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見的群體──與視障人士對話

2015年十月月31日 下午 10:17Views: 110

需要立即增設殘疾人士部門,創造就業職位

鄧美晶 社會主義行動

大家可知道,原來視障人士在數十年前是被禁止乘搭地鐵的!現在聽來很荒謬,但這種不平等確實存在過。

「地鐵過去拒絕任何殘疾人士使用,原因是認為我們是『造成阻礙』,現在當然改例了。約三十年前,我們曾透過發起社會行動,來爭取權利,例如提出道路安全等問題,所以現在的設施才比較完善了,增設了有聲交通燈、引路徑等無障礙設施。」失明人協進會的一位退休人士李先生表示。

香港有17萬已登記的視障人士,但受訪者都表示實際上有更多,因為不少後天失明的人士並沒有正式登記。在深水埗白田邨和石硤尾邨,都住了不少視障人士。筆者走訪數個盲人中心,與不同的視障人士對話。他們都有一個共同訴求,就是認為政府需要提供就業機會給所有殘疾人士,包括視障人士。

馮寶華(左)表示,視障人士就業困難,兼職工作並不能做到自給自足。

馮寶華(左)表示,視障人士就業困難,兼職工作並不能做到自給自足。

就業困難 政府不聘請殘疾人士

不時在街上或地鐵站,都會遇到用手仗拍打地磚找路的視障人士,但社會對視障人士的認知不多,很多人都不認識這個群體。直至一天,筆者在白田邨做街站時,數名視障人士前來表示支持,其中一位是林小姐Maxine。

「政府也不帶頭聘請視障人士,何況是私人企業,僱主一聽到是視障人士就不想請我們。」Maxine表示,很多視障人士都希望可以透過工作自力更生,但認為就業困難,而且特區政府沒有提供新的職位聘請殘疾人士(包括視障、聽障、長期病患等)。

已退休的林先生憶述,過往英殖政府會僱用傷殘人士,為他們編配特定的工作。「過往你只負責一種特定項目,但現在一個崗位,需要兼顧幾種工作,視障人士過往普遍當電話接線生,但現在除了接聽電話外,還需要做文書工作,如填寫表格、電腦資料輸入等,這是我們不能兼顧的。」可見,政府部門為了削減開支,將部門外判出去,令一名職員要兼任多項工作,連視障人士的工作機會也被打擊。

「政府聲稱有聘用殘疾人士,但其實他們是原來的公務員,遇到一些突發事故後變成殘疾人士而調職至其他部門,政府就說這是僱用殘疾人士。但當這批員工退休後,政府並不會創造新的職位。」另一位受訪者馮寶華不滿表示。

馮寶華於一間聘請視障人士的社會企業兼職工作。她認為工作只能幫補一部份的開支,並不夠應付生活,而且大部份視障人士有領取綜援。可是綜援人士有收入上限,若果工資超過限額,需要在綜援金扣除,實際上變相不鼓勵綜援人士工作。

另外,政府需要視障人士證明自己是沒人照顧才會給你申請補助,所以不少視障人士為了得到補助,要被迫獨居,與家人分開,更難自理生活。但若果沒有補助金的話,就要完全依賴家人的經濟支持,對他們來說是種兩難。

現時政府沒有一個統一部門為視障人士服務。雖然社會上有不少盲人中心,但若果沒有醫生或朋友介紹,視障人士是不會知道有這些機構的存在。尤其是因意外而突然失明的人士,往往不知道有甚麼途徑或部門可尋求協助而變得抑鬱。

經濟轉向新自由主義,企業為了賺取最大利潤,壓低成本工資、裁減員工,導致一個人需要承擔數個人的工作量,僱主只想員工在最少時間完成最多工作,所以不僱用殘疾人士。

政府應立即增設殘疾人士的部門,為所有視障、聽障、弱智、長期病患人士提供免費而優質的服務,大幅增加殘疾人士的生活津貼、服務設施、交通津貼、醫療服務,並提供適合的工作職位,讓他們能自力更生。

政府一方面將數千億倒進基建面子工程的大海,像機場第三跑道以及無限延期的高鐵,由視障人士、殘疾人士到護老院,公共服務都資源匱乏。因此,視障人士的鬥爭是爭取擴建公共服務的鬥爭的一環。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