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馬丁路德金-夢想之路

2015年四月月10日 下午 4:44Views: 221

Eljeer Hawkins 美國社會主義替代

“ …Somewhere in the dream we had an epiphany(…在夢中的某處我們有了頓悟。)
Now we right the wrongs in history(現在,我們改正歷史遺留下來的錯誤。)
No one can win the war individually(沒有一個人能以一己之力打勝這場仗。)
It takes the wisdom of the elders and young people’s energy…(我們需要的是長者的智慧和年輕人的能量…)”

《馬丁路德金 – 夢想之路》主題曲《Glory》的歌詞(Common與John Legend著)

今年是漫長的黑人解運運動的五十週年紀念,由Ava DuVernay執導的電影《馬丁路德金:夢想之路》上映。由賽爾碼市至蒙哥馬利的遊行,到在愛德蒙配特司橋上的「血色星期日」,以至1965年在林登‧約翰遜總統下《投票權法》的通過,這部戲將眾多歷史事件戲劇化。

為什麼《馬丁路德金:夢想之路》在今天顯得重要

《馬丁路德金:夢想之路》與今天的全球鬥爭都十分切題,無論是中港的民主運動,還是愛爾蘭、希臘、西班牙的工人和青年的反緊縮鬥爭,還是美國人群起反對警察制度暴力,拒絕全球資本主義。

這部電影的重心,是由馬丁路德金博士和黑人神職人員帶領的黑人民權運動,在總統約翰遜的統治下爭取投票權。這套電影巧妙點出黑人工人和青年們組織起來反抗的力量,對抗吉姆‧克勞法。這歧視法由1877年至1965年在美國南部實行種族隔離的法制,令黑人工人和青年被剝奪政治、經濟和社會上的公民權,被美國資本主義壓迫。

今日,我們在打著同樣的戰爭,守著工人,青年,和特別是有色人種的投票權,因代表著大企業的兩個政黨(民主黨和共和黨)已在數個州(如德州)通過壓制投票的法律。近年,美國最高法院修改選民法令的聯邦法規,例如第四及第五條文。在歷史上歧視選民和種族主義橫行的州(如阿拉巴馬州和密西西比州)中,這些條文可以保衛工人投票權。

selma-movie -2
荷里活、歷史、公民權利

《馬丁路德金:夢想之路》由億萬媒體富翁奧普拉和畢比特的Plan B production 公司製作,是一套一級的作品。由大衛‧奧伊羅(David Oyelowo)飾演馬丁路德金,湯‧韋堅遜(Tom Wilkinson)飾演林登‧約翰遜總統,提姆‧羅斯(Tim Roth)飾演阿拉巴馬州州長喬治·華萊士,卡門‧艾喬格(Carmen Ejogo)飾演科麗塔‧史考特‧金。

電影以細膩視覺繪畫了幾件歷史事件,例如吉米‧傑克森被殺(譯按:一名非裔教會幹事,嘗試登記成為選民五次而不成功,在26歲時一場夜間和平抗議後,因為要保護雙親被警方槍殺),以及在愛德蒙配特司橋州上由政府支持的暴力。

電影將這場抗爭描繪成馬丁路德金和約翰遜總統的鬥爭,但很多歷史學家(包括研究總統的歷史學家)也質疑這種描敘,而認為在確保投票權的抗爭上,馬丁路德金和約翰遜總統比較像是「合伙人」,而非「敵人」。電影抬舉了馬丁路德金和約翰遜總統的地位,墮入典型的「偉人」歷史觀,但卻矮化女性(如科麗塔‧史考特‧金)在黑人解放運動中的角色。黛安納什、埃拉貝克(學生非暴力協調委員會的聯合創始人)和斯托克利‧卡麥可(大學社運人士)甚至不被提及。連詹姆斯‧比維爾(由說唱家兼演員Common飾演)、馬丁路德金的南方基督教領袖大會內的激進聲音)也只是輕輕帶過。實際上,在1950至60年代在美國爭取公民權利和黑人權利的鬥爭裡,混雜著不同的聲音和想法。制作人和導演的編排會誤導一整代年輕人。

看這部戲固然是好開始,但若要看清民權抗爭的全相,需要研究更多歷史,對因為國內外資本主義的為禍而激進化的新一代人。這部電影表明在資本主義,有需要建立群眾運動來確保物質上的勝利和民主改革。這些勝利的果實能成為跳板,進一步爭取更多,挑戰和取代剝削和壓迫性的制度。在新的制度下才能鞏固我們的成果,將人民置於利潤之上。今天正是迫切要為民主社會主義而鬥爭。

《馬丁路德金:夢想之路》中描寫民權運動的歷史事件,啟發了全球多代的工人和青年去改變生活,終結屬於0.01%的獨裁制度。要真正紀念這歷史事件的話,就繼續抗爭直至得到勝利吧!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