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水埗區議會的惡行

2015年十一月月20日 下午 2:23Views: 86

社會主義行動如何在區選運動鬥爭?

左仁 社會主義行動

.十八區區議會每區浪費一億公帑興建面子工程,與地產商私相授受,無視窮人與長者的生活需要!

.急須增加託兒服務、福利及公屋的開支──區議會選舉是我們反擊的機會!

深水埗區議會有24名區議員,其中有17個議席由建制派(民建聯、經民聯、西九新動力)把持,另外7個議席則由右翼泛民民協則佔7席。

梁振英全港每區撥款1億興建地區工程,但在建制派操控底下,這些項目淪為面子工程。在深水埗區議會,建制派區議員沈少雄提出建設所謂「深水埗文化藝術中心」,完全脫離當區居民的生活需要。深水埗基層居民欠缺的是基本生活保障,一億本應用於增加託兒服務、老人院等公共服務,而不是用在這些無用的工程。

文藝中心計劃的一億當中就有七千萬用於建造費用和裝修費,將整整5千多呎變成商舖收租。即使遇到居民強烈抗議,區議會還是強行通過。此外,觀塘區議會通過了造價5千萬的音樂噴泉、大埔區議會通過了造價5千萬的許願樹廣場(設計極似北京天安門!),花費大筆公帑卻不能改善民生。

SSP district council crime 2

趕盡露宿者 打壓小販

根據官員的數字,深水埗區內有334名露宿者,實際上很可能更多。現時的露宿者以往大多在深水埗附近居住,在無法負擔劏房及板間房的租金下,變得無家可歸。在2012年只有35人獲批綜援租金津貼及5人獲上樓。此外,建制派議員向來在地區與政府聯手趕走路宿者。前年經民聯的深水埗區議員李祺逢提出,所有天橋底要加設鐵絲網及警告牌,阻止露宿者在天橋留宿,又要求政府盡快趕走他們。

官方數字往往都低估社區問題的嚴重程度,但連官方數字也指出,自2010年以來香港露宿者的人數上升了兩倍。最近,一名「麥難民」(在24小時麥當勞過夜的無家者)婦女在九龍灣坪石邨的麥當勞過夜時,懷疑心臟病發死去,伏死在餐廳桌上。很多無家者在麥當勞過夜,因而出了「麥難民」這名字。

漠視白田居民訴求

另一重要的議題是白田邨重建計劃。房屋署一次性將白田邨第1至3及12座拆除,無視居民逐步拆除及重建的要求,也將租戶要求換舖的訴求置之不理,造成社區的真空。現任區議員、經民聯的甄啟榮也支持這項重建計劃!

區議會制度的不民主

區議會委任制仍然存在,全港541個議席中,23%為非民選議員。建制派用小恩小惠攏絡選民,令意識落後的群眾在選舉中發揮了較大影響力。中共在近兩屆選舉大力強化投票機器,利用種票手段操控選舉,扼殺了競選過程的政治辯論空間。雖然立法會選舉中泛民主派通常都拿到約60%選票,但十八區區議會卻全部被建制派控制。

保皇黨在區議會選舉提倡「不談政治、只講民生」,但在政治議題上一定大力支持政府。去年建制派區議員在地區就大力組織反佔中大聯盟,而十八區區議會都通過支持政府的假普選方案。可見,建制派不是不談政治而是想避免在選舉中有真正的政治辯論,以免揭破他們親財團、親政府的真面目。

另一事件也揭露了區議會的不民主。屯門居民已飽受堆填區污染之苦,極力反對「三堆一爐」政策,因此今年年初屯門區議會的建制黨派在壓力下全體反對。但是,建制派立法會議員卻在立法會急急投票通過,完全違背自己黨裡區議員的立場!區議會的投票沒有任何實質權力,只是一個偽諮詢架構,扼殺了居民在地區政策的發聲機會。

社會主義行動最重視的是通過選舉運動接觸基層群眾和青年,切身了解工人階級面對的困境。我們希望藉以選舉作為平台,更響亮的提出社會主義的綱領,提高群眾的意識,有機會的話 可以組織群眾鬥爭,向政府施壓以爭取窮人的權利。如果社會主義行動的鄧美晶當選,她作為議員的行事作風會與現任議員截然不同。她會成為代表人民的間諜,將議會內建制派的權力關係和私相授受曝露於陽光之下,並號召居民抵抗這些政策。票投社會主義的基層鬥士,送鄧美晶入議會,將會是為真正變革而鬥爭的第一步。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