中葉,羅莎‧帕克斯事件(她在巴士拒絕離開「白人座位」)掀起示威浪潮,數以百萬的美國黑人參與其中,要求社會變革。美國爆發了大規模的民權運動。在非洲和亞洲,革命掃除了殖民統治。革命事件和警察暴力激起了一場群眾運動。

「那些穆斯林言語強硬,但從未做過出格的事」

民權領袖嘗試遊說民主黨政客,將之與運動掛勾。麥爾坎‧X恰當地抨擊了這做法:「誰聽過憤怒的革命者會手執結他,在福音詩的配樂下,發表「我有一個夢想」的演說,然後與壓迫者在睡蓮池共舞?美國的黑人民眾從以前到現在,都還活在噩夢中。」

這批評是針對民權領袖馬丁路德金的。馬丁路德金後來向左轉,主張工人階級團結,並支持罷工,在不久後的1968年4月4日,他就遇刺喪生。

洛杉磯警方(LAPD)於1962年襲擊一座伊斯蘭民主組織的清真寺,打死了一名活動分子的領袖。麥爾坎‧X展開保衛運動,召開群眾大會。紐約的一家公司拒絕聘用黑人,他支持紐約的一個工會對該公司發起抵制運動。

「罪有應得」

但這遭到了保守的伊斯蘭民族組織領導人反對,他們對於民權運動採取了「不參與」的宗派主義路線,而未提供任何實用的替代方案。在伊斯蘭民族組織領導人以利亞‧穆罕默德(Elijah Muhammad)的批准下,他們開始了打擊麥爾坎‧X。

甘迺迪總統1963年遇刺身亡後,伊斯蘭民族組織的牧師立即被禁止發表意見。麥爾坎‧X卻並未保持沉默。「…我覺得這就是罪有應得。對白人的怨恨並未隨著殺戮手無寸鐵的黑人而停止,反而不受抑制的蔓延,最終降臨至這國家的元首。」

伊斯蘭民族組織在這藉口掩護下迅速改變立場。伊萊賈‧穆罕默德在會見麥爾坎‧X時告訴他:「我一定要令你未來90天封口,那樣全世界的穆斯林才不會受你愚蠢的錯誤所影響。」

不久,伊斯蘭民族組織的高層開始談論要殺害麥爾坎‧X。

「全體人民之間的勞動團結」

在麥爾坎‧X與伊斯蘭民族組織決裂後和他被美國暗殺前,中間有50個星期。這時他到麥加朝聖,在非洲與獨立運動領袖會談後,他的理念經歷了巨大轉變。他會見了許多非黑人的「致力於任何必要手段推翻世上的剝削制度的真正革命者」。

「所以我需要好好想一想,並重新審視我對於黑人民族主義的定義。我們能不能總結出人民問題的解葯是黑人民族主義呢?你可能已經注意到,我已經幾個月沒有用個這詞匯了。」

麥爾坎‧X建立了一個新組織「穆斯林清真寺團」,以「擁護黑人的全部信仰,並付諸實行伊斯蘭民族組織只講不做的事情。」

「這是人民所期待的。很多人表示…他們想要加入我們…其他城市的穆斯林也寫信給我們,要求加入組織,他們的信件往往還寫到『伊斯蘭教過於死氣沉沉』…『伊斯蘭民族組織的行動太慢了』」。

幾次國際出訪後,麥爾坎‧X希望發展「穆斯林清真寺團」與全世界穆斯林之間聯繫在一起。他的理念繼續走向工人階級團結和社會主義。

從以宗教挑戰種族主義,到以被壓迫者的團結挑戰資本主義的過程中,麥爾坎‧X表示:「我會和任何人合作,我不介意你的膚色,只要你願意改變世上痛苦的現況。」

這構成了真正的威脅。幾週後,麥爾坎就死於美國策劃的暗殺,伊斯蘭民族組織也有份參與。

長久以來,麥爾坎‧X的觀點都被歪曲了。他被抹黑為「黑人種族主義者」。伊斯蘭民族組織聲稱他是自己人。但就在麥爾坎被刺前不久,現任伊斯蘭民族組織領導人路易斯‧法拉堪(Louis Farrakhan)卻表示:「這種人只值得去死。」

有些人把麥爾坎看作穆斯林傳教士。他的信仰中充滿了為解放而戰的社會鬥爭,一開始向全體美國黑人伸手,繼而觸及白人工人階級,為消滅種族主義和貧窮而團結起來。

五十年後今天,一個完整的種族關係產業已經建立起來了。最露骨的種族歧視可能已被掃走,但警察卻還是制度性的種族主義者。騷擾和貧困揮之不去,並在近期的經濟危機中愈演愈烈。美國民主黨等資本家政黨根本不能帶來什麼。正如麥爾坎‧X所說的:「就選擇而言,我認為美國黑人只能選擇被誰吃掉,是『自由派』的狐狸還是『保守派』的狼,因為兩者都會吞噬他們。」

麥爾坎的死激起了一代人的反抗和鬥爭。一百萬美國黑人視自己為革命者。黑豹黨於1966年成立,組織社區防線力量對抗種族主義者和警察,並得出了一些社會主義的結論。

黑豹黨領袖博比‧西爾總結到:「我們不以種族主義對抗種族主義。我們以團結對抗種族主義。我們不以黑人資本主義對抗剝削性的資本主義。我們是以基本社會主義對抗資本主義。我們是以無產階級國際主義對抗帝國主義。」

社會主義行動捍衛群眾鬥爭和自我防衛的傳統,支持各種族、宗教和國家的工人階級團結。

原文於2005年首次刊登在工國委英格蘭及威爾士支部週報《社會主義者》,本文是刪節版。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