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臘:反對票的勝利震動全球資本主義

2015年七月月8日 下午 1:14Views: 61

從公投的地震見到工人階級大膽歐盟及希臘

新開始運動(工國委希臘)2015年7月6日社論

7月5日希臘公投出現壓倒性的結果,61.5%反對接受歐元區領袖的要求,只有38.5%接受。希臘統治階級、大眾傳媒、歐盟機構乃至國際統治階級都為贊成拉票。

根據民調,85%年齢24歲以下人士投反對票,71%公私營部門工人投反對票,72%失業人士投反對票,87.3%激進左翼聯盟支持者投反對票。重要的是,雖然希臘共產黨領導層決定投棄權票,但86.9%希臘共產黨(新斯大林派)選民投下反對票。

希臘媒體發動了前所未有的輿論宣傳,呼籲投贊成票。加上希臘政府在前幾週的所謂「談判」裡犯下不堪的錯誤,令希臘的銀行在公投期間關閉,間接幫了歐盟一把。

大量的反對票令希臘總理齊普拉斯獲得了強大的民意授權。但是,齊普拉斯運用這個結果的方法至今只能惹起擔憂。齊普拉斯的第一個措施是,叫希臘總統在「國家團結」的名義下召開由主要政黨領袖(除了金色黎明)組成的「國民議會」。第二是要求財政部長瓦魯法克斯辭職,希望藉此安撫三頭馬車(歐盟、歐洲央行及IMF)。這些措施都不是希臘群眾授權及期望齊普拉斯及激進左翼聯盟做的。

新開始運動(工國委希臘)認知到公投的歷史意義,並在公投期為反對票拉票。新開始運動在五天內派發了10萬張傳單,售賣了2,700份公投特刊。

贊成派散播的反動及謊話宣傳、恐怖謠言以及公然的大話及譏笑,比之前任何一次更多。在上星期公投前,他們挑釁地違反所有選舉媒體法例,全無客觀性地宣傳自己的立場。全球的統治階級都一起企圖恐嚇希臘工人階級,令他們投贊成票。

反對票是清晰的一票,而且是階級分野的。反對票不是由全希臘人投下,而是由希臘工人、窮人及部分中產階級投下,以反對希臘富人及資本家的贊成票。

國際主義的反對票

在公投前的三天,全歐洲有250場抗議及集會聲援希臘工人。不論在希臘還是歐洲各地,近代史上從未出現過這狀況。

再次清楚看到,現在存在兩個「歐洲」。一方面,是屬於富人、跨國企業和歐元區政府領袖的歐洲;另一方面,是屬於工人、失業者、窮人和年輕人的歐洲。

反對票獲多數是一場勝利,打開了新的一頁,並推進了歐洲及國際工人鬥爭,為新一輪階級戰爭作準備。

對「妥協」和「務實」的尖銳指責

有些左翼常常重覆一點,指與三頭馬車的決裂和堅定的群眾鬥爭會令左翼從社會上孤立起來,但從反對票的勝利,可見這是錯誤、不具歷史性、不現實的看法。

公投期間激進左翼聯盟得到前所未有的支持,比當選前後更高。最後,支持者為了向三頭馬車戰鬥,離開「談判」殘局。

但激進左翼聯盟政府一定要仔細看看星期日的公投結果。他們在公投前向三頭馬車作出不可接受的妥協。他們為了與希臘及歐洲人民的公敵妥協,接受在18個月內削減80億歐羅的開支。

希臘政府不斷退讓而被迫入牆角,他們在最後一分鐘才明白到三頭馬車的真正目的是嘲弄及羞辱激進左翼聯盟,並要令希臘政府倒台。之後,希臘政府才決定面向人民尋求支持。

而且,希臘工人在今次戰鬥中保衛政府,他們竭力保衛政府的程度連政府自己也不能想像。

在反對票壓倒性勝利後,希臘政府會否繼續將幻想投放在所謂「合作伙伴」和不同的歐盟機構?會否堅定站在反對票所授予的立場上?還是激左聯政府會為了留在歐元區,接受新一份備忘錄及更多削支(雖然會比前任的右翼新民主黨及泛希臘社會主義運動政府的削支溫和一點)。

真相是,在資本主義及屬於老闆們的歐元區的框架下,激進左翼聯盟不可能遵守他對希臘人民的宣言和選舉承諾。

公投前夕,歐盟高層展示了他們真實、殘酷、不人道和冷漠自私的性質。難道激左聯政府會想這些所謂歐盟「伙伴」會突然改變,會同情希臘人民的困境嗎?

齊普拉斯相信只要召開各大政黨領袖的國民議會,解雇財政部長瓦魯法克斯(因為三頭馬車借貸人的要求),就可以立即在反對票勝利後與三頭馬車和解?

如果這樣做,齊普拉斯只會發出負面和混亂的訊息,令曾經努力為反對票拉票的希臘人失望。

如果希臘政府想與三頭馬車在新的備忘錄的基礎上達成新協議,滿足他們的要求,將會背離希臘人民偉大在反對票上的表態。

新開始運動(工國委希臘)堅決拒絕削支,採納社會主義的綱領(綱領內容另見本刊下一篇文章)。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