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社會主義的選舉工程獲得佳績

2015年十二月月1日 下午 7:11Views: 152

社會主義行動的鄧美晶奪得三分一選票

Vincent Kolo,中國勞工論壇

「我們結果得到三分之一的選民支持,對此感到非常滿意。」鄧美晶稱道。鄧美晶代表社會主義行動(工國委香港)出選深水埗區議會下白田選區。對於工國委(CWI)的中港台支部來說,這次選舉工程是一個里程碑,而且應可能從中為社會主義思想建立更強大的基礎。

這次是自去年「雨傘革命」以來第一次的選舉,因此是運動後群眾情緒的試金石。社會主義行動去年積極投入這場運動,並主張有必要將群眾鬥爭傳播至中國,公開指出推翻中共專政的目標。

白田邨位於深水埗區,深水埗是香港最貧窮的社區,而下白田選區九成的選民都是公屋住戶。鄧美晶首次在該區參選就贏得了1,152票支持,可謂表現出色。而對手乃任職了23年的現任區議員甄啟榮,他屬於親北京、親財團的政黨經民聯。

鄧美晶解釋:「我對手是一條政治變色龍,由最初屬於泛民陣營,後來多次轉舦,現在加入了經民聯。許多投票給他的人,都不知道他現在已經背叛民主陣營,並加入了個親中共的政黨。」

與很多其他區議員一樣,甄啟榮的支持主要來自較年老的一輩,往往依靠「蛇齋餅糉」網絡維繫,與政治立場沒什麼關係。社會主義行動的選舉運動其中一項重點,就是揭露甄氏及經民聯反工人階級的劣跡,包括反對基本的民生政策,譬如全民退休保障和標準工時等。這種政治攻勢明顯擊中了甄啟榮的死穴,令其得票從上屆2011年的2,888票跌至今年的2,320票,損失了568票。另一方面,鄧美晶得票率為33%(1,152票),比起2011年時挑戰甄氏的民協代表楊彧的28%(1,119票)要高。

外界曾有聲音力勸鄧美晶及社義行動淡化激進色彩,以免嚇跑泛民中間選民。上述的選舉結果就是對此的最佳回應。譬如,鄧美晶的選舉文宣、傳單、橫額、海報上皆印有黃色雨傘,清楚將區選連繫至去年的傘運。單單這點已令鄧美晶的選舉工程在全港獨一無二。

就連一些被主流媒體冠以「傘兵」之名的團體或個人,在區選中皆紛紛淡化傘運,或收起與傘運的連繫,並在整體上淡化政治色彩。這些新勢力獲得了許多媒體焦點與公眾支持,並最終奪得了約7萬票,贏得了八席。但是,除非贏取議席本身連結至一個真正的替代方案,否則並沒有太大意義。不幸的是,這正正就是各個傘後團體的弱點,他們只是比泛民政治立場更模糊的泛民。

在白田,社會主義行動致力提出一個具戰鬥性的政治替代,令甄啟榮的票倉出現一個大漏洞。因為選區重新劃分,所以選民基數減少。甄氏的票數比上屆下跌,而社義行動令倒甄票無論在得票率抑或得票數都有所增長。在選舉過後,社會主義行動將會繼續留在社區累積支持,並打算組織反對力量,準備在來屆選舉擊敗甄啟榮。

election report 3

雨傘因素

雨傘因素無疑在全港發揮了效果,使得投票率比起往屆急升6%(從41%上升至47%),而多個建制派政黨的議席數目亦都減少。建制陣營一直利用大量資源買票種票來壟斷選舉,今屆十八區區議會仍是由建制派所操控。

「雖然區議會本身並不民主,但我們依然決定再次參選,原因是我們需要利用每個平台去宣揚我們的理念。」鄧美晶說:「即使是泛民,在區選也是只談地區議題,甚至派餅派米去收買選民,我們並不會認同。我們的選舉工程主打廣大的政治議題:反對中共專政、反對財團壟斷、要求租金管制和封頂、落實全民退休保障以及四十小時工作週。」

「我的對手抹黑我為『極端暴力社會主義』,但實際上在整個選舉運動期間唯一一宗暴力事件,就是他的支持者襲擊我們的一名同志。」鄧美晶繼續道:「甄啟榮攻擊我們發動文革式批鬥,但弔詭的是他才是親中共的一方。這給予了我們機會去揭穿他的謊言,並且向公眾解釋社會主義的真正意義。」

election report 2

社會主義行動的選舉工程

「當我們決定參選的時候,我們強調主要目標並非選票,而是爭取對社會主義替代的支持。」鄧美晶指出:「不過我們的得票結果也很好!不只在於票數上,也在於支持者的踴躍程度。他們不畏懼建制派區內老大哥式的監視手段。」

選舉運動為期六個星期,在這個7,500名選民的選區中,社會主義行動派發了超過4萬張傳單,總共十款,涵蓋不同議題,例如全民養老金、租金管制、民主權利等。另外,我們也派發專為少數族裔而設的英文、泰加洛語以及烏都語傳單。

