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自由主義令出租車司機受盡削剝

2015年十月月8日 下午 6:52Views: 49

支持司機抗爭改善待遇

北海 中國勞工論壇

拒絕資本操縱 建立民主公營的出租車機構

據《財新網》9月10日的報道,中國近期將頒布專車管理辦法。這意味著經過長期激烈的社會爭論(包括近年來多個城市的出租車司機為抵制專車而進行的罷工),專車最終在中國獲得了合法地位。但是由於出租車行業的抗議以及政府管控市場的需要,管理辦法對專車運營設置了諸多限制,例如要求從事專車業務的私家車須到有關部門等級,並限制車輛使用年限、專車數量和運輸價格。因此,即將出台的管理辦法可以看做政府在出租車與專車之間做的一個折中選擇,這個選擇顯然很難讓正在大肆搶佔市場的優步以及滴滴快的等中國本土的專車企業感到滿意。此前優步在中國設立了唯一的海外獨立總部,並融資12億美元,準備在明年之前將其業務範圍擴展至另外50個人口超過500萬的大城市。如果該計劃順利實施的話,中國將成為優步的最大市場(目前是最大的海外市場)。面對來自政府和競爭對手的威脅,優步宣稱每月為中國創造10萬個就業崗位,希望鼓動「民意」幫它掃清擴張之路。但是歷史已經一再證明,為了誘騙勞動者自願成為資本的祭品,資產階級總是能想出各種各樣的花言巧語。

專車司機的反抗

自由主義媒體鼓吹優步的商業模式將實現「自由人的自由聯合」,但是他們忘記了——或者說故意忘記了——在這些「自由人」的頭上還坐著一個年收入上百億美元的大公司及其背後龐大的資本集團。隨著優步降低車費標準、提高抽成比例、禁止不能滿足接單率要求或評級要求的司機繼續使用軟件,同時將購車、燃料、保險、保養、停車等費用完全交給司機承擔,優步司機承受的壓力越來越大——尤其是那些專門貸款買車從事優步業務的司機,如果把車退給銀行,他們就會被降低信用等級。他們最終選擇了反抗。2013年,3名優步司機向舊金山地方法院起訴,要求法院認定他們屬於公司僱員,而不是獨立承包商。2014年4月13日,西雅圖的優步司機舉行集會,反對不公平的工作條件。其中一名司機說他們的待遇僅比奴隸好一些。同年9月12日,優步司機在長島(Long Island)優步辦公室外舉行罷工抗議,要求優步改善工作條件並提高車費水平。同年10月22日,美國舊金山、西雅圖、洛杉磯、華盛頓、聖地亞哥以及英國倫敦的優步司機舉行聯合示威抗議,反對優步公司在壓低車費的同時提高抽成比例,而且禁止司機收取小費。今年6月,中國成都——全球擁有最多優步司機的城市——的部分司機也因對薪資待遇和工作條件的不滿而進行罷工,而更多的司機則選擇退出優步。要想對抗資本的剝削與壓迫,優步司機須要自下而上組織獨立的、戰鬥性的工會,將各項訴求付諸團結一致的鬥爭行動。

The screen of mobile phone shows the Didi Dache app is pictured with a taxi passes by in Beijing. Didi Dache has become China's most popular mobile app to call for a taxi ride. 19JUN14 Photo by Simon Song

無可選擇的「自由」

互聯網技術讓專車成為可能,但優步的迅速崛起更多得益於新自由主義政策下就業形勢的改變。戰後繁榮期結束之後,發達資本主義國家實施了「去工業化」政策,將相當一部分工業生產轉移至勞動力成本較低的東亞和東南亞國家。從1979年到2008年經濟危機之前,美國製造業工作崗位減少了809萬個,製造業就業人口比例從20%下降到不足10%。失業工人和新一代勞動者開始大量轉向以服務業為主的非正規部門。他們往往沒有穩定工作、缺少社會保障、工作時間更長但工資更低,而且由於用工零散化,他們更難組織團結鬥爭。隨著斯大林主義國家垮台、國際資本向相對落後國家擴張以及本土資本集團興起,工人的處境在世界範圍內惡化起來。2008年經濟危機之前,歐洲非正規就業人口比例平均超過20%、美國30%、非洲40%、亞洲、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區50%(印度可能超過70%)。經濟危機爆發後,不僅非正規就業人數進一步增加,而且一些全職工作者也不得不尋找兼職工作來補償下降的收入,這些人共同構成了優步的勞動力來源。據《商業內幕》報道,一名優步司機說:「哪怕我每週工作80~120小時,仍入不敷出。但至少Uber 讓我有機會工作這麼久。大多數公司一周只僱傭我 35~40 小時同時發很低的薪水。」由此可見,優步所說的「自由工作」只不過是一種無可選擇的「自由」。這也解釋了為什麼優步司機中有許多是外來移民(在中國北京同樣可以發現類似的情況)——他們的就業狀況往往比本地勞動者更加糟糕。

「做自己的僱主」這個口號對於長期處在半失業狀態中工人有很大吸引力,但事實上,優步只不過是用「獨立承包商」這個名詞來掩蓋資本與勞動的真實對立。已經有報道指出,優步旗下的兼職司機收入十分不穩定,而那些全職司機的工作也沒有任何保障,他們須要自己購買保險,沒有最低工資和最高工時的限制,而且隨時可能因為違背公司的某項要求而被關閉賬號。馬克思對19世紀法國小農經濟的描述能讓我們更好地理解優步司機的處境:「農民的小塊土地現在只是使資本家從土地上搾取利潤、利息和地租,而讓土地耕作者自己隨便怎樣去掙自己的工資的一個借口」。當法國農民最初獲得土地時,他們擺脫了封建貴族的束縛,而今天繼續鼓吹優步式的「自由工作」,只不過是為了把勞動者緊緊地束縛在大資本的掌控之下。「資產階級制度在本世紀初曾讓國家守衛新產生的小塊土地,並且盡量加以讚揚,現在卻變成了吸血鬼來吸吮它的心血和腦髓並把它投入資本的煉金爐中去。」(《路易·波拿巴的霧月十八日》)

全體勞動者聯合鬥爭

優步反映了金融資本主導的新自由主義下的階級關係的變化,它代表新自由主義向勞動者宣戰,因此優步司機不能將鬥爭局限於本行業的經濟訴求。要想獲得真正的勝利,他們須要自下而上地組織獨立的、戰鬥性的工會,聯合各行業工人——尤其是包括出租車司機在內的服務業工人——青年、城市貧民以及下層中產階級團結鬥爭,反抗資產階級統治,推翻資本主義制度,將優步等專車公司以及出租車公司國有化,建立民主公營的出租車機構。只有這樣,才能讓科技進步服務於廣大勞動群眾的需求,而不是資產階級的利潤。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