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大選:獨立黨只是偽反建制的政黨

2015年四月月1日 下午 9:22Views: 80

有必要確立一個戰鬥性工人階級替代方案 反對右翼民粹及種族主義

Hannah Sell,社會主義黨(工國委英格蘭及威爾士支部)

英國獨立黨(UKIP)成立於1993年,在成立的頭十年,它在25次議會補選中平均得票1.7%。在那個階段,該黨幾乎完全專注於要求英國脫離歐盟,並視自己主要為一個向保守黨施壓的壓力團體,要求它更加反對歐盟。

然而在2014年,獨立黨以27.5%的得票率贏得歐洲議會英國代表席的選舉;這是英國自1910年以來第一次有托瑞黨與工黨這「兩大黨」以外的政黨在國家級選舉勝出。獨立黨也在同一天舉辦的國內各級議會選舉中贏得17%的選票。該黨的支持率雖然在近來民調中微幅下滑,整體而言卻仍舊超過10%,並且很有可能在五月的大選中成為關鍵因素。

獨立黨有將近40%的大選候選人具有私校學歷,僅次於執政的托瑞黨,相較之下全國總計只有7%人口擁有私校學歷。獨立黨的領袖Nigel Farage,生命中曾有20年的歲月都是個支持托瑞黨的股市交易員。獨立黨的資金來源則大多來自金融業者及對沖基金經理中的少數人士,他們相信擺脫歐盟的「限制」對倫敦金融業有益的。

然而,獨立黨競選人氣的成長很大程度應歸因於它跨出原本只以「期望落空的保守黨選民」為支持基礎,而開拓出前工黨支持者的票源。據最近一本評獨立黨的書《右派的起義》(Revolt on the Right)提到:「獨立黨的支持基礎十分集中於英國社會較弱勢、較缺乏保障的族群中。」

更為工人階級的選民對獨立黨能否作出突破是至關重要的,因為他們更有可能在國會及地方議會選舉中投給獨立黨。這跟那些可能只會在歐洲議會選舉中投獨立黨(藉以抗議歐盟)的中產階級「策略性選民」不同。

獨立黨領袖Nigel Farage

獨立黨領袖Nigel Farage

為何這個由股票經理人兼極度猜疑歐盟的保守黨人組成的政黨,得以吸引「忿忿不平的英國工人階級」中顯著數量的選票?其中一個重要因素是,它將工人面對的問題推卸給外來移民來引發共鳴。然而,最大的因素還是選民對現有建制政黨的期望落空。當議員支出費的醜聞令人們對「西敏寺菁英」的憤怒達到新高時,獨立黨的支持度也跟著水漲船高。

數十年來,建制派政黨的社會基礎受到削弱,但現在才達到臨界點。這個過程反映於各主要政黨的支持度在下降,整體投票率都在減少。兩大黨在五月的大選中可能只會各得未滿三成的選票。

曾扮演「反對黨」角色的自由民主黨,在參與聯合政府後全軍覆沒。要理解獨立黨為何聲勢上漲,關鍵不只在於保守黨與自由民主黨不受歡迎,最大的問題出在工黨。過去的工黨雖由資產階級領導,但它在工人階級之間擁有群眾基礎,讓其能透過民主架構對黨施壓。

如今的工黨已不再是個資產階級工人政黨,而只是另一個資產階級政黨。當工黨在1997至2010年期間執政時,它流失了五百萬票,大部分再也沒法由現任領袖文禮彬(Ed Miliband)成功挽回。面對保守黨的撙節措施,工黨的回應就是不斷承諾他們也會削減預算,因此這個情況倒也毫不意外。

獨立黨的工人階級支持者的主要動機,是期望把獨立黨化為處罰建制政黨的武器。選民常認知到獨立黨的政策並非解決之道,卻仍想以之表達他們的憤怒。有位選民接受《經濟學人》(2月14日)的訪問,談到他對Farage的看法時答道:「他是個講屁話的笨蛋,但我會投他。」

當然,也有許多不滿建制政黨的人絕不會投給獨立黨,因為他們被該黨領袖們既右派民粹、又種族主義、又性別歧視的態度所嚇退。例如,值得注意的是女性對獨立黨的支持度遠低於男性。然而,這並不代表投它的人必然同意它的新自由主義綱領、或是那些領袖們的態度。

在許多議題上,其多數支持者非但比獨立黨的領導團隊要左,甚至可說比所有建制政黨的立場都還左傾。一次YouGov民調指出,78%獨立黨的支持者贊成電力公司重新國有化,73%贊成鐵路重新國有化,還有57%支持者希望禁止零工時契約。

這些人投票給獨立黨並非無意識的。反之,這是真正的工人階級群眾聲音無從表達的結果。如果工會聯盟(TUC)不是支持工黨,而是推動一個反撙節、擁護工人階級的政黨,獨立黨就不會有辦法做它過去四年做到的事情:在各黨走資政策之際,填補了部分的政治真空。

資產階級媒體對獨立黨的大篇幅報導也是它成功的基本要素。2003年,獨立黨在媒體上被提及了僅僅600次,但在2013年超過23,000次。這是資產階級媒體有意無意的策略,它們在明白人們對建制政黨的仇恨有多深刻之後,試圖將仇恨導往相對安全的方向。

無論如何,要是推測資產階級媒體在獨立黨崛起中扮演的角色,對資產階級而言完全無害的話,那就錯了。分給獨立黨的選票會阻止保守黨在大選中成為最大黨。再者,若保守黨得以倖存,獨立黨議員的存在對資產階級與保守黨領袖們來說都會是惡夢,因為這將觸動保守黨內的深刻分歧,尤其是在歐洲問題上的立場。

更廣泛地說,對資產階級而言最糟的大選結果也最有可能成真。我們可能會目睹一個虛弱而分裂的聯合政府或者少數政府,無法有效採取合乎資產階級利益的行動。這種未來可能成真,而獨立黨就是當中的的不穩定因素之一。因此,自它2014年選舉的里程碑之後,新聞報導獨立黨的角度愈來愈有敵意,報導次數也恐怕減少了。

資產階級面對的真正問題在於,政局的四分五裂愈漸侷限了資產階級有效統治的能力。雖然還可能會再嘗試以抹黑手段箝制獨立黨羽翼,但在未來,也可能有更多嘗試去哄抬它,特別是在必須用它來替代新興工人群眾政黨的時候。

當獨立黨受憤怒的工人階級支持而獲得成長時,黨內的會有更多矛盾張力,不穩與分裂的潛在威脅亦會增加。然而,該黨的領導團隊仍比保守黨托瑞黨更右傾。在戴卓爾夫人死了的時候,Farage說他是唯一「讓戴卓爾主義活下來」的政治家。

但是,獨立黨正試圖在一些議題上左傾。獨立黨發言人要求廢除臥室稅,以及硬性規定零工時契約,獨立黨的金融事務發言人聲稱,他們會考慮要求鐵路的重新國有化。然而,這些「左派包裝」仍然非常單薄。Farage反覆強調,在他看來,有必要捨棄國家保健服務(NHS)而採取美式健保體系;其餘領袖則連忙否認這將成為獨立黨的政見,畢竟這無異於政治自殺。

如果選後保守黨少數政府必須仰賴獨立黨議員們的支持,將會是英國政局動盪大大加深的徵兆。這也會隱隱開始破壞獨立黨作為反對黨的地位,並減少它從厭惡保守黨的工人階級中撈取選票的能力。

主要資本主義政黨全都試圖以更苛刻對待移民的論述來跟獨立黨較勁,但這只讓獨立黨得到更多支持。社會主義者必須明確捍衛移工與尋求政治庇護者的權益。我們必須讓經濟危機的責難回歸原位:歸咎於百萬富翁、銀行家以及資本主義體系。

儘管種族主義顯然是部份獨立黨選民的重要特徵,仍不能就此斷言所有的(或者甚至是多數的)獨立黨選民都是鐵血的種族主義者。區區抨擊獨立黨是個充滿「種族主義者與偏執狂」的黨,就像社會主義工人黨(SWP)發起「起來對抗獨立黨」(Stand Up to UKIP)運動那樣,無助於削弱該黨來自工人階級人民的支持。

移民不只對獨立黨的多數選民來說是個重要議題。2013年「英國社會態度」調查顯示,77%的人覺得移民數量應該減少;近來的YouGov民調則顯示,35%左右的人視之為英國所面對的最重要問題,僅次於把經濟問題置於首位的47%。這反映了一種廣泛而根深蒂固的觀感,認為移民的規模已對英國工人的工資與生活水平構成威脅。

ukip-flag

唯有創建一個擁有社會主義、反種族主義綱領的工人群眾政黨,才有可能真正破除這種情緒,並削弱獨立黨的力量。關鍵在於,這政黨會向群眾解釋,唯一能夠阻止大企業利用移工——以及年輕工人、臨時工等等——來壓低一般薪資水平的方式,就是令所有工人及工會組織獲得工會認可的薪資水平,無論他們來自地球哪個角落。

在5月7日的大選中,工會與社會主義聯盟(TUSC)準備於100個國會席次與超過1,000個地方議會席次中參選。TUSC代表著向工人群眾政黨邁進了一步,從而能阻斷獨立黨成長。

建立一個堅決反對所有資本建制政黨的黨派是非常關鍵的。這聽起來像不用明言的,但不幸的是,對有些TUSC的成員而言並非如此,特別是社會主義工人黨。社工黨發起的「起來對抗獨立黨」,包括跟工黨與自民黨一起發傳單、媒體宣傳、發起會議等等。為了捍衛民主權利,對抗法西斯組織,有時工人組織會與資產階級政黨共同參與示威,或進行其他實務合作,但儘管如此也要保持完全的政治獨立。然而,獨立黨不是一個法西斯政黨,也沒有武力攻擊工人組織的威脅,一定要政治上對抗,不能在口號上混淆。

而這不是「起來對抗獨立黨」採用的取徑,它在一些地區發起的會議都是邀請知名的自民黨與工黨政客來發言。在去年的地方選舉,地方媒體Tottenham & Wood Green Independent為社工黨成員的合影下了如此註腳:「自由民主黨、工黨及工會與社會主義聯盟的成員一起在保守黨地盤之一的克朗奇區,派發『起身對抗UKIP』傳單。」(2014年5月1日)

這顯然不是TUSC所贊成的政策,而社會主義黨也會竭力阻止這種做法,因為它抵觸了與其他黨聯合的最底限:要發展獨立的工人階級政治代表。與建制政黨結為政治同盟,搆不著那些關注獨立的工人,同時也部分地令工黨得以利用反對獨立黨的聲勢去吹噓自己的地位。正是對建制政黨的憤怒促成了獨立黨的成長,所以雖然反對獨立黨有其必要,但與工黨和自由民主黨一起造勢來反對它,只會使獨立黨得以宣稱社會主義者「跟其他黨半斤八兩」;儘管在現實中,獨立黨才是那個「建制內的反建制政黨。」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