選舉團隊進行家訪活動,逐家逐戶探訪了全屋邨一遍,有些單位更是到訪兩次。選舉工程中成功取得了接近700名居民的投票承諾,並留下聯繫方式,讓義工團可以在投票日前一週致電動員投票。在選舉日當天,社義行動一共動員了49名義工,其中一半的都是首次參與社義行動的活動。在港沒有投票權的難民支持者,在助選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協助將社義行動的傳單派發到每家每戶的信箱中。票投鄧美晶的選民大多都會仔細閱讀這些文宣,並為運動提供很多正面的意見。

與2011年鄧美晶出選元洲區時一樣,今次社義行動與社民連組成選舉聯盟參選。與上次一樣,社義行動以獨立政綱參選,文宣也是獨立撰寫,但宣傳品上印有兩個組織的黨徽。社會主義行動完全自主控制白田區的選舉運動,同時在技術和法律等層面上得到社民連的大力支援。此外,社民連主席「長毛」多次親自落區為鄧美晶拉票,而該黨亦協助鄧美晶製作專業的宣傳短片,在社交媒體上獲得大量觀看率(第一段影片的觀看次數為71,744)。在財政上,社義行動完全保持獨立,並為選舉基金籌募了超過3萬元。

由於上屆社義行動還未成為註冊社團,當時鄧美晶因而以社民連名義報名參選,而今屆鄧美晶在官方選票上的政治聯繫是社會主義行動。對社義行動來說,這次是雙贏的合作。社會主義行動一方面得到社民連的重要支持,一方面發起了一個年輕有活動的選舉運動,令雙方互相受惠。

社民連另外派出五人參選,與上屆一樣全部落選。但對於社會主義者來說,成敗的條件並非由議席的得失衡量,而是運動有否提升群眾意識,並為未來的鬥爭打下基礎。但是,資產階級與親政府媒體利用社民連和人民力量的敗選來宣告「激進政治」的末落,目的是誤導群眾,並向溫和泛民招手。社會主義行動即使拒絕淡化鬥爭與政治,在白田仍可獲得佳績,就是對建制派輿論的最佳駁斥。

選舉結果代表了甚麼?

過去,建制派之所以可以操控選舉,主要依賴選民的被動和低參與度,但今次全港投票率都創了新高,削弱了建制派的操控能力。以建制派優厚的資源來說,今次選舉結果可謂出乎意料。建制派仍然控制著全港十八區的區議會,但是這不代表他們獲得多數支持。例如在沙田區,反對派贏得了過半數的議席,但是中共的代理人依靠著鄉議局的當然議席來維持控制。

中共的選舉機器將資源集中在一些關鍵地區,從而操控選票結果。民協的馮檢基和民主黨的何俊仁在「民主派」人士鎅票下敗選,尤其是馮檢基因選票被分薄而以些微票數落選。但同時間,建制派整體上卻減少了議席,可見中共並不能隻手遮天,也可見北京礙於民情反彈,不願意過於公然地進行選舉舞弊。

在這個方面看來,今屆區選結果對北京來說是個打擊,因為如果區選的結果有利於他們的話,可以在來年立法會選舉前先聲奪人,準備奪走泛民三分之一議席的否決權。北京的政治目標是消滅泛民,以求為了加大對香港事務的控制,並打壓反政府的力量。

民建聯的議席由上屆的136席減少到119席,而自由黨由10席跌到9席,新民黨則由31席到25席,同樣遭受挫折。葉劉淑儀稱選舉受到「不同的政治氣氛」所影響,甚至連中產之間都瀰漫著反政府情緒。在工人階級社區中,這種情緒就更為強烈。在選舉之後的分析,無論是建制還是泛民派別都承認這次選舉政治化了,可說是為社義行動的取態作出了平反。

這政治化的現象是由下浮現上來的,雖然主流媒體極少篇幅報道,加上政府企圖利用宣傳抹除群眾在傘運的集體記憶。縱使如此,正如社會主義者指出,去年的傘運已留下了深刻的烙印。政府對開放民主寸步不讓,使得反政府的情緒日增。同時勞動階級和中產們受到高樓價、通漲、公共服務的惡化所影響,生活水平多年來停滯不前。

因此,即使區議會選舉本身非常畸形而不民主,群眾尤其是年輕人的憤怒還是被從中宣洩出來。投票率創下47%的新高,比起2003年反廿三條歷史鬥爭時的44%還要高。

另一個有趣的地方是,本土派組織「熱血公民」在選舉中一敗塗地。該組織派出參選的六人全數敗北,當中更有兩人未能達到5%的得票率,因此失去保證金。該右翼民粹組織主打種族主義議題,過去在網絡虛擬虛世界中看似強大,且瘋狂抹黑社會主義行動。但其選舉結果證明,這類組織在現實世界中並無能力發起持續的運動。

白田邨選舉運動的佳績點出了未來可以怎樣爭取對社會主義替代的支持,而全港的選舉結果再次對中共當局以及香港的資本權貴敲響了警鐘。

標簽: