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工黨領導層競選:左翼候選人科爾賓支持度上升,背後的原因為何?

2015年八月月7日 下午 9:00Views: 132

社會主義黨(工人國際委員會英格蘭烕爾士支部-前戰鬥派)修改版本

由於科爾賓可能成為下屆工黨領袖,主導工黨的右派集團正處於恐慌。即使一些保守黨人樂意看到工黨發生內戰,如今也因科爾賓的勝利而感到驚恐。據報道,一名內閣成員擔憂科爾賓的領導層會「將整個辯論將向左拉動,而他的勝利也將是英國的一場災難。」(英國衞報,2015年7月27日)

民意調查顯示,多數人持續支持將私人公司重新國有化。You Gov的一個調查中顯示,2013有68%,67%以及66%,分別為支持能源企業、英國皇家郵政以及鐵路公司重新國有化。然而,工黨就像保守黨和自由民主黨一樣,拒絕答應任何重新國有化。相反,他們一直積極的贊成私有化。

即便是非社會主義者的前世界銀行經濟學家Joseph Stiglitz也評論道,由於愈來愈多人關注社會不平等,對強大的反緊縮運動有需求,他對於科爾賓的高人氣並不感到驚訝。

只有少數工黨議員(包括科爾賓)提出這樣「危險」的想法:反緊縮政策、要求免除學生學費、要求廢除反工會法。

支持聲浪

科爾賓得到工黨右翼國會議員「借來」的提名後入圍競選,為反緊縮綱領爭得一個平台,結果掀起了對他參選的熱切浪潮。起初工黨右翼議員提名他只是為了拉闊選舉的光譜,現在為自己的行為感到後悔。

由開始對工黨戰鬥派(即現時的社會主義黨/ 工人國際委員會)發動獵巫行動開始,工黨右翼幾十年來致力將社會主義思想掃出黨外。

現在群眾的反緊縮聲浪令工黨的議會泡沫力量有爆破的危險。為了試圖阻止此事,工黨右翼拼命嘗試確保科爾賓的選舉遭受挫敗。關於這點,他們擁有充分的資產階級媒體以及背後的資產階級大力助威。其中一個打擊方法是胡說工黨遭「戰鬥派」滲透。根據工黨國會黨團主席John Cryer在《每日郵報》中聲稱:「戰鬥派支持者利用工會與社會主義聯盟(TUSC)支付3英鎊的投票費。」這是完全錯誤的。遭譴責為「滲透者」的人們絕大多數都剛接觸政治的年輕人,以及一些年長的工人,他們之前在工黨蛻化為資產階級政黨後幻想破滅。

工會與社會主義聯盟(TUSC)

社會主義黨願祝科爾賓在工黨領導層選舉好運。然而,我們與英國鐵路海運運輸工會(RMT)以及其他社會主義者和工會分子都是工會與社會主義聯盟(TUSC)的一分子。TUSC在2015年的5月7日的選舉中派出超過7百人參選,目標是開始為一個百分之百反緊壓縮的工人階級黨創造基礎。我們鼓勵TUSC的支持者繼續建設TUSC,而不是加入工黨。

然而,TUSC的存在的確幫助了科爾賓的領導選舉。例如,隸屬於工黨的英國聯合工會(UNITE)明確指出,支持科爾賓的原因,是因為若果不支持他的話,工會與社會主義聯盟(TUSC)支持者建設新政黨的運動可能會成功,因為英國聯合工會(UNITE)的成員愈來愈不滿工黨的反工人政策。

工黨輸掉大選,並不是其他領導層候選人所宣稱的因為過於左翼,而是因為不夠左翼。現在,與工人階級面對來自保守黨政府進一步的惡毒攻擊,科爾賓的參選燃起了希望,希望工黨可以成為捍衛受打壓者的代表聲音。

科爾賓的競選綱領實際上是相當有局限的,僅僅要求「對銀行業進行有意義的管制」,而非國營化銀行並置之於民主控制。儘管如此,他提出免除學費、恢復學生補助金、廢除反工會法等承諾,激起了廣大的熱情。

