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股巿泡沫正在爆破嗎?

2015年七月月3日 下午 2:14Views: 577

六月份股市蒸發萬億,除了希臘,中國的股市為全球最動盪

抵抗 中國勞工論壇

「離開這個世界之前我只是想說,願賭服輸,本金170萬加融資四倍,全倉中車〔中國鐵路機車車輛集團〕,沒有埋怨誰。」六月上旬,湖南長沙一名32歲股民在兩天內輸掉畢生資產後跳樓身亡,他自殺前在網上發放了以上訊息。他深信政府的「絲綢之路經濟帶」定能成功,所以從「黑巿」用四倍的融資槓杆去作賭注,並將一切押注在這所中央國家企業鐵路公司。

所謂的槓杆融資是在上年開始爆發,中國主要銀行推出一大堆「投資產品」去養肥這隻巨獸。就是這個原因令股巿在過去12個月內前所未有地暴漲起來,當然在更早前股市也有一定比例的泡沫。最近,中央政府對槓杆債務的程度顯得非常不安,也擔憂有潛在可能會造成更廣層面的巿場崩潰。政府最近的打擊措施是自六月中股票巿場大跌的主因(月底前差不多下跌了19%)。中國的股票巿場在最近幾星期都十分波動,動盪程度僅此於希臘。根據《華爾街日報》報道,中國股巿「蒸發了1.25兆美元的巿場總額,等於整個墨西哥經濟體的規模。」

準備爆破的泡沫

在六月初,中國股巿的上海証劵交易所綜合股價指(簡稱上証綜指)曾經衝上7年來最高價位,是自2008年1月以來第一次超越5000點。外間對這歷來最大的「牛市」熱烈歡迎,上海股巿一年內升了150%,深圳股市則差不多升了兩倍。上海與深圳的上市公司總值暴升至超過10兆美元,僅次於華爾街。《華盛頓郵報》報道:「沒有任何股巿曾經在12個月內如此巨額增長。」

很多評論者(包括《社會主義者》雜誌)都預計泡沫將面臨爆破。股巿與實體經濟(如生產、投資和消耗)的情況對比來說是不相乎的,後者正在急速放緩。中國社會科學院財經戰略研究院(政府的智囊團)認為第二季的GDP增長將會是6.9%,比政府的目標為低。而更多的獨立評論員相信實際增長是更低的。

 

中國股市六月下跌19%

中國股市六月下跌19%

根據最近幾月數據顯示,通縮(即價格下跌)持續地束縛著中國的經濟,這會對未來願景帶來負面影響,包括公司盈利下降、消費下降和加重債務負擔。雖然中央銀行在七個月內連續三次減息(正當本文刊登時第四度減息),又推動不同紓緩措施去為負債公司減壓,但由於通縮借貸成本繼續上升。中國非金融公司債務的還利息成本已經相等於GDP 的15%比率。而國家債務是GDP的280%,這數字是希臘是兩倍。

這龐大的債務負擔令北京放任股市暴漲,去為過渡槓杆的公司提供資金,也減少銀行承受更龐大債務的壓力。過去一年,中國透過學習其他國家政府的經驗,大規模操控股巿。

去年,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為了刺激股巿,從政府的養老基金調動1兆美元到東京股巿。在1998年,當時數月內下跌了50%的股市,幾乎引發了一場貨幣危機,香港金融管理局大規模托市。北京就曾經為了製造股巿暴漲,改變金融規管措施(例如2012讓槓杆融資合化法),又動用官方媒體大肆唱好托巿。這些措施的效果是大規模刺激投機。

絕望中的政策

北京希望利用暴漲的股巿提供資金,從而為負債纍纍的國企融資,可見政府越來越陷入絕望中尋找拯救中國經濟的方案。國有銀行自身也需要注入資本,不能再承受這些負擔。為了這個原因,股巿必須繼續吸引新的「投資」來源,尤其是從私人資本上。這也是為何北京加快對外資開放股票和債劵巿場,進行具野心而「可控」的自由化。一個對外國投機者開放泡沫股市的會增加人民幣及人民幣資產在全球金融體系的使用率,藉以幫助北京保障在全球外幣儲備上的優勢,更可以減低對美元的依賴。

可是,政府打擊槓杆貸款,反映它恐懼狂熱的股巿投機正為經濟帶來負面影響。多次降低利率以增加流動資產,卻不能刺激投資或房屋銷售,反而是令股巿泡沫增加起來。國企海通國際證劵集團最近發表報告,指出「資金從實體(經濟)流入而進入虛假(的金融資產)。」

北京正處於兩面的危險,一方面是不可控制的泡沫,另一方面是市場崩潰(市場崩潰會蔓延至更廣泛的經濟層面),因此政府的行動就如一個反復踩油又煞掣的司機。這就是為何人民銀行在6月27日(星期六)再度減息0.25%,令利率降至歷來最低水平,並將銀行存款準備金比率降低50點子,明顯是為了避免股市爆破。瑞穗証券(Mizuho Securities)經濟學家沈建光向《金融時報》表示:「如果他們不作出行動,星期一股市會出現恐慌。」

影子銀行-又是它!

股市泡沫為影子銀行業開拓了可圖利的領域、北京一直竭力抑制影子銀行,避免它促發更廣泛的銀行體系崩潰。正如在湖南男子自殺的案例裡,影子銀行提供的槓桿債務水平超過了政府的限制(不能高於借貸人資本的100%),滿足了高風險股市賭博的需求。據官方數字,槓桿債務由今天初的4,030億人民幣,上升至6月份的2.2兆人民幣。雖然即使這翻了五倍的情況是值得關注,但據《金融時報》指出,這數字只是冰山一角。今天在股市的高槓桿賭博是源於新一系列的「理財產品」,由銀行及信託公司以「結構存款」的形式售出。即使以華爾街「財務巫醫」的標準來說,這做法是相當驚險的。過往中國的債務危機是由不可靠的理財產品來驅動,這些產品連繫到基建等建築項目,往往是不理智且建基於高估的地價,但新一系列的理財產品是完全是建基於即將爆破的股市的賭注。

北京股市賭場會引起嚴重的社會反彈。官媒報道,2015年1月初至5月底,全國新開設了3,300萬個新帳戶。在媒體大肆宣傳下,無數中國平民投入市場。有些業主售賣自己的房屋,兌現投入股市,甚至農民及移民工都加入炒股行列。瑞穗證券亞洲有限公司的調查指出,十個大學生中有三個有炒股票。這是傳銷的典型現象,市場會逐漸虛耗並內爆,新加入股市的人淪為最大輸家。大企業玩家已經從股市泡沫中存起大量金錢,他們有能力玩得更謹慎。他們也能獲得政府的內幕消息,普通股民而不知的。

中國股市狂熱是經濟災難的先兆。這場災難是由鉅富雲集的一黨專制政權造成的。只有群眾鬥爭和社會主義政策才能以公眾利益為依歸來重組經濟。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