工黨右翼為了嚇唬科爾賓的支持者,令他們不投票給科爾賓,聲稱左翼思想在選舉中永遠不會贏得勝利。工黨抽戰鬥派出來作為妖魔代表,指他們的思想會令工黨永不能當選。

戰鬥派在利物浦的政績

然而,戰鬥派的歷史證明全然相反。戰鬥派在1983到1987年間於利物浦市議會反對柴契爾政府的英勇鬥中爭扮演了核心角色。利物浦這個英格蘭第五大城市的市議會拒絕實施削減開支,並要求保守黨歸還從議會中侵佔的款項。當時能夠動員利物浦工人階級支持這個立場,發動大規模示威及全城罷工。

因為敢於對抗保守黨,在1984年利物浦市議會從保守黨中爭回6千萬英鎊。利物浦市議會的成就亦包括建設5千間市建住宅、6間新體育中心、4間新學校以及6間幼兒園。今天,全國在工黨控制的市議會都全力執行保守黨的削減開支政黨,試想如果有一個市議會走「利物浦道路」,它會如何奪取民心?多年來工黨在利物浦的選票一直高於其他城市,這是利物浦鬥爭的遺產。

當年工黨領袖基諾克(Kinnock)發動了惡毒的獵巫行動,對付戰鬥派及利物浦市議會。現實中,這是驅使工黨蛻化為個大企業政黨的其中一步,令它與保守黨和自由民主黨無法區分了。

然後,工黨領導以「為了可以當選」為由合理化這做法。然而,在1987年的大選中,工黨在全國稍微敗選,令工人陷入五年的保守黨執政。同一時間,在利物浦工黨的選票較1983年提升了9.5%,成為這城市裡工黨支持度最大幅度的上升。

戰鬥派的支持者被從工黨驅逐出去的時候,我們警告這只是事件的開始,而最終的結果也將是社會主義思想以及有組織工人階級的聲音從黨驅逐出去。此後,右翼加強了對黨的控制,而讓有組織的工人階級通過工會影響工黨的民主架構則被破壞。

領導層競選

前工黨領袖文禮彬(Ed Miliband)對黨規實施了不民主的改變,但卻出現意料之外的結果,可謂非常諷刺。工黨領導層的選票已成為了一張彩券,不論是否工黨支持者都有機會可以投票。結果人人都付3英鎊投票給科爾賓。我們並不支持這樣的選舉制度,這更近似於美國式的「初選」,而非一個黨領袖的民主選舉。這制度通常意味著黨員基礎被溶解在廣泛人口中,後者更易受到主流媒體的親資輿論影響。

然而在今次情況,儘管資本主義報刊大力宣傳,科爾賓支持度還是迅速上升,加上其餘候選人極度疲弱,他將很有可能獲勝。假如他真的當選,將會是一個真正的進步,同時意味著,實際上形成一個新的政黨。科爾賓以及他的支持者將面臨主導工黨國會派和工黨機器的右翼的全面攻擊,他們會完全不願接受他的領導。

工黨國會議員已經威脅會立即舉行另一場選舉,目的是為了「在聖誕前踢走科爾賓」。就如Bertolt Brecht所說的,要瓦解全體選民重新再來!可見貝利亞派根本不遵守黨的民主。在如此的情況之下,科爾賓要堅定起來,並盡可能動員工運裡最大的支持。

我們將鼓勵他組織一個大會,召集那些投過給他的人,再加上許多工會,其中也包括了非工黨附屬的工會像是英國鐵路海運運輸工會(RMT)、公共和商業工會(PCS)以及消防隊工會(FBU),這些支持反緊縮綱領的組織。

社會主義黨將參與這一會議,並鼓勵其他TUSC的支持者也做相同的事。而隨後的鬥爭可能將工黨的親資本主義的元素清除,或者離開工黨。然而,以工黨今天的階級性質,這樣的鬥爭更有可能令右翼抓緊黨機器,並踢走民選領導人以及他的支持者。無論結果如何,都會為一個重要的、明確反緊縮的、很可能非常受歡迎的新政黨創造基礎。

另一方面,假如這三個貝利亞派其中之一的人贏得了選舉,我們將極力主張科爾賓及其支持者去號召他的選民與他一起成立一個新政黨,以明確的反削減和社會主義為綱領。

不論選舉結果為何,最為重要的一點是:反緊縮的年輕人以及工人都將開始尋找政治的代表聲音。這也將是未來反對保守黨政府鬥爭的重要一步